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解密时刻:逃离朝鲜 亡命中国 (完整版 )


开场语:在中国的东北地区生活着这样一个外来群体。他们当中很多人会说流利的中文,有的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二十几年。不少妇女和当地人通婚,生下孩子。然而,他们并没有中国的合法身份。根据中国法律,他们是“非法入境者”,要抓捕他们,并且遣送回他们冒着生命危险逃离的祖国--与中国一江之隔的朝鲜。这个外来群体就是被称做脱北者的朝鲜人。他们是怎样的一群人?为什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逃离故土?中国把他们遣返回朝鲜之后,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

赵真惠就是一位朝鲜的脱北者,她和家人在10年中几度逃到中国,又几度被遣返回朝鲜,最终抵达美国。

这条江叫图们江。江面并不宽阔,非汛期时水也不深。它是中国和朝鲜之间的界河。河的北岸是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南岸是朝鲜的咸镜北道。1987年,赵真惠就出生在那里。

*饥荒:用最后的力气到中国去*

赵真惠:差不多在我八岁左右,北朝鲜开始没有食物,开始饿肚子。(以前)国家每个月都发点粮食,可是差不多金日成死了六个月就停了。过年或者是金日成、金正日的生日就来电,就可以看电视。那个电视也不是自家的。村里管事的那种地方, 有一台电视和收音机,在那儿可以听。

李肃:都能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呢?

赵真惠:全都是金日成怎么建立起这个国家,金正日是怎么学习的,我们要怎么跟上他。唱歌、跳舞都是为了金正日,我们死也为他服务。我刚开始上幼儿园的时候,那时候我自己的想法是:金日成爷爷,我们那时候说金日成是爷爷,金正日是爸爸,伟大的将军。当时我就想,我长了大以后,我的梦想也是要跳舞或者是唱歌。我学好了以后,会在他们面前唱歌,让他们高兴,想过这些事。

开始饿肚子的时候,没想过(那么多)。我可能是太小吧,没想过为什么会这样饿肚子。去学校的时候,他们就说,伟大的金正日为国家做了这些事,那些事。他们讲了一堆这样的话。然后说,你们知道我们为什么这样饿肚子吗?我们说,不知道。 说是,他们长着很大的鼻子,还有蓝色的眼睛。他们这些像恶魔似的那种人威胁我们朝鲜。外国有给我们粮食,这个国家不让给,所以我们朝鲜这么苦。可是我们一定要守住朝鲜,因为他们喜欢北朝鲜里面有很多的黄金。他们为了抢这个,要灭我们的国家。所以我们饿着肚子,或者是要饿死,也要守好这个国家。 那是我第一次听说,哦,原来是美国佬,是这些人,这些混蛋对我们这样,所以我们这样苦。

画外音:20世纪90年代初,朝鲜开始出现严重粮食短缺。1991年,苏联解体,朝鲜失去了最大的援助国。失误的农业政策、外界的经济封锁、加之连年的恶劣气候,使朝鲜经济濒临崩溃,并出现了连年不断的大饥荒。由于朝鲜政府封锁消息,人们无法知道大饥荒确切的死亡人数,然而从一些研究机构和逃到国外的朝鲜人口中获得的零星信息,外界还是可以窥见这场大饥荒的惨烈程度。

黄长烨,朝鲜前二号人物,1997年叛逃到韩国。在他的回忆录《我看懂了历史的真谛》中,他引述朝鲜劳动党中央组织部的数据说: “95年共饿死50万人,包括5万名党员,今年(1996年)已经饿死100万人。”

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1998年的一份实地考察报告说,从1995年到1998年期间,朝鲜有大约90万到240万人死于食物短缺,可能高达人口总数的十分之一。

2007年,韩国非政府组织“北韩逃北者联合会”说,在金氏家族执政的60年间,至少有350万人因为饥饿和与之相关的疾病死亡。

赵真惠:然后我爸爸就想,听说中国有食物,我们可不可以去那边?有时候一、两个星期爸爸妈妈都不回来 。一回来,他们就背着大米 ,带一点油之类的。好像去了五次吧,回来的时候, 跟我们讲一些中国的故事 。我开始想,为什么北朝鲜这么苦?中国就挨着一条河,为什么中国就有这么多的食物可以吃?我想过这些。

