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上海党报刊文忆胡耀邦 北京民众祭拜有人被抓


部分民众在胡耀邦逝世24周年纪念日到北京胡家祭拜(来源:博讯)

部分民众在胡耀邦逝世24周年纪念日到北京胡家祭拜(来源:博讯)

4月15日是备受中国民众尊敬的已故中共领导人胡耀邦逝世24周年纪念日。当天的上海市官方报纸发表了两篇纪念胡耀邦的文章,赞扬这位因为包容不同声音不肯镇压1986年的学潮而被邓小平等党内大佬解职的前中共总书记。在北京,一些民众送花篮到胡耀邦故居表示悼念,但遭到警察阻拦,有一名访民被警察用警车带走后情况不明。

*官媒:改革遇阻力需进一步解放思想*

中共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罕见地刊登了两篇纪念胡耀邦的署名文章。原人民日报副总编周瑞金的文章谈到了纪念胡耀邦对于当前中国改革亟待冲破阻力的现实意义。文章指出了胡耀邦主政时期和当前形势的相同之处,即“改革同样面临巨大阻力,同样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

对于两者所面临的不同之处,文章认为,胡耀邦当年面对的,是意识形态方面的抱残守缺,是发展之初面临的突破旧体制的种种困境;而如今中国面对的,则是发展起来以后更巨大、更多元、更深层次的矛盾堆叠和利益冲突。这篇文章特别提到,在中国改革到了需要狠推一步、击一猛掌的新的历史时刻,缅怀耀邦,有很强烈的现实意义。

*受人尊敬的已逝中共高官*

解放日报刊登的署名邓伟志的文章说,“有的人在位子上时备受尊敬;一旦下来就没人尊敬。胡耀邦同志是在位、不在位都受尊敬,甚至是不在位比在位更受人尊敬。” 中国全国政协常委邓伟志的文章认为,胡耀邦就是这样一辈子受人尊敬的人,包括逝世后仍受众人尊敬。

上述两篇怀念胡耀邦的文章4月15日都被中共中央党报人民日报官方网站列为今日必读文章。

北京人权活动家胡佳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文革后拨乱反正、平反大批冤假错案的胡耀邦和在改革开放中开明而又实干的赵紫阳是1949年中共建政后少有的深受百姓尊敬的两位领导人。

他说:“共产党只有两个官员,是为人民所称颂的。就是胡耀邦和赵紫阳。而这两个人,用一个不好听的词,下场是多么凄凉。这个体制,它本身是一种淘汰型的。它淘汰那些有改革意志,真正想要顺应潮流,真正想要削减特权,真正的民主现代化的,这些人往往是被淘汰出去的,而且从那么高的地位上(淘汰)。胡耀邦做了多少好事,拨乱反正时期。”
一些在北京的访民拉横幅悼念胡耀邦(来源:博讯)

一些在北京的访民拉横幅悼念胡耀邦(来源:博讯)


*胡佳:若官媒纪念赵紫阳才有实质意义*

胡佳指出,相比在六四事件中反对动用武力、下台后一直受到软禁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当局看来,胡耀邦的敏感性没那么强。胡佳认为,现在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允许官方媒体纪念胡耀邦,可以为他赢得一些民心,换取一些时间,但对于中国的政治气候或平反六四而言并没有多大实质意义。

他说:“其实是一种柔性维稳,是一种统战。所以说,你说这个里边有多么大的实际上的意义,我倒还真的不这么看。什么时候有实质意义?把赵紫阳抬出来。把赵紫阳那段历史抬出来,好好去反思一下,怎么去对待秉持良心的中共里边的高官?”

9年前的4月15日,胡佳到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悼念胡耀邦逝世和六四死难者,当场被警察抓捕,此后经常受到国保严密监控。2008年,胡佳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同年,他被欧洲议会授予表彰人权领域突出贡献的萨哈罗夫奖。

*北京敏感期又开始?*

胡佳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天下午他利用去医院检查肝脏病情的机会,再次抽空到天安门广场缅怀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在那里依然感受到一种高压气氛。

他说:“4月15号,按每一年的惯例,这一天都是六四维稳期和这个叫敏感期的开始,一直会持续到6月4号之后。今天反正我看到他们盘查很严。包括开包,只要是包,都要过安检。然后把包翻开,检查。如果你里边有液体的话……甚至我还看到一个灭火器,是喷过的灭火器。”

胡佳告诉记者,他本来也打算到胡耀邦生前住处去祭拜,但有朋友预先告知他胡耀邦家有警察把守,不准民众进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访民祭拜遇拦阻 有人被抓*

北京丰台石榴庄维权公民李焕君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和30多名在北京的外地访民星期一早上八点多到西华门会计师胡同25号胡耀邦府上献花纪念,她和几位朋友走在前面先进入胡耀邦家院内,而走在后面的大队访民被胡同口站岗的警察拦住。这位幼儿教师表示,当时在胡耀邦家客厅共有20多位老人,其中有胡耀邦夫人李昭,其余的看上去像胡耀邦的老同志。

她说:“他们里面工作人员还是比较客气,既然来了,那就祭拜一下吧。就把我们带到客厅一样大的屋子里。里边有沙发,坐着很多老年人。进门的地方摆着一个胡耀邦领导的铜像,铜像上边还有一张照片。地下有很多花篮什么的。我们就祭拜。祭拜完了,我们就出来了。”

李焕君表示,重庆访民刘修召在胡耀邦家祭拜完毕出来以后不知为何被警察抓上警车带走,后来失去联络。

她说:“刘修召他也是跟着我们后边进来了,当时警察一下就揪住他的包了。(警察)揪住包反而就松手了,然后他就进来了。进来之后等出去的时候,警察一下就薅住他的脖领子,就薅出去了。我以为就是不让他进来就得了,结果等我们出来的时候,他被带上警车了。我们再给他打电话时,手机都是不通的,都是关机状态。”

星期一晚上,美国之音记者拨打刘修召手机多次,至截稿时仍未拨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