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六中全会与习近平宏图(2):专访辛子陵


 中共第十八届六中全会10月25日在北京召开第二天会议时,武警迈步通过天安门广场。

中共第十八届六中全会10月25日在北京召开第二天会议时,武警迈步通过天安门广场。

被视为在高层权力分配争夺中具有决战意义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在北京京西宾馆举行。尽管仅从官方报道无从窥视此次会议上围绕十九大人事安排卡位战等内幕,但高层权斗和派系博弈仍然是外界特别是政治观察人士密切关注的重头戏。 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叶兵近日电话采访了中共党史学者、人民解放军退役大校辛子陵,请他来剖析六中全会对中共党内政治和中国社会走向的影响。下面是这次专访内容的前半部分。

记者:六中全会开了,您对这个事情有什么观察啊?

辛子陵:这个问题,恐怕是中共党内的斗争,也就是习近平为首的改革派和以江泽民为首的反对派这个之间的斗争。通过六中全会要进行一个总的解决啊。十九大以前必须有这么个总的解决,不然十九大没法儿开。如果十九大江泽民还有发言权,他又伸进三个常委来,那受得了吗?中国事情怎么办啊?包括组织问题,我相信都会有个总的解决。习核心要确立起来,现在全党基本上都表态承认了,也就是江核心的地位已经是式微了么,原来他还能影响一些人,现在好些人也看清大势了。你看这个会议之前,我看一个材料讲,九个月的时间换了二十八个省的领导人,因为这个事情呢,不换思想,就得换人么,你不转变立场,只能是组织上解决。这次呢是一个总的解决。我对前途看好,应该说是这次是习近平的胜利,也是党内改革派的胜利,也就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不把这些贪官搞倒、不把这些大老虎、中老虎、老老虎搞倒,中国的事情是没法前进的。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你寸步难行,包括六四平反、平反法轮功这些事情,这些问题,江泽民不倒,你是根本没法进行的,一个一个大老虎横在那个地方,你没法通过。现在这些问题,有一个总的解决,天时地利人和、条件都成熟了,这次会议会有一个圆满的解决,会给人民一个振奋,给全党一个振奋。

记者:你是说六四、法轮功这些问题,在习近平确立了他在党内的最高领导人核心权力之后,有可能会得到解决?

辛子陵:不是有可能,肯定会解决这些问题。你想法轮功的这些学员,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状告江泽民。如果是不想解决这个问题,你这不是糊弄老百姓么,这么多状子你来个不受理,现在他已经受理了,法轮功的问题肯定要解决,六四的问题也要解决。习近平不会背着这个包袱前进。这个问题习近平认得非常清楚。

记者:现在他的一些做法啊,像抓捕维权律师啊、打压上访人士啊、收紧言论啊、因为网上的言论不少人受到了法律上的惩罚吧,像这些情况,你觉得不是在习近平的认可或者主导下进行的话,可能吗?

辛子陵:这个事情,我说明这个问题,中共这个执政党内部,他有两个司令部。现在习近平,在六中全会之前,他没有拿到全部的权力,你比如说政法系统,周永康倒了,是不是意味着各级政法的权力都归到习近平这里来,理论上应该是这样子,实际上,这个组织上思想上的影响是千丝万缕的,好多人他自觉不自觉地执行周永康那一套。最近有个叫王志文的,出国忽然被截在广州了,这事情这不会是习近平叫干的。因为他们还掌握着一部分权力,现在有老百姓一有不满的事儿,骂谁啊?骂最高领导人,赖习近平干的,实际上不是他的主意。所谓抹黑啊,高级黑啊,就这么回事儿。现在就是呢,江派这些老老虎、大老虎,面临着灭亡的命运,豁出去了,我好不了,也不能叫你好,他用认为破坏的办法,败坏习近平政权的声誉。好多事情呢,不是他做的。包括封《炎黄春秋》啊,是在刘云山的打压下的事情啊,现在习近平不能放下大事儿、放下六中全会总部署,去跟他们一件一件具体解决,一个最高领导人,他得总的解决,总的在路线上、方针上、思想上,政策上解决,总的让大家维护执行中央的方针政策,不能大家都不执行,靠中央领导人一个个去纠正,那纠正得过来吗?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说呢,现在呢人民,包括媒体、知识界,对习近平都有很大的误会,认为媒体又收紧了,哪儿又抓人了,好多事情都是习近平不知道的,已经发生了,那怎么办呢?

记者:但他是不是意识到,这些事情的出现,对他本人的形象,或者对他的信用,都会造成负面影响呢?

辛子陵:当然知道了,这也是他开六中全会,要彻底总解决的一个原因一个动力么!他不这么着他怎么办呐?不这么做最后就是,现在有的是不作为、有的是反作为。有的是不作为,你不让我吃请,不让我受贿,好,我不干活了,整个政府行政工作停摆,老百姓也骂习近平啊。所以这个必须得总解决。组织上的总解决,将来开十九大,重新任命干部,重新布局。江泽民在组织上经营他这派的势力搞了二十多年了,可以说是盘根错节、根深蒂固,解决上来不太容易,但是不解决怎么办呢?不解决政令就推不开。他不敢明着对抗,他不做,所谓政令不出中南海,就得继续了。

记者:在之前,好几个月以来,甚至一年多以来,好几个省,甚至地方大员都在调动,你觉得都是习近平亲自部署的吗?

辛子陵:那当然,现在,特别这些省部级以上的干部,都是习近平的部署。都是跟六中全会、为开好十九大打下组织上人士上的基础,以免出现会场上的政变。九个月调整二十八个省的领导人,道理就是如此。

记者:他现在治军,军改,这些事情做了以后,你觉得习近平是军权在握了吗?

辛子陵:应该说是掌握了,军权动这么大的手术,老实讲,文革以来,毛没敢这么干,邓也没敢这么干,习这是动作最大的一次。但是逼的他没有办法了,一个郭伯雄、一个徐才厚,把个胡锦涛架空了十年,整个的都是他们的人,你不在组织上彻底解决问题,这个军权掌握不过来啊。实际上是把军权夺回来了,而且这场斗争呢,在继续深化。军队最近在部署么,要进一步肃清徐才厚和郭伯雄的影响,为什么呢?现在徐才厚和郭伯雄他们配的干部,现在好多人呢各级还都在位,有些人的面目还不清楚,但是,大局现在已经定下来了,习近平牢牢掌握了军权,现在进行这么一场斗争,不牢牢掌握军权,没有条件逆袭。所以从军改开始,拿下徐才厚、郭伯雄,是有道理的。

(据电话录音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维基百科介绍:辛子陵原名宋科,中国传记作家,中共党史学者。 1935年生于中國河北省安新县。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9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助教、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政治研究室副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等职。退休前为正师级大校军衔。其七十万字的著作《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批评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导致其在中国大陆发行引发争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