画外音:虽然只是一江之隔,然而跨过这条图们江进入中国却是一趟亡命之旅。朝鲜政府将脱北视作叛国罪,朝鲜边防军常常对试图过河逃往对岸的人开枪射击;在朝中边界上,脱北者的尸体并不罕见。在朝鲜严苛的政治环境下,任何擅自离境的人,如果被发现,都要作为政治犯送进监狱或者劳改营。

即便如此,还是不断地有人越境逃往中国。著名朝鲜人权事务专家大卫•霍克2003年在《隐秘的古拉格》一书中说:“估计在90年代中后期越过边界逃入中国,躲避朝鲜饥荒的人多达20到30万人。”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012年5月11日的一篇报道说,韩国的“北韩人权数据中心”主任金相勋估计,目前居住在中国的朝鲜人估计有10万到20万人。他们的准确数字几乎无从统计,因为他们都从事着不起眼的工作,而且同200多万中国朝鲜族人混在一起。

而在朝鲜,政府为了防堵脱北者,还鼓励国民互相监督检举。赵真惠的父母就因为去过中国被人告发入狱。

赵真惠: 有一个人先被抓,他在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也算是一个公安局,可里是一个很严肃的地方,进那边大多数的人都出不来。去那边以后,当官的那些人跟他说,如果你说出别的罪名,或者是别的人做的坏事的话,就可以减轻你的罪名。所以他们就知道我爸爸和我妈妈去过中国,所以我爸爸和我妈妈就被抓。

听我妈妈说,他们拿着棍子打我爸爸,把棍子都打断了。我妈妈看我爸爸的时候,他瘫倒在地,旁边有一滩血。我爸爸不承认他的罪名。北朝鲜政府说:你是党员,可是你去了中国,等于是卖国。你去了那边后见了什么人,你是不是当了间谍?我爸爸就死也不承认。最后那些当兵的说,你老婆已经怀孕了,如果你不承认,肚子里面的孩子可能要和你一起进监狱。这样他们可能会死。然后我爸爸说,如果我承认罪名的话,你可不可以放了她们?然后我爸爸画押,他们就放了我妈妈,所以她才回家。

李肃:那你爸爸后来回来了吗?

赵真惠:没有。

李肃:一直就没回来?

赵真惠:跟我爸一起呆过的那些犯罪的人,跑到我们家来告诉我们,我爸爸是怎么死的。他说,他和我爸爸一起坐火车被遣送到别的监狱的路上,他们没给食物。他在那边呆了十天以后,在火车上饿死了。

画外音:后来,赵真惠的姐姐被人贩子卖到了中国,最小的弟弟在出生两个月后饿死了。再后来,奶奶也死了。

赵真惠:我妈妈都没有力气哭,给她换衣服,帮她洗。家里又没有钱,不能给她买棺材。村里人过来看了以后,给了我们一些塑料布之类的,用奶奶的被子给她包好,用牛把奶奶拖到山上埋了。要埋的时候,我问他们为什么要把奶奶埋到这么远的地方?村里人说,你奶奶活着的时候跟我们说,我死了以后也想看看我的那些小孩子们活着走出这个山头。 回家以后我对妈妈说,反正在这儿也要死,试试看吧,用最后的力气试试看。然后我背着我弟弟,牵着妹妹的手,扶着妈妈走出了那个山。因为这个是奶奶最后的愿望。

这样走出来以后,我们就把弟弟放在一个人的家里,因为我实在累得背不动他。所以我就把他放在那里,跟他说,五天以后我们会回来找你。可是他抓住我妈妈和我的手说: “妈妈,为什么小姐姐你都要带,为什么不带我?”我回答他说:“妈妈和二姐姐去背些大米过来,小姐姐可能要背着糖和饼干过来,所以我们三个人要一起走。”他说:“可以。” 这样我们就来中国了。

可是五天以后,要回去的时候,下雨下得太多,河水太深了,过不去。第二呢,金正日当时做总统投票(选举),四年一次。他说,不参加投票仪式的朝鲜人民,要枪毙,所以我们也不敢回去。两个月以后,我们找了个人,给他一点儿钱,让他把我弟弟背过来。可是他空着手回来,跟我们说,养我弟弟的那个家生活也很艰难。实在不行,把他给赶出去了。 等于我妈妈生了六个, 就剩下了现在我和我妹妹。所以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他。虽然现在我已经来美国了,可是看见小孩,我就想弟弟,看到年纪大一点的人就想我爸爸,看见老人就想我奶奶,所以我觉得精神上还不是自由的。

*在中国:尊严不属于隐形人*

李肃:你们去中国先到了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落脚的呢?

