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走进美国:非法入境散工在美国打工与生活


美国境内目前有超过1千1百万的非法移民,其中有些人做散工谋生,成了一般美国家庭雇工的劳动力来源。散工劳务中心是一种非营利性质的机构,他们义务帮散工中介工作,保护这些散工的权益。

11年没回过家的塞迪略与7年没回过家的塞托

美国维吉尼亚州森特维尔市(Centreville)的散工劳务中心里,来自中美洲危地马拉的佩德罗·塞迪略和菲力克斯·塞托正等着他们今天的雇主到来,今年34岁的塞托来美国打工已经7年,只听得懂简单的英文。

塞托:我的大部分危地马拉同乡们来到这里是因为我们要赚钱养家,负担食物,衣服,孩子的教育等开销,也就是一个家庭的生活所需。

7年来塞托没有离开过美国,只能借助网络社群媒体得知家中近况,在他危地马拉的家中,还有父母,妻子,与两个孩子在等他。

塞托:我打算要回去,因为我每天都想念家人,我已经有7年没有见到他们了,一直都想他们。

44岁的佩德罗·塞迪略的情形与塞托相似,他抛下妻子与孩子来美国打工11年,每个月寄钱回家,但期间未曾回去探望过。

塞迪略:危地马拉的经济情况不好,是贫穷的国家,因此我们想帮助自己家中经济,让小孩能够受教育,我所有的家人都在危地马拉。

塞迪略与塞托的雇主奥斯丁·阿科切拉准时来到散工劳务中心,这份工作是劳务中心义务帮忙介绍的,阿科切拉与塞迪略及塞托用简单的英文交谈寒暄,完成劳务中心的交接手续后,就将两人带上自己的车,朝着今天工作的目的地出发。

散工劳务中心 为散工争取合理工资

在美国雇用像是塞迪略与塞托这样的散工,大多是在大街上进行,雇主开车到现场挑选散工载走,由于大部分散工都是非法移民,经常受到雇主剥削。劳务中心的出现,部分改善了这个情形,莫莉·圣地亚哥是森特维尔市散工劳务中心的主任。

圣地亚哥:在美国值得担忧的一个现象就是有很多的新移民,而新移民将工资水平向下拉因为他们的工资比一般低很多,也因为他们是移民,他们很容易被剥削,我们中心的目的就是要避免这种情形发生。这里介绍出去的散工至少能拿到一小时12美元的工资。

森特维尔市散工中心的经费来自各界捐款,除了为散工们争取合理工资之外,中心还提供免费的课程,英文课帮助提升散工们与雇主之间的沟通。而装修课程教导散工们修理墙面与水管,提高散工的谋生技能。授课的老师像是纳乔·阿尔瓦雷斯,都是义务教学。

阿尔瓦雷斯:今天我教的课程是如何安装干墙板,如何填补墙缝以及准备工作。

散工中心将雇主及散工资料建档,帮忙散工议定合理工资,并根据雇主的需求,将工作分配给特定技能的散工。

塞托:我过去在街上等工作机会,问题是当雇主来了,大家一拥而上跟着车子跑来抢工作,你必须跑在前面才有机会,要不就没工作。

圣地亚哥:我们不查验散工的身份文件,但是我们会让雇主知道如果他们要聘请散工当全职工,那将是雇主的责任。

600美元以下小额雇佣 雇主不需报税

根据美国税法,每年工资在600美元以下的小额雇佣,雇主不需要报税。美国的移民法属于联邦层级,大多数州郡或地方警察以打击犯罪为主,所以非法移民打工被地方警察取缔的情形并不常见。

阿科切拉将塞迪略与塞托载到了自己的住家,他需要两名散工帮忙清理住家前院及后院的落叶,已经退休的阿科切拉无法胜任粗重的工作,他在每年不同时节,会雇用散工帮忙。

阿科切拉:他们来我家,帮忙做些房屋周边简单的清理工作,只要工资不达到报税的标准,我完全没有问题。我不知道我雇的散工是不是非法移民,也不会特别关心这个问题。

阿科切拉愿意付15美元一小时的工资,而如果工时只需要两小时,他会付给每人50美元的最低日薪,因为他们今天已无法再接到其他的工作。

阿科切拉:我的祖父母在一百多年前来到这个国家工作,现在我想要支持这些移民,他们基于与我祖父母在一百多年前相同的原因来到这里,所以我很高兴雇用他们。

然而塞迪略与塞托曾经遇到过的雇主,并不是每位都这样。

塞托:你不能信任中心以外的雇主,有些坏雇主把你带走,他们可能跟你说付12美元一小时,但是后来只付8美元一小时,你能找谁帮忙呢?他们知道你需要工作,也知道你在这个国家不享有任何权利。

塞迪略:有些雇主把你带去工作却不付钱,我不会再帮他们做工,我找不到任何帮助。

萨尔瓦多·萨缅托是全国散工组织网华盛顿办公室的代表,他表示,即使是非法移民,在工作上一样受美国法律的保护。

萨缅托:在美国,克扣工资是一个重要问题,而散工面临这样的问题尤其严重。法律非常明确,宪法保障所有的工作者不论他们是否是非法入境,也不论他们是移民还是公民。

非法移民缴州税与地方税 成为地方重要财政来源

根据美国税收与经济政策研究所 (Institute on Taxation and Economic Policy)的研究显示,美国非法移民总计在2012年缴交了近120亿的州税与地方税,对地方税收有很大的帮助。但是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估计,美国移民每年却汇出5百亿美元到世界各地,世界银行估计的汇出金额更高达1千亿,而中美洲国家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

塞迪略:如果每天都有工作,我一个月可赚1500 到2000美元,我付房租,电话费,然后寄钱回家,工作多的时候我每个月汇800到1000美元,其它时候就大约汇600到700美元。

塞迪略的家离散工中心不远,每次做完工,在雇主将他送回中心后,他就步行回家。塞迪略与其他两个同乡合租了一幢3居室的连排别墅,他居住在其中一个居室,谈到来美国这些年的生活,他这样说:

塞迪略:生活上有许多困难的地方,因为我们即使做完工后已经疲惫不堪还得给自己做饭,我们必须尽可能节省,好好利用每一分赚来的钱。

萨缅托:一个普遍的现象是当移民来到美国后,他们会发现这个解决方式并不容易。这不是到了美国就能赚到钱,有很多移民辛苦工作了10几20年后,发现自己陷入了贫穷循环而无法前进。

但是劳务中心的出现,至少让这些散工在疲累的生活中,增添了些许的舒适。

塞托:感谢上帝让我来到这个国家,虽然来的过程吃了不少苦,要穿越沙漠,我还是很感谢来到这里,也感谢这些人开办了这个中心,这对我们很重要。

塞迪略与塞托都有一个相同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赚够钱回家团圆,至少在美国移民法修法以前,这个计划不会改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