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人权人士:习李上台后,中国人权状况恶化


10月22日星期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开始对中国人权纪录进行四年一度的定期审议。人权人士表示,中国的人权状况,最近四年,特别是习近平和李克强政府上台后非但没有改进,而且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还出现了倒退。人权人士敦促各国政府向中国施压,并要求中国落实国际人权公约。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纪录进行定期审议前夕,中国又有一批人权活动人士被警方拘押或受到打压。 10月16日午夜,网名“变态辣椒”的漫画家王立铭,被北京朝阳区将台派出所传唤,理由是王立铭近日转发了有关浙江省余姚洪水灾害中有孩子被饿死的消息。另一个例子是,中国知名自由派学者、敢于直言批评当局的北京大学教授夏业良已经被校方停止续聘。

习近平领导的新政府似乎正在扩大对持不同政见者的镇压。自今年8月份以来,已经有数百人被拘留。虽然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已经获释,但仍有一些人因刑事指控而被关押。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 习近平、李克强新政府上台后,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没有任何好转。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 (视频截图)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 (视频截图)

她说:“我们非但没有在这些问题上看到任何进展,而且我们看到了新政府采用以前政府一直在使用的非常严厉的措施来对付活动人士:强迫失踪、任意拘押、进一步限制网上信息传播等。这让我们非常的失望,对新政府在不久的将来会采取何种动作感到失望。”

理查森所说的“这些问题”是指习近平、李克强上台之初曾经做出过一些承诺,比如取消户口制度、调整一胎化政策、甚至废除劳改制度等等。

理查森说: “目前我们最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比方说,中国领导层非常公开地表示将致力于打击腐败,但是,一些遭到大力打压的一些人却是反腐活动人士本身。过去几个月被拘留的人中的很大一部分是呼吁公开财产的人。当局将这些人关押、噤声,而不是将他们视为同盟。这显示新政府对让民众在政治事务发表言论没有什么兴趣。”

人权观察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递交了有关中国人权的报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通定期审议机制于2006年建立,定期轮流审议联合国193个成员国的人权状况。审议根据三份材料进行,包括被审议国家政府的国家人权报告、联合国人权报告和民间社团递交的材料。这是人权理事会改变审议机制后,中国第二次被审议,上一次被审议是2009年。

人权观察在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材料中表达了他们对以下几个领域的关注:持续打压人权活动人士;持续使用酷刑;限制言论自由和对媒体进行审查;强迫消失和任意拘押;侵犯新疆和西藏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权等。

中国著名的民主派活动人士魏京生认为,中国近年来人权状况的恶化与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在减少有关。

他说:“最近这十几年以来,(西方)跟中国做生意越来越多。这些大企业,过去他们对中国无所谓,那么大家就批评中国。 现在他们与中国有交易后,中国政府会要求他们来影响美国和欧洲的政治。所以,在美国和欧洲的政界,对中国人权的关注下降得非常厉害。甚至有的议员跟我说,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怎么开个关注中国人权的会,居然没有议员来,或是只来三四个。这在过去是很少见的。”

魏京生说,虽然人权理事会的审议可能不会太有力度,但是,对中国政府也会是一个警醒。2009年审议后,联合国给中国的99项改善人权的建议,被中国否决的超过了半数。

他说:“现在的整个理事会作用与以前相比已经下降了很多,即使它通过一些东西,也只是审议,不是谴责,没有那么强的力度。但是,能有这个也是非常好,虽然中国政府当然定会全力以赴去组织, 他们肯定会全力以赴阻止,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了。 如果能够通过,这是一个好事情, 可以提醒中国政府,你们还不能把全世界搞定,在人权方面他还得小心点,包括最近镇压得特别厉害,他们的一个结论就是国际社会我们已经搞定了,所以我们在国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但是,也许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对自己权益的关注,中国政府可能并不能为所欲为。中国的知识界在讨论宪政民主, 中国民间掀起“新公民运动”等等。

人权观察的理查森说:“过去十年来,中国人权方面最巨大的成功就是国内活动人士的壮大。人们认为他们有权利,并有捍卫这些权利的权利,他们在谈论他们的权利如何被侵犯等等。”

除了人权观察之外,中国还有很多民间团体将参加日内瓦的会议,并递交报告。 香港支联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等七个团体组成的“关注中国人权联席”8月25日在香港举行了研讨会,也批评中国人权状况并无明显改善,反而有倒退现象。 中国人权联席希望这届的定期审议会将促使中国政府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联合国的人权审议后,中国政府的接下来的议程是重新获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资格。人权观察的理查森呼吁中国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也就是普通所说的“联合国人权公约”,这也是人权观察在给人权理事会的报告中的建议之一。

她说:“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真真切切的问题,将一个自己还没有批准联合国人权公约的国家选进一个组织,而这个组织的重要工作就是确保人权公约得到落实。中国是唯一个五常中没有批准人权公约的国家, 我们认为,如果让一个还没有批准人权公约的国家当选人权理事会成员,这会损害到人权理事会的信誉。”

中国政府1998年签署了这项公约,但是15年来一直没有批准和履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