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香港多所大学退出学联潮引发关注


学联在雨伞运动期间发挥主导作用(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学联在雨伞运动期间发挥主导作用(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继港大学生会近日举行公投退出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后,又有5所大学的学生酝酿退联,或者成立退联关注组。有分析说,退联削弱了香港最有政治影响力的学生组织的影响力,造成学联分裂,而一旦学联被搞垮,未来学生的政治行动可能会各自为政,甚至出现激进化。

在全球关注的雨伞运动结束后,港大一些学生因认为主导运动的学联决策过程不透明和策略失误,发起退出学联的联署和公投。港大学生会2月9日至13日在换届选举的同时,也举行了退联公投。结果退联派以200多票胜出。

随后,中大、理大、浸大、城大也都有学生在脸书上发起退出学联关注组,并分别获得八百到两千人的点赞。上月底成立的岭南大学的关注组已获得足够联署人数,最快3月会启动公投。

香港媒体报道,2月17日,由本土团体“新民主同盟”成员成立的“中大本土学社大,星期二更向学联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月底前提出增加透明度的改革方案,否则下月收集联署,启动公投。

主张“坚持本土,推翻大中华”的中大本土学社的召集人刘颖匡提出,学联秘书长应当由各校学生会成员普选,并要求学联宪章列明实施共识制,避免有一间大专院校“被染红”时学联无法争取真普选。

此外,岭大退联关注组的发起人周韦乐,日前向媒体承认是激进团体“热血公民”的成员,但坚称发起退联只因不满学联架构不民主及不透明,与热血公民组织无关。

热血公民的领袖黄洋达在接受媒体查询时称,热血公民没有组织及策划任何退联活动。被问及他是否支持退联,黄洋达指不了解学联架构,故不评论,但认为学联在雨伞运动中的决策太依赖泛民,而学界不需要一个统一组织作代表。

有分析说,在占领运动,尤其是特首梁振英在施政报告中抨击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搞港独之后,香港本土思潮崛起,许多人认为学联在主导占领行动时不够激进,错失行动升级的时机,而不少人将学联与支联会的纲领“建设民主中国”联系起来,认为学联与泛民政党的关系过于密切,感到不满,坚持要独立自主,因此发起退联公投。

兼任支联会副主席的民主党副主席蔡耀昌,80年代中期曾任中大学生会副会长、90年任学联秘书长。作为学联“老鬼”的蔡耀昌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港大发起退联公投的同学可能本土意识强烈一些,但不代表投票支持退联的同学都倾向本土派,他们投赞成票的原因可能是各种各样的。

他说:“有一些比学联更激进的同学,他们可能就是各种各样事情(原因)都搅在一起提出来,因为,有些情况他们提出来学联在雨伞运动期间不够激进,另外一些就说学联有什么财政呀、行政的问题。无论他们有什么背景,他们提出来公投,讨论的时间,坦白讲不是很多。”

港大新任学生会会长冯敬恩在竞选期间不支持退联,不过表示,如果香港支联会继续以“建设民主中国”,或以争取中国民主作为争取香港民主的手段,一旦当选一定不会参加已经举行了25年的六四烛光晚会。冯敬恩强调,目前应先要关注香港的民主进程,争取本地民生至为重要。

冯敬恩星期三在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发起退联的同学更多的是关注学联的体制和决策,而不是路线分歧。

他说:“有关注学联在雨伞革命里面决策的问题,就是比较慢,错过了一些升级的机会,比方说,学联跟政府谈判没有得到一个正面的回应之后,那会不会是一个好的升级时机呢?但最后没有升级到。整体来讲,我觉得他们的讨论还是集中于学联的体制上面,多于本土或者其他路线上的问题。”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退联对于学联确实有很大的冲击,而一旦学联失去统合平台的作用,大学学生会各自为政,个别甚至越来越激进的可能性也将大大提高。

他说:“从争取民主、从学生运动发展的角度,的的确确需要一个团结的、有整合能力的学生运动组织。所以,退出学联对学生运动是一个冲击。相互之间不协调的可能性要提高,个别的组织采取比较激进行动的可能性当然比较高了。”

星期一就任的港大学生会会长冯敬恩承认,港大学生会退出学联从短期讲,对港大和学联双方都不利,不仅削弱了学联的影响力,而且港大学生会自身也无法发动学联之前有能力发动起来的活动或者运动。

他说:“短期来说,我们认为对双方都是有一些影响的,因为就港大学生会来说,港大学生会也是很难足以发起大的行动,比如说罢课等行动。”

不过,冯敬恩强调,港大学生会会保持与学联和其他院校的友好协商关系,在政改等重大议题已有的共识下,相互协作。

他说:“无论是跟学联,还是学联以外的大专院校,保持一个友好的关系,就着一些议题,比如说政改之类的,相信学界举行过公投嘛,就行政长官的提名要有公民提名,就这些议题大专学界是有一个共识的。所以,我们还是可以在大原则下,还是可以跟学联和其他大专院校有合作和互动。”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等学联主要人员星期三下午因开会无法接受采访。不过,周永康近日对港媒承认,港大学生会退联打击学运,也反映学生对学联有不信任感,相信源于去年11月底围堵政府总部以惨烈失败告终等原因,但他强调,学联是由成员院校的学生会代表共同商讨后作决策,“不是学联秘书处骑劫学生会”。

周永康还表示,学联已意识到雨伞运动期间与学生沟通不足,所以已经举办多场占领运动检讨会,但在港大退联公投一周前才决定由其他院校派代表支援港大学生会,是过迟,而刚卸任的港大学生会会长梁丽帼已为公投前为了保持“中立”,没有表态反对退联致歉,她和学联都要负上责任。

周永康强调,学联已有共识,未来其他院校若再有退联公投,涉事学生会无论支持或反对都会表态,引发讨论。

香港学联成立于1958年5月,由港大等4所大专院校的学生会创立,目前成员有8个,是香港最有代表性的大学生组织,一直是学运中坚。学联在1980年代前,立场实际上倾向亲北京,甚至支持文化大革命,也参与了1970年代初首波“保钓”运动。1984年中英香港前途谈判开始后,学联立场逐渐倾向民主派,1989年北京天安门学运期间,参与了香港的声援抗议和罢课行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