赵真惠:我们刚过河的时候,那个村子叫什么名字我已经忘了。那个是属于是和龙县的,吉林省和龙县。 刚过河的时候,我们就看见地里那些土豆啊、苞米啊、 黄瓜之类的,满地都是。我们就觉得很吓人,这怎么能没人去偷呢?因为在朝鲜,这样的地里面肯定有很多人要看管这些,可(这里)没人看管。我们实在饿得不行,就摘苞米,剥了皮生着就吃。黄瓜之类的,我们也摘了吃,一边吃,一边走。

走了一阵以后,我们到了一个村里,有一位奶奶和爷爷住在那里。这个地方是我爸爸妈妈以前过来的时候居住过的家里。我一进门就看见炕上面有做米饭做完以后剩下的锅巴,有一大堆。我问他们吃这个行不行?他们说可以。我妹妹和我就跑过去吃。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以后,他们让我们吃饭。吃完饭后,实在撑得不行,一边吃药,一边拉肚子。反正刚过来一个月的时候,每天就知道吃,一整天想着吃。

第二天早上,我一起来看外面的时候,我就懵了。因为那个奶奶把一些大米,碎一点儿的,不好的大米满地撒。鸡啊,狗啊,猪啊,都跑过来吃那个大米。我看旁边土豆在外面放着,猪去那边吃那个土豆。我什么都说不出来。然后我就哭。奶奶和妈妈问我为什么哭,是不是什么地方疼?我说,不是。我奶奶去世的时候不是想吃土豆吗,可那些猪都可以吃的土豆,为什么我们家就没有?那个是我来中国以后最大的一次打击。后来,那个奶奶帮我妈妈找了个人,算是我的后爸爸,中国人,朝鲜族。

李肃:你妈妈嫁给他了?

赵真惠:对。差不多一年后跟村子里的孩子一起玩的时候。一个男孩子不小心跌倒了,他就骂我。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我看他的眼神好像是在骂我。他说什么我就跟着说什么,他说我:王八蛋。我就跟着说:王八蛋。说到最后他气得哭了。回家以后我问爸爸:“这是什么意思?”爸爸说:“这是骂人的话,你为什么说这个?”后来他的妈妈跑过来对我说:“你这个从北朝鲜滚过来的孩子,为什么欺负我的孩子?”她这样骂我。我以为我妈妈会很生气,跟她吵架。可妈妈一句话都不说,跟她道歉,说:“对不起,我以后会好好跟我的孩子说,” 然后就拉着我的手回家了。我在一边生气:“他妈妈为了他的孩子跟我生气。你为什么不能为我出气呢?”妈妈对我说:“你想回家吗?回到北朝鲜去吗?”我说:“不是。”妈妈说:“如果妈妈和他们生气的话,他们可能要告我们,让我们回到北朝鲜去。”妈妈说:“你能忍就忍,不想忍的话就不要跟孩子们玩。”她就说了这些。然后我就开始很小心,尽量不跟孩子们玩。

画外音:如此小心翼翼的生活,是出于对中国官方强制遣返脱北者政策的恐惧。

中国官方媒体2012年3月报道:对于韩国媒体称,脱北者被遣返后将遭受迫害虐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这些报道带有情绪化和政治化的倾向,不符合实际情况。据中方掌握,一些非法入境的朝鲜人已反复被多次遣返,有的多达十多次,他们非法入境主要是出于经济目的,没有充分的根据来定性为难民。

洪磊说:“我想重申,中国的司法尊严理应得到尊重和维护。在任何国家,非法偷渡,组织偷渡等犯罪行为都是不能允许的。”

2001年,赵真惠和妈妈头一次被中国警方抓捕,遣送回朝鲜。

*朝鲜:你们是犯人 等于是狗*

赵真惠:差不多走四个小时左右,到了一个监狱,那个叫国家安全保卫部,是北朝鲜基本上(监狱级别) 最高的地方吧。进到那里面差不多呆了一个月。朝鲜政府那时候有规定,小孩子不能关在监狱里,所以我们在那里呆了两个星期后,把我们遣送到孤儿院,是朝鲜专门关那些没家、或者是有母亲,可是被抓以后要与妈妈分开的孩子。把我们关在那边,一整天让我们学习、检讨,说出自己的罪名。说完以后,很多孩子一边骂我们,一边说我们一些什么东西。反正不把我们当人看。

