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3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纪念胡耀邦 抹去赵紫阳 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香港居民悼念中国已故领导人赵紫阳和胡耀邦(2006年1月15日)

香港居民悼念中国已故领导人赵紫阳和胡耀邦(2006年1月15日)

中共高调纪念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诞辰百年,相比之下同样因“认识问题”被“雪藏”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待遇就显得冷清许多。

中共中央13届政治局常委亮相,左起: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1987年11月2日)

中共中央13届政治局常委亮相,左起: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1987年11月2日)

据报道,中央电视台11月20日开始播放的纪录片《胡耀邦》中,两处抹去了赵紫阳的画面及名字。有观点认为这表示中共希望把胡耀邦与赵紫阳以及八九民运割离开来,向海外的民主人士传递信号,不要对解禁赵紫阳抱有“幻想”。然而,也有观察人士分析说,高调纪念胡耀邦是第一步,解禁赵紫阳是早晚的事。

赵紫阳曾担任四川省委书记、国务院总理和中共中央总书记。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期间,他由于同情学生,反对使用武力镇压,被中共软禁近15年,于2005年1月在北京的家中去世。

长平:为什么要幼稚造假?

旅居德国的媒体人长平周二在(德国之声)说,这位在央视节目中被抹去的当时政治局常委,他的名字叫赵紫阳。长平说,赵紫阳不仅曾和胡耀邦同为政治局委员,还接替胡担任中共总书记,而且在以胡去世作为导火线的"八九"民主运动中,因同情学生和市民被邓小平罢黜,随后遭到终身监禁。同样作为八十年代体制内改革派代表,在讲述胡耀邦的记录片中,赵紫阳是不可回避的人物。而这部片子不仅奇迹般回避了,而且还公然动手裁剪报纸,假造文献。

长平说,只要这一个镜头就够了。该片中这样的镜头却不只一个。在1986年胡耀邦发表讲话的一个画面,当时在背后落坐的应是时任国务院总理的赵紫阳,但画面同样被篡改,赵紫阳不见了,留下一个空位。

中国画家董希文的油画《开国大典》(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中国画家董希文的油画《开国大典》(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他说:“人们对这样的手法并不陌生。曾经作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作为北京市长的彭真、作为中共高层领导的”四人帮“,在被打到之后,都从历史照片中消失。油画《开国大典》也曾被多次修改。”

他说:“世界历史上,曾经作为斯大林亲信的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叶若夫,作为北朝鲜政府"二号人物"的张成泽,也都享受过这种待遇。这种被称为"抹除记忆"的刑罚,可以追述到古代埃及和罗马的专制权术。”

他说,中共这种做法,“无耻且又愚蠢”,但同时也仍然“十分有效”:“它准确地传递了这样的信息:一,胡耀邦 是“我们的人”,要在“我们的历史文献”中给他塑造一个正面的形象;二,赵紫阳是一个罪人,我们正在对他实行“抹除记忆”的刑罚。

值得关注的是,赵紫阳去世后,习近平的母亲齐心以个人和“率子女”的名义向赵家送上花篮,公开吊唁赵紫阳。据海外媒体报道,在当局八九年镇压学生后第二年的一次中共人大常委会议上,习近平的父亲、时任中共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习仲勋曾点名批评主张对学生使用武力的邓小平和杨尚昆。据中国官媒人民网报道,去年5月,习近平还曾到访北大人文学苑,与著名哲学家汤一介“促膝谈心”。汤一介六四期间曾与其他学者联署要求释放政治犯。

北京观察家:解禁赵紫阳是早晚的事儿

赵紫阳书房前的小院挤满上百位前来悼念的市民(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赵紫阳书房前的小院挤满上百位前来悼念的市民(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前干部俞梅荪认为,解禁敏感人物是一个过程。虽然赵紫阳的画面被从纪录片中删除,但这是暂时的。

他说,“前几年胡耀邦的名字、画面也是敏感的,不能出来的。现在终于胡耀邦能出来了,大家大张旗鼓、隆重的纪念了,当然是个好事。第一步走开了,当然必然就有第二步。”

前北大教授焦国标也对中共最终解禁赵紫阳态度乐观。他说,“现在对胡耀邦解禁,然后过一些时候,整个的气候环境比较稳妥的时候,可能会解禁赵紫阳。我认为这个是我相信会发展的一个步骤。而且这也是事物本身应该都是这么走的,也就是说所有的敏感的现象、问题和人物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都会脱敏。”

然而人大教授周孝正认为,赵紫阳和胡耀邦有很大不同。胡耀邦去世时的身份是政治局委员,而赵紫阳已经被贬黜为一名普通的党员。再加上赵紫阳被指“支持动乱、分裂党”,因此为他翻案要难得多。但是周孝正也表示,高规格纪念胡耀邦的作用还是积极的。

习近平纪念胡耀邦,核心实质是什么?

虽然中共对胡耀邦诞辰百年的纪念活动规格超过往年,观察人士注意到习近平在纪念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只字不提胡在1987年下台的原因,只是赞扬胡的作风和品格。曾任赵紫阳秘书的鲍彤11月18日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谈到,“耀邦确实应该纪念,不仅纪念他生前做了什么?而且耀邦是怎么被人打下去的?”鲍彤认为,纪念胡耀邦最重要的应该是总结他在中共体制中屡遭打压的历史教训。时事评论员东步亮也表示,回避胡耀邦下台原因显得中共“既无开拓,也不敢担当”。

华盛顿史汀生中心高级顾问苏葆立(Robert L. Suettinger)11月22日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谈到,如果中共在纪念活动上正式承认胡耀邦是被不公正的免除职位,会带来一系列难以回答的问题,包括“学生抗议者在他1989年4月去世后要求为他翻案的行为是否正当的判定”。这也就会进而牵涉到六四事件中是否应对学生使用武力的判定。

网路上有观点说中共不解禁六四和赵紫阳出了中共党内的权力博弈之外,也是考虑到社会稳定。

对此,周孝正表示,中共过去几十年来的“愚民政策”是非常成功的,他教过的学生中极少有人了解六四那段历史。而且,当下的中国社会“拜金主义”盛行,真正有政治理想的青年已经不多了。

他说,“现在你问问这些大学生,我们跟我们的学生关系都很好,我们至少在私下都能说实话。我曾经问过他们,要是有游行你们还去不去了?他们马上回答,给不给钱?我说如果给钱你们去不去?人家说给钱也不去……过了26年,现在学生跟那时候学生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然而即便如此,周孝正说中共对群众的力量依然畏惧,这也是不敢解禁六四和赵紫阳的一个原因。

他说,“现在敢搞文化大革命吗?绝对不敢搞。为什么?搞文化大革命它得发动群众,现在怎么能发动群众呢?现在要把所有的不安定因素都扼杀在萌芽状态。原来的政策叫一露头就挡,现在的政策是不露头也得挡。都到这份上了,已经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焦国标和俞梅荪也都认为,解禁赵紫阳或六四并不会使得中国社会起任何波澜。

焦国标说:“我相信解禁了赵紫阳,什么事儿也都没有。比如说废除了二胎的禁忌、废除了和马英九见面的禁忌一样的,完全是风平浪静,任何事不会出现。”

俞梅荪也表示:“把过去的积案把它平反了,只能使社会更加稳定。你现在通过维稳、舆论和武力的压制,这个反而使社会不稳定。你顺应民意会使社会稳定。”

但是焦国标不同意周孝正对于当代中国青年的评价,他认为任何一代都有精英和有理想的青年存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