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湘警逼房东赶被刑拘人妻女搬家被斥无人性


赵枫生妻子怀抱女儿在衡阳县看守所(推特图片/公民小彪)

赵枫生妻子怀抱女儿在衡阳县看守所(推特图片/公民小彪)

湖南省衡阳市警方星期二威胁因网络言论近日被刑拘的异见人士赵枫生的租房房东,要将他妻子和十几个月大的幼儿赶出出租屋,引发网友痛斥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而衡阳市公安局一位警员表示不知情,但声称警察不会执法犯法。

据网友12月3日在网上透露,“衡阳当地警方给房东施压,逼迫她(全海燕)母女搬走!大冷天的逼一个女人带着十几个月大的孩子流落街头?”

记者星期三上午打电话给全海燕得到证实说,她的房东转告她,警察威胁要房东赶她们母女出去。而她生活困难,当地情况不熟悉,又带着一个11个月大的女儿,不知道如何是好,无处可去。

全海燕说:“公安打电话给我房东,要我房东跟我说这件事。他说公安局威胁说,如果你不搬的话就,他怕他自己出事嘛。我觉得他们这样做不太对呀,因为我带一个小孩嘛,要我搬出去,我怎麽找房子呀。我对这里都不是很熟悉,而且现在找房子比较难嘛。我现在肯定是暂时不能搬的。”

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维权人士吴淦,自赵枫生因11月底发表《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和《北伐檄文》,近日被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以来,一直为其生活陷入困境的妻女在网上募捐。吴淦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赵枫生是否有罪都跟他的妻女无关,而警察威胁其房东要求赶走无依无靠的母女俩人,简直是没有人性。

他说:“大冬天的,人家生活困难,还带着11个月大的小孩子,你这样是威胁房东逼迫她搬走,让她流落街头,那你,连畜牲都干不出来这种事,说难听一点。一个国家机构去干这样事,真是太恶心了。没法用形容词形容他们。”

还有网友评论说,不一定同意赵枫生表达的一些观点,但是坚决反对衡阳警察这种株连妇幼,不讲人道、毫无人性的做法。

记者电话联系衡阳市公安局,一位接电话的女警员说不了解情况,无法评论,但声称警察执法是不可能犯法的。记者希望从局长处了解情况,不过一直无法打通被告知的电话,而随后,记者开始打通的电话整个一下午再也无法接通。

另外,全海燕还表示,12月4日上午有3個警察到了她的租房,调查赵枫生的一些事情,包括询问他的社会关系、朋友、写那些文章的原因等等。整个过程大约半小时,警察做完笔录,让她签字后离开。全海燕说,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而她因认出其中一位警察,也没有要求出示手续。

1977年出生的赵枫生曾联合全国50多位农民发起成立中华全国农民协会,向民政部递交成立申请,也在北京发起成立青年农民工夜校项目,入选南方周末温暖中国活动。赵枫生发表大量关注农民和农民工生存问题的文章,2011年夏被北京警方驱赶出北京。赵枫生回老家后成立农民合作社,因资金问题关门,转入衡阳开三轮车谋生,常被城管驱赶。

11月28日上午,赵枫生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并抄走了家中的电脑。外界估计与他11月26日和27日在网上发表的两篇文章有关。29日,其家人收到了对赵枫生的刑事拘留通知书。12月2日,全海燕带着孩子在友人陪同下前往看守所,通过视频探望了被刑拘的赵枫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