在那边呆了一个多月以后,妈妈就过来接我们。妈妈问我:“你想不想在这里过?”我想了想说:“我们能去吗?能去就走吧。”因为我在监狱里呆了一个月,然后和小孩子在孤儿院呆着的时候,一直想着中国。很后悔那个时候,那个东西我为什么没吃完呢?然后又想,哎呀,那个大米饭。想了很多的东西,都是吃的,关于吃的东西。 那时还是小,没想别的,我只是想去中国。

十天以后,我们开始过那条河。过河的时候,我妈妈准备了钱。她在那边(中国)被抓了以后,她就把中国钱,差不多一千多块钱吧,包起来,差不多手指盖这么大的钱,包得很紧很紧,然后用塑料布再包,用线再绑上,绑了好几层,然后她就吞下去。等于是那个钱拉出来后,要剪掉外面包裹才能用。可在监狱里要上厕所时不能剪,因为厕所上面有一个Camera,他们在监控那个。

李肃:有一个照相机在监控着。

赵真惠:对,所以根本就不行。那个还算好的。一天一次早晨带着我们上厕所,一堆人全部人都要去。那是在外面,野地里面,很多当兵的站在旁边看。他们说:“你们别想你们是女的,害羞什么的,你们只是犯人,等于像是狗。”他们就这样说我们。刚开始我们真的很害羞,不敢去。可是时间久了,就什么都不想了。有的人拉完以后,要去捡那个钱。被逮着的话呢,就使劲地被打,钱又被他们拿走了。那天晚上,给的饭会好一点儿。本来是很稀的粥,但质量会好一点,多放了一点苞米,然后说:“这是托谁谁的福。”

李肃:他的钱被人家没收了?

赵:对。说托谁谁的福。他们还说:“尽量吃吧,明天早上再上厕所啊。”说完就出去了。我妈妈为了存这个钱,两个星期没吃饭。最后被放出来后,捡到那个钱,过河的时候给了那个当兵的人,然后就过了。

*闯使馆失败 韩国梦碎*

画外音:赵真惠和妈妈第二次越过图们江时,中国公安部门正在加紧清查朝鲜脱北者。延边地区一时风声鹤唳。中国《21世纪环球报道》2002年的一篇报道引述当地人的话说:“现在基本上不可能有朝鲜人还能在城市里生活。因为检查严格,一旦被发现,凡是允许朝鲜偷渡者打工的店主和收容他们的人都要被罚款。”报道说,当年7月,图们各街道居委会要求每个家庭签订协议:保证不收留任何朝鲜人;“一旦发现,收容者罚款1000元,举报者奖励500元,提供线索者奖励100元。”

李肃:那么你们从那儿(继父)出来以后,你们全家去了什么地方?

赵真惠:那时侯第一次去了沈阳。有一个人给我妈妈介绍了一个工作,那个是一个韩国的长老家。在他们家,我们第一次看了电视,韩国电视(节目),之前都是中国电视(节目)。我们看韩国的电视后就懵了,因为我们以前(在北韩)学的都是韩国要饭的,乞丐的人很多,生活得很苦,美国人居住在韩国,欺负韩国人,所以韩国是一个很可怜的地方。可是我们看电影的时候,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那个长老,他穿的衣服,他说的话,喝的咖啡,我们都觉得很奇怪。那么苦的咖啡怎么喝呢?他的朋友,韩国人老是过来,来的时候穿着西装。星期天他们去教会的时候就穿成那样。有一次跟我们说,一起去教会。我们一直学《圣经》,但都是在家,不敢去教会,因为一去教会可能会被抓。可那些韩国人说,那个是韩国人的教会,所以你放心。我们一去看了,那些年纪大的女人,化妆化的,穿衣服穿的,很像是公主,所以那时侯就懵了,哎呀,这个有点奇怪,然后开始问他(韩国长老)韩国的一些情况。那个爷爷就让我们看电脑,开始慢慢上网。然后我们就想,这么好的地方,语言又可以说的通,因为他们说的我们能听懂嘛。我们去这个地方怎么样?

