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香港普通抗议者被拒入境大陆


香港占中运动11月25日现场画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占中运动11月25日现场画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继三名香港学联代表于11月15日因回乡证被注销,赴京表达真普选诉求未能成行之后,越来越多参加过抗议活动的“无名小卒”也被禁止进入中国大陆。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类事件导致很多人相信中国政府从参与最近几个月抗议活动的人群中,收集了一份成百上千人的黑名单。人权活动人士认为,中国当局试图以此制造寒蝉效应。

《华盛顿邮报》称,一名身材娇小的23岁设计系学生欲前往内地购买便宜的布料,却在关口受到超过一小时的搜查和审问,最后被告知“危害国家安全”并被送回香港。另有21岁的学生Eric Tang在去深圳的途中遭遇同样的事情。他们都在几个月前的香港抗议活动中被录像,留下痕迹。

国际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亚太地区研究员萨拉•库克(Sarah Cook)也从一些新闻报道中获知此事。她告诉美国之音记者:“香港人被禁止进入中国,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范围延伸到参与抗议的香港普通民众是最新的变化。”

库克女士说,此前学联代表赴京受阻,说明中国领导人不仅害怕展开对话,也担心他们将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传播开来。而政府对普通民众的监控与对家喻户晓的占中组织者不一样,会带来更强烈的寒蝉效应,此举目的就是要阻止更大范围的人群参与抗议。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这名被遣返的设计系学生因为担心中国政府进一步的报复而要求匿名。她说事情发生之后,她避免在电话中提及个人或敏感的话题,以防止被录音。

香港人民的生活与中国大陆市场已经密切相关,不能自由来往两地将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库克认为此举确实影响了人们,他们以后会三思而后行。

她说:“尽管自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以来,在自由上的约束就在增加,但现在香港人民感到他们对于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要百般小心,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

这名23岁的香港学生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她不后悔参与了抗议活动,如果重来一次,她依然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库克认为,人们对于香港民主这样一个目标表现出如此专注,所以政府此举到底能造成多大的影响、能否奏效尚不可知。

她还说,这个问题也取决于信息量的多少。例如,人们可能因此戴上口罩,让录像无法辨别他们的身份;或是在日常交流中更加谨慎,学会保护自己。

根据以往的经验,库克认为中国政府有可能在监控持续一段时间后重新允许人们自由出入。她说,“这取决于中国政府当前的危机感有多强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