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香港政府清场 市民上街与警察对峙


数以百计的香港市民在政府连续两天对要求真普选的占领示威活动清场之后聚集在一些被清场街道路边。大批穿制服和着便装的警察在场戒备,筑起防线,将示威者挡在行人道上。

有目击者说,警方此前为防止人群聚集截查过往市民,并在随后的行动中拘捕多人。目击者说,警方拘捕一名男子时和市民发生冲突,导致更多人被捕,至少一人受伤。

街头局势到当地时间晚上9点半左右开始缓和。不过一些市民继续与警方对峙,一些人高呼"我要真普选",要求警方停止封锁街道。

两天以来,警察接手了清场行动,动用大批防暴警察强力清场,已经拘捕了包括学生领袖在内的148人。

香港高等法院执达主任早上8点左右在弥敦道和亚皆老街交界处宣读临时禁制令,要求占领人士立即离开,并宣布半个小时后展开清理障碍物行动。现场已有大批警察在附近和弥敦道其他地方戒备。据悉,警方调配六千警力配合清场,其中包括许多佩戴警牌的便装警察。占领区内数以百计的占领人士等待清场,少数人则与在场的一些反占领人士争论和相互指责。现场也聚集了大批媒体记者。

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和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等人在现场一个临时台子上,要求执达主任解释禁制令内容,包括阻碍执达主任工作等的解释和定义。

执达主任上午10点前宣布,禁制令的原告代理人开始清除障碍物行动,并再次呼吁在场的占领人士立即收拾物品离开。随后,十几个身穿白色T恤、戴红帽的的士业团体代理人,开始清拆弥敦道占领区的路障,但是开始后不久就有代理人与示威者口角,其中一位手拿工具刀的代理人在争吵中向示威者挥手,而另一位则用红帽子挥打示威者,受到执达主任的制止。由于现场出现混乱,执达主任示意暂停清除行动,并后撤,警方随即接手布防,大批防暴警员到场。随后警方宣布,任何人妨碍或干扰清除障碍物的工作,可能违反法庭命令,构成藐视法庭及简易程序治罪条例23条“抗拒或阻碍公职人员罪”。 约10点15分左右,警方发出最后警告,呼吁示威者离开,否则警方将不再作警告而使用最低武力制止。随后大批戴头盔的警员进入占领区范围,开始清除障碍物。现场有示威者与警员理论期间,被警员抬走拘捕。

在弥敦道南行线上的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和学民召集人黄之锋等人被警方包围,在他们低头商讨时,一群便装警察突然冲过铁马将他们冲压在地,抬走拘捕。警方随后派出大批蓝队冲锋队员和防暴警察强行清场,将弥敦道上所有人一路向尖沙咀方向驱赶,并在山东街路口再次警告所有人立即离开,否则展开拘捕行动。

到上午11点半左右,警方将数百名示威者一路驱赶至登打士街,并在该处设置了另一道警方警戒线,试图将示威者赶离弥敦道。

到下午 1 点15分左右,警方清理弥敦道的障碍物行动接近完成,并要求所有人离开弥敦道,多数人听从。随后,南行的一条行车线重开。到下午3点以后,弥敦道全部行车线恢复通车,现场仍有大批警察戒备。

警方强力清场旺角弥敦道占领区,引发现场许多占领者质疑警方以协助执行禁制令为由,进行清场。一直在现场的社民连副主席吴文远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个人认为警方执法有违反程序的地方。

他说:“他们没有根据程序来做,用禁制令的借口来清场。我多次地问警方,叫他解释一些问题,譬如说,他们执行禁制令,执达主任在不在,他不知道。然后禁制令里清理障碍物,包括不包括示威的市民,他也没答复。”

媒体报道,立法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表示,警方应清楚交代,是清场或是协助执行法庭的禁制令,如果是执行禁制令,警方应按照禁制令条款,向在场人士清楚解释禁制令内容,如在场人士仍不遵从,才可作出拘捕,但警方在弥敦道的行动,并无按照法庭程序做,是借禁制令清场,对法庭和法治都不尊重。

郭荣铿还表示,警方一时执行禁制令,一时运用警方执法的权力,令在场人士不知道因何理由被捕。
不过,对于有意见批评警方星期二协助执行亚皆老街禁制令的行动,已超出法庭禁制令范围,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星期三回应说,警方的行动不存在是否超出禁制令范围。他强调,因为高等法院原讼庭及上诉庭都已表明,禁制令相关条文不影响警方原有在法例下的权力,因此,警方可以根据法庭授权执行禁制令,并在有需要时行使法例下所有权力。

袁国强还表示,警方在全港各地点有绝对的执法权,希望公众不要被误导认为警方只可根据禁制令办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