有一次,有一个人说,可以去韩国,他要帮我们。他说:“你们到了韩国以后,给我们钱。”他们要的钱很多。我们就问:“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怎么给你们呢?”他说:“如果北朝鲜人到韩国,他们给房子,给钱,给吃的,住的。所以,你们放心,只要把给你们钱的三分之一给我就行。”我们说:“可以。”这样跟着他一起去到北京,然后说是明天早晨要进一个地方。我们是12个人一起去的,当中有一个北朝鲜人说:“好了,从这开始跑进去吧。”妈妈说:“跟上妈妈。”然后,她就跑进去了。差不多两米左右高吧,那个铁丝网。我妈妈一下子就跳进去了。剩下的有一个男的跳进去了,后来有三个女的也跳进去了。我那时候也有点儿胖,差不多65公斤左右。我从来没爬过那种墙。我一看,妹妹这么小站在旁边,我就想,哎呀,可能我是不行了,让她先进去吧。我就把她放在上面,让她过那个(铁丝网)。她一半的时候,里面有个穿军服的人过来接她。我一看就懵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不会被抓吗?一看旁边很多人,差不多20多个人,从两边追进去。我回头一看,有三个人过来要来抓我。我用包打他们,要跑的时候,有个人打我的头,我就倒下了。实在疼得起不来,腿也不好使,脖子也很疼,抬不起头。

李肃:你知道你们要逃进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吗?

赵真惠:他们说是个大使馆。

李肃:谁的大使馆?

赵真惠:没说是哪个国家的。

李肃:你和你妹妹都被抓了,你妈妈进去了?

赵真惠:进去了。

李肃:没被抓?

赵真惠:当时还没被抓,可是等我上车差不多30分钟以后,我妈也过来了。我妈也被抓。

画外音 :由于中国的强制遣返政策,脱北者寄希望于通过中国前往第三国。近年来,中国一再发生朝鲜脱北者闯入外国驻华机构的事件。互联网上流传的这段视频就是2002年5月,朝鲜一个五口之家试图进入日本驻沈阳领事馆寻求庇护的画面。当时,一名外国记者刚好在对面拍摄下了这段画面。这个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知所措的朝鲜小姑娘叫金韩美,当时只有两岁。她望着妈妈和中国保安拉扯时无助、哭泣的面庞不知曾令多少人动容。金韩美和家人后来终于成功抵达韩国,然而赵真惠一家那一次却没有那么幸运。

李肃:你们三个人被押到那里去了?

赵真惠:押到北京的一个公安局的监狱。

李肃:关了多长时间?

赵真惠:十天。

李肃:放出来了还是送回北朝鲜了?

赵真惠:送回北朝鲜了。我们在火车上走的时候,他们说,要把我们的资料和被抓的时间都要给北朝鲜。所以我想了一会儿,开始开口说:“如果你们这样把我们送回到北朝鲜去的话,我们一家人都要死。我哭着告诉他们,我弟弟是怎么死的,我爸爸是怎么死的,所以我们想活,可不可以帮我们。”那里有个女的看起来心眼很好,她愿意帮我。另外还有两个男的,就是打我三天三夜的那两个人。他们说:“打了三天三夜都不开口,现在开口了。”他们不想帮我。这个女的跟他们吵架,说:“她是为了活才不开口的,又不是为了别的。”她就硬和这两个男的顶撞,然后帮我了,所以把我们的资料全都撕了,开了窗户都飞走了。

这样遣送回去以后,每个月他们都打我妈妈,让我妈妈说实话。可我妈妈说:“我那时候不知道那个是大使馆。有人告诉我,那里面有我的大女儿,我想见我的女儿,所以我进去了。可是被抓了以后我才知道是这样。”她就死也不承认,然后才被放出来,我们再次逃跑。

*脱北女性:人口贩卖的受害者*

李肃:再次逃跑又是过河?

赵真惠:对。一样的方式。

李肃:过了河以后,又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赵真惠:我们三个人不能一起过来,让我妈妈和我妹妹先过河。她们两个到了中国后,打电话给我。偷偷地到一个人的家里,让人传话说:“安全过了,过几天你再过来。”可半路上我妈妈又被抓了。我听说她被抓以后,我就自己先来中国,找一点钱回到北朝鲜,想把我妈妈给赎出来。

李肃:她又被送回去了吗?

