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香港抗议者对周五对话期待值不高


2014年10月8日,香港警察护送一名反对占中者离开民主示威区域,以免发生对抗。

2014年10月8日,香港警察护送一名反对占中者离开民主示威区域,以免发生对抗。

香港民主示威活动星期五就将满两个星期,届时示威活动领袖奖与香港政府最高级别官员举行对话。示威者要求当局修改基本法允许特首直选,但北京及其任命的香港领导人反对这一要求。学生领袖对此次对话的期待值不高,而一些香港市民也对“占中”运动越来越失去耐心。

香港示威领袖对周五与港府官员的对话提出两点要求。他们要求修改相当于香港宪法的基本法,从而防止北京干预香港选举,他们还要求北京任命的特首梁振英辞职。

港府同意就基本法进行讨论,但特首梁振英拒绝辞职,也拒绝把这一点列入对话议程。

香港民主示威者过去两个星期以来在香港三个地区露营,他们对这次对话的期待值不高。

星期三上午,几十名示威者在旺角商业区布满路障的街道上支起雨伞和帐篷,警察徒步在这个地区巡逻。

一名18岁自称迪克森的学生示威者说,他对周五对话能取得进展几乎不抱希望。

他说:“我其实不感到乐观。但我想,我们必须站起来因为我可以看到我们的自由正越来越少。而且,如果我们不发声的话,我觉得我们不会再有一次机会。”

一位自称詹姆斯的示威者已在旺角露宿两天。他对星期五的对话能帮助他们实现目标略感一点希望。

他说: “平等、平等、平等。这是最重要的。我的意思是平等。如果对话不平等的话,就没有作用。问题就得不到解决。”

附近一些反对示威年长者与学生发生了激烈的辩论,不时需要警察劝阻。

一名示威学生说: “你不要碰我,好不好?”一名反占中示威者说: “你不让我碰你?你占据了我的公共领地。这里是公共空间。”

学生示威者唱起生日快乐歌。这是他们用和平的方法缓解紧张气氛的手段。

反“占中”的人抱怨示威活动干扰了当地生意和日常生活。一名男子愤怒地撕下一张贴在公共汽车站牌上的示威海报。

尽管有些商家停业或客流稀少,但其它店铺明显繁忙,他们表示生意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示威者詹姆斯说,反“占中”人士应该更宏观地看待示威活动。

他说: “确实造成一些不便,没有车、也没有巴士和交通。会带来一些细小的不便。但我想,如果这些短期的不便能够给你一个更光明的未来,那还是值得的。”

但很多人担心,如果周五的对话没有进展,“占中”运动将会失去动力。

数以千计的民众夜晚下班后参加集会来表达他们对“占中”的支持。但集会人数已经比上个月“占中“运动刚开始时少了很多。白天参加集会的人只有几百人。

北京八月份宣布香港2017年首次直选候选人必须被一个委员会批准的决定引发了这次“占中“运动。

这一决定与香港基本法第26条任何人都有被选举权的规定相违背。示威活动领导者谴责这一规定是建立假选举。

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时曾被承诺最早在2007年可实现领导人的直接选举。

但香港亲北京的政客们两次推迟了直选。很多分析人士表示,北京对在中国境内实现真正意义的民主感到担心。北京认为,这回对共产党的权威构成挑战。

中国不接受指称它在香港实现直选的承诺上食言的批评。星期三,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对记者表示,中国的“一国两制”模式将继续在香港发挥重要作用。

他说:“香港的问题是中国的内政,我们历来反对外部势力干涉香港内部事务、干涉中国的内政。这一立场没有改变。香港继续维持繁荣与稳定符合各方的利益。我们也相信香港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

这次“占中”示威活动是自英国把香港移交给中国以来北京治港面临的最大挑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