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驾机叛逃者卢今锡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自己。
卢今锡:我叫卢今锡,这是个朝鲜名字。我1932年,1932年1月在北朝鲜出生。我的父亲从中学毕业以后为日本公司工作。他不是共产党员,他反对共产党。他也是一个基督徒,相信西方文明。所以我也成了一个反共人士,因为我是他儿子。

记者:在你的青少年时期,你就听美国之音?
卢今锡:1945年打败日本以后,美国之音从朝鲜开始广播,从首尔覆盖整个朝鲜,我们都可以听到,每个人每天晚上都听。
不需要短波,就是一般的收音机。
每天美国之音的节目都由军队的音乐开始,然后有新闻和其他节目,我每晚都听。我当时就在想,有一天能离开朝鲜就好了,这是第一目标。第二目标,到美国去。这象白日梦一样,但我就有这样的梦想。



记者:你不喜欢共产党,可是49年的时候你却成为了他们军队的一员。
卢今锡: 我进入了朝鲜海军学院,他们提供大学程度的教育。虽然我不是共产党员,但我仍然申请了,为的是获得教育机会。
卢今锡:海军学院要求我们刮胡子,但我们没有剃须刀,

记者:那怎么刮呢?
卢今锡:所以只能用指甲拔。

记者:一根一根拔?
卢今锡:是的。胡子拔过以后会长粗,后来就好拔一些。

记者:此时还有没有机会听美国之音?
卢今锡:没有,上了海军学院以后就没法听了。事实上他们将收音机固定在一个朝鲜自己的电台,你没有办法换台。
卢今锡: 一年以后,战争爆发了。

记者:你参加的是海军,后来怎么可以成为飞行员呢?
卢今锡:有一天来人了,他们给我们体检,准备招飞行员。我不知道到底招什么飞行员,但还是申请了,他们急需飞行员,当时朝鲜已经开始输掉战争了。然后我们到了中国的东北,在那里开始了飞行训练,所以我成了飞行员。

记者:成为飞行员以后,你多次参加了对美国的空战,但从来没有打下过飞机。你是有意这么做的?
卢今锡:我总是远距离射击,我知道不可能打中。你知道,要打中目标必须离得很近。
卢今锡:我自己也经常遭到攻击,几次差点搭上性命。我勉强幸存了下来。

记者:你们米格15战斗机的主要对手是美国的F86佩刀,你参战的经历是什么样的?对两种飞机都有什么评价?
卢今锡:参加空战的时候,你要非常小心。每一种飞机都有长有短。比如,米格比F86飞得高。你飞得高,F86就到不了,你就是安全的,可以返回。
在低空的时候,F86性能更好,它的自动控制系统也好一些。
另外,F86上安装的机关炮射击速度非常快,比米格上的机关炮快。所以米格并不适合空战,而适合于拦截轰炸机,那些大家伙。

记者:你最终找到了驾机逃离朝鲜的机会。
卢今锡:那是1953年9月21号。我起飞以后先到了中国边境,然后调头,穿过朝鲜首都平壤,然后继续向南。我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里,我知道清浦机场跑道的方位。
卢今锡:高速的情况下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

记者:那10分钟内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卢今锡:这事情很难做。当我掉头的时候,我觉得可能有生命危险。
他们可能开火,非常危险,我做好了死的准备。这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事情。
幸运的是,什么也没发生。
为什么?美国人关掉了雷达。

记者:降落以后他们有没有给你带上手铐?
卢今锡:没有,他们知道我不是敌人。

记者:你来到韩国以后才知道美国政府为驾机逃离者准备了10万美元奖金。
卢今锡:我逃跑的时候并不知道,后来他们跟我说到奖金的事情,我说什么奖金?知道以后我觉得很好。

记者:如果早知道有奖金,你逃离的时间会不会提前?
卢今锡:不会,没人真的为钱叛逃。为什么?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钱的价值,而且你也不知道他们真的给钱还是假的。再有,你不会为了那些可疑的钱去冒生命危险。

记者:你的奖金要不要交税?
卢今锡:不用,不用交税。他们没有直接给我钱,而是存进了银行,给我建立了一个信托账户,所以我还可以获得投资收益,这么做很好。此后,我每个月领取津贴。
数量与一个普通人的月收入差不多。
够我买一辆车,我需要车出行。我买了一辆雪佛兰,全新的1955年款式。

记者:从你妈妈来华盛顿跟你团聚的照片上可以看到美国之音的记者还去了机场,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卢今锡:她以移民的身份来美国,那是1957年。美国之音记者和国会议员去了机场。
卢今锡:刚来的时候,我曾经为美国之音工作过几个月,我的节目叫“自由日记”,每周播出一次。

记者:你来美国以后有没有继续听美国之音?
卢今锡: 没有。我不知道怎么收听,也没有时间。我到这个国家来了以后,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学英语,不是听美国之音。

记者:念完工程的学位以后,你都为哪些公司工作过?
卢今锡:杜邦,通用汽车,波音,通用动力,通用电气,联合技术,洛克西德马丁,格鲁曼,等等。
为这些高工资的国防工业工作能挣更多钱,然后我又投资,所以成了一个富人。

记者:你1962年称为美国公民,这个过程好像不是特别顺利。
卢今锡:因为我从一个共产主义国家来,我曾经是党员,所以背景调查特别严格。我申请公民以后等了很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我需要公民资格,这样才能去工资高的国防工业工作。最后我只好聘请了一位移民律师,西雅图非常有名的律师。

记者:自掏腰包?
卢今锡:当然,没人替我付。我付的价钱相当于今天的5千美元。一个月内他就加快了申请的过程,然后我就成了美国公民。这样才能到工资高的国防工业工作,存下了更多的钱,然后投资,这样就成了个富人。

记者:你现在有多富?
卢今锡:至少是百万富翁。

记者:你的家在戴顿海滩已经差不多30年,有多少年在教书?
卢今锡:17年。我在安柏瑞德航空大学教书。学校规模不大,你必须教至少10门课,所以我自己也基本上成了一个学生,教书的同时也学习。

记者:你还喜欢吃泡菜吗?
卢今锡:吃得不多。如果有就吃点,但没有经常吃。

记者:牛排呢?
卢今锡:哦,我吃很多牛排。

卢今锡:我点一份肉眼牛排。
Waitress:要多熟?
卢今锡:中等熟。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