赵真惠:对。我来到中国以后找到我妹妹了。我开始挣钱、打工。打工的时候,不小心被他们认出是北朝鲜人,他们就不给工钱,我又跑到别的地方去。在那边工作时,我就没有说出我的身份,觉得他们快认识我的时候,我就再跑。有的时候工作的时候,公安局的人查户口,查外地来的那些人。查的时候,我就从后门逃跑。后来给老板打电话时说,我是这样的身份,我的工资可不可以给我?有的好心的人就给我。有的就说,是你自己要跑的,如果你事先跟我们说,我们会帮助你。我就觉得这钱就这么拉倒吧。过几个月后,我见到我妈妈了。我妈妈被放出来后,有人想要拐卖我妈妈。

画外音 :陌生的环境和语言不通使女性脱北者很容易成为人口贩卖的受害者。花几千元买上一个朝鲜新娘在当地并不罕见。另据韩国的“北韩人权数据中心”估计,有大约两万到三万朝鲜女性在中国被迫卖淫或者成为他人的性奴隶。

赵真惠:和龙和延吉那些拐卖人的电话号码我差不多都有。我挨家挨户问的,给他们留言,跟他们说,如果找到这样的女人的话,我会给你3000块钱,把这个女人给我吧。这些人就打电话告诉我,好像是你妈妈,她来了,在沈阳的什么地方。我去的时候,那些人快要把我妈妈卖出去了。我去见到了她,然后从那边一起逃跑了。跑了以后,去了一个人的家里,在那里碰到一个牧师。那个牧师现在在西雅图,美国的西雅图。见到这个人后,他开始给我们住的地方,吃的、穿的,都给我们。

*过沙漠去蒙古 出逃计划再成空*

画外音:赵真惠和妈妈遇到的这位牧师叫菲力普•巴克。巴克1941年出生在朝鲜。上个世纪50年代韩战期间,他和家人离散并逃亡到韩国,后来移民到美国。从1994年起,他开始在中国传教。通过在美国筹募资金,巴克在中国建立起一个朝鲜难民庇护网络。美国《时代周刊》网站曾将其比作19世纪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帮助黑奴逃往自由的“地下铁路”系统。巴克与赵真惠母女的相识是在2005年。当时,脱北者开始开辟新的出逃路线。他们通常会选择两条路线:一是辗转大半个中国,途经老挝,进入泰国,在那里向当局自首,并被送往韩国。另外一条则是巴克牧师当时正在筹划的,从中国的东北到内蒙,穿过戈壁沙漠,进入蒙古国。蒙古承认脱北者的难民地位。从那里他们可以自由前往第三国。

赵真惠:我们碰上牧师后,跟他一起过了六个多月。然后这个牧师开始准备钱,有个带路的人要价太高了,一个人要7000元人民币。这个牧师有30多个北朝鲜人需要帮助,他们都想去韩国。他没有这么多钱,他叹气地对我说:“怎么才能帮助他们?”我说:“这样吧,我会讲中文,找两个聪明的人先给他们钱,让他们走。他们在半路上停在哪个车站、哪个饭店什么的,把那些名字都给我,地区的地址给我。我可以试试看。”

李肃:当时你自己还没有跑出去,你怎么会想起帮别人一块跑出去呢?

赵真惠:因为我从小的时候,从13岁开始,教会的人就帮助我了。我认识这个牧师,是在我14岁时,在和龙县,有一个信教的人帮我们,养我们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这个人来过我们家。他给过我们钱、食物、住房的费用。我当时很小,觉得他很伟大。我帮助别人等于是报答他。所以我开始想帮助这30个人过去,最后我们一家人再过去。

李肃:结果这次出逃成功了吗?

赵真惠:第一次去的人就听我的话,按照我的意思,走了几公里,转身再走几公里就过了那个铁丝(网),然后打电话告诉我说:“过了。”后批我再让他们去,可这些人去的时候,带了一个五岁的孩子,还有一个老人。没走一会儿他们觉得累了,因为沙漠,走路很(辛苦)。晚上很冷,白天很热。冷得不行了,那天晚上风刮得很厉害,所以他们走了没一会儿就过那个铁丝(网)。看管边境的那些当兵的看见有人过来,这样他们就被抓了。

李肃:他们过铁丝(网)的地点是不对的。

赵真惠:对,要多走一会儿才能过。他们没走一会儿就要过,所以就被抓了。被抓了以后,中国的公安局骗他们,说你只要说出你后面的人,我们想对他罚款,然后我们可以放你。他们就信了这个话,全部就说出来了。这五个人当中,有一个人是骗钱的,他是受到北朝鲜政府的指使来中国,专门抓这些想去韩国的北朝鲜人。

李肃:等于是密探了。

赵真惠:对,他自己本身想去韩国,所以他出发后,就向公安告了后批的人,所以后批的人已经被公安局盯上了。他想着自己先跑到韩国,后面的人可能被抓,可他自己不小心在前面被抓,后面的人也被抓。所以美国牧师、我和我妈妈都在各地区被抓。

告我们的人说,有50多个北朝鲜人要从这里过,可被抓的才十几个人,剩下的人都跑了。他们想从我嘴里知道他们的信息。哄也不行,打也不行,打了三天三夜,实在不行,我快撑不住了,晕过去了,全身被打得都肿了,外套都不能穿。

李肃:是中国的警察打的?

赵真惠:对,是中国当兵的,边防当兵的。

李肃:准备把你们遣送回北朝鲜?

赵真惠:可是我们还不能那样(被送回去),因为中间插着个美国人。这个美国人要判刑的话,等于我们是他的证人。

李肃:你说的是那个牧师吗?

赵真惠:对。所以他们不想把我们遣送到北朝鲜去,只是在延吉的一个监狱里关着我们。

画外音:延边边防支队收容审查所是中朝边界唯一临时关押朝鲜非法偷渡者的监狱,据悉里面可以容纳几百人。2012年8月,赵真惠在美国华盛顿市郊的家中向我们展示了她妹妹画的这样一幅画。

赵真惠:这个是4号房间,我们呆了六个月。这是5号房间,呆了两个月,然后又换来换去。这边都是(房间),是这样一个形状,底下也有,很多房间。刚刚有一个当兵的进来打了一个老人和孕妇,所以我们就很来气,开始绝食,跟他吵架的那个场面。我妹妹想起那天的事,就开始画了。

这个外面是玻璃,里面有铁丝,前面是监控。一面墙上全部是电视(监视器),很小很小的那种。一个房间两个电视(监视器),卫生间一个,房间里一个。我们洗澡他们都看。我们开始洗澡的时候,这个走来走去的人(执勤的卫兵)就知道谁进去了,然后从那边告诉他们。很多人就跑到那个监控(室)里面。所以刚刚进来的年轻人,她们都不敢洗。有的时候我们拿着毯子帮他们盖一下、挡一下,然后洗。这样一来他们就说,你们是不是在那边要挖个洞啊,或者是要藏钱什么的,不让我们那么做。因为这个,我绝食七天跟他们闹了一场。

被关押了15个月后,赵真惠和妹妹被遣返回朝鲜。

*一万美元买生路*

赵真惠:到北朝鲜后,我们已经是没有身份的人了,因为没有参加总统的投票,两次没参加,等于是算是死人,把户口都抹掉了。我们到了北朝鲜后,我和我妹妹在名字上撒谎。北朝鲜没有电脑,被抓的地方每次都不一样,我们说什么就等于是什么了。在那边呆了一个月,然后被放出来。在朝鲜呆了两个月以后,我们找个机会又逃跑。

李肃:又逃到中国去?

赵真惠:嗯。

李肃:这次逃到中国去的是什么地方?

赵真惠:先到的是延吉。刚过河有两个朝鲜族的牧师在等我们。我们坐了车直接去延吉。在延吉呆几天后,他们就给我们找了一个房子。在那个房子里住的时候,我们就突然发现,在北朝鲜收一万美元的那些人都被抓了。

李肃:也就是说,实际上你们放出来,是你们的教会用一万美元疏通的管道?

赵真惠:是。

李肃:那些拿钱的人也被北朝鲜发现了,也被抓了?

赵真惠:因为北朝鲜开始查这个的时候,我们已经被放出来了,已经不在那儿了。然后就知道是有人吃了这个黑钱,把我们放出来了。我听说是六个人吃了这个钱,这些人都被抓,一个被枪毙,其他的人不知道去哪儿了。帮我们过河的那个当兵的也被抓了。

赵真惠:然后我就给联合国难民署打电话,电话号码是美国牧师给的。

李肃:是驻北京的办事处?

赵真惠:对。美国政府同意让我们住在那里,因为是难民署办的这个(事情)。当时美国政府也参加了和中国政府商量这个事情,中国政府就差不多同意了。我们在那里住了一年三个月左右。美国人和韩国人都出来审问我们,查我们是不是朝鲜人。查到确实是以后,就跟中国协议。中国说:“这是Last Time。”

李肃:最后一次。

赵真惠:对,别的北朝鲜人不能再收。他们就这样说。可能难民署的人说:“OK”,那是2008年。

李肃: 是2008年,是奥运会那年?

赵真惠: 对,(奥运会)之前,要把所有的(脱北者)送出去。我去见公安局的人时, 他们(对我)说: “所有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出去后不要说出去。”可我不能不说。

*中国:有好人保护我 有坏人告我*

李肃:你认为多数的你的同胞,朝鲜人,逃出这个国家是为了什么?

赵真惠:96年开始是饿肚子,想填饱肚子才跑出来。来过中国以后,看到中国的生活,被抓回去后忘不了中国的生活,所以他们又跑回来。(对)女人来说,她们在这边生了孩子,有了家庭了,所以她们还来。之后的人是为了自由。在中国,他们知道自由是什么了,为了自由他们才跑的。

李肃:现在朝鲜的经济状况,生活状况会比以前更差吗?

赵真惠:我被抓四次,每次回去的时候都差不多。地方一点儿都没变。快十年了,一点儿都没变。市场啊什么的都差不多。生活苦的人还那么苦。当时我第一次跑去中国的时候,(在朝鲜)50多岁的人现在已经死了,30多岁的人已经老了。他们还在活。所以很多人都愿意跑到中国来,让中国人帮他们。可是已经十年了,中国人已经累了。边境的那些鲜族们已经没有能力帮他们了。中国人已经不让他们进门了。你要是敲门进来,我就要告你。所以很多人都不敢过来。

李肃:在中国的时候,你见到了很多人,有些人可能对你们很不好,有些人可能帮助过你们,总的来说,你对中国人怎么看?

赵真惠:坏人比较多吧,对我来说。可是如果没有那些好心人的话,我不会活到现在。因为有好人保护我,有坏人又告我们,所以我们被抓,受了那样的苦。可是我们每次被放出来以后,去过一家,进过门,敲过门的时候,都对我们很好。给我们吃的,给我们穿的,生病的时候帮我们买药。在中国,种地的人要攒钱不容易嘛。可他们还是为我们出这个钱。帮助我们坐车跑到北京去、沈阳去,在路上全部是中国人帮忙的。

中国人是很好,我喜欢他们。可是政府的政治我就不喜欢,因为我本身被抓四次。我想通过这个节目,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北朝鲜人的背景。如果中国政府听了我的话后,同情北朝鲜的人民。不要光是为了国家之间的利益把北朝鲜人遣送回去。不要硬抢着要抓住他们。因为很多北朝鲜的女人被卖了后,生了孩子。他们的母亲又被抓到北朝鲜去,有的已经在监狱里死了。有的爸爸得病死了,变成孤儿。所以我觉得北朝鲜人和中国人之间已经不是很小的问题。我觉得中国政府能不能重新考虑这个问题,为了好的方向想。不要为了国家的利益,一定要抓他们,遣送回去。如果北朝鲜政府改一改他们的想法,抓了我们以后,不会杀了我们,不会枪毙,或者不会关到监狱里面。这样的情况下,中国遣送回去都没关系。可是我们是为了想活才来这边的。我不知道政治是什么,可是为了想活命逃出来的这些人,再把他们遣送回去,这个等于是杀人。就像有人掉进水里,再用脚踩他一样,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可不可以宽待他们一些?我就想求求他们这个。

结束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2年的报告显示,仍然有数百万计的朝鲜人食不果腹,脱北者的人数还在不断上升。与此同时,中国遣返越境朝鲜人的行动从来没有停止过。韩国在线媒体《每日北韩》(DailyNK)在朝鲜的一位通讯员说:“这里所有的人都想逃跑,唯一让我们望而却步的是中国当局的强硬。”我是李肃,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