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印度反恐要看中国脸色


在一份权威机构2015年度全球恐怖主义活动指数报告中,印度的恐怖主义活动排第6位,仅低于伊拉克、阿富汗、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叙利亚五国。(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5年11月25日)

在一份权威机构2015年度全球恐怖主义活动指数报告中,印度的恐怖主义活动排第6位,仅低于伊拉克、阿富汗、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叙利亚五国。(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5年11月25日)

4月中旬,印度国防部长帕利卡尔(Manohar Parrikar)和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Ajit Doval)相继访问中国。印度驻中国使馆的官员对外声称,这些访问“旨在强化两国防务关系,增进中印高层互访的机制化”。然而,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印度军事和国家安全要员的访华,意在解决印度国内反恐所遇到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都不得不建立在改善与中国关系的基础上。

根据澳大利亚智库经济与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颁布的2015年度全球恐怖主义活动指数报告,印度的恐怖主义活动活跃程度,在全世界162个被调查国家当中,排在第6位,仅低于恐怖活动猖獗的伊拉克、阿富汗、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叙利亚五国。而且,印度的恐怖主义活动还长期居高不下,从2000年到2014年的15年间,印度14次出现在这份榜单的前十名中,是上榜前十名次数最多的国家。

印度政府曾将国内国外180多个组织定义为“恐怖组织”,并按照这些组织的性质,将其分为四大类:1,与民族主义分裂运动相关的组织,例如,曾经的泰米尔民族组织和现在仍然活跃于印东北的阿萨姆独立运动组织;2,与宗教冲突相关的组织,主要是印度北部与巴基斯坦接壤地区以及克什米尔的伊斯兰教恐怖组织;3,左派极端份子的武装,主要是印度东南部的印共(毛派)部队 —— 人民解放游击军,他们是连续几年制造印度境内恐怖袭击事件最多的组织;4,贩毒组织,也是以印巴边境地区为主。

今年1月2日,6名武装分子袭击了靠近巴基斯坦边界的一个印度空军基地,造成3名印度安保人员死亡。印度官方称,这起恐怖袭击事件是一个名叫“穆罕默德军”(Jaish-e-Mohammed,也称“虔诚军”)的组织所为,这个组织长期活跃于印巴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曾经策划或参与过2001年印度国会大楼袭击事件,以及2008年的孟买恐怖袭击事件。印度政府指责该组织得到巴基斯坦的支持,但巴基斯坦对此予以了否认。

4月初,印度政府请求联合国安理会将“穆罕默德军”创始人及头目阿马苏德·阿兹哈尔(Maulana Masood Azhar)列入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相关的恐怖分子行列中,并谴责巴基斯坦对这个组织骨干份子的包庇行为。但是,这项请求被中国一票否决(中方称为“搁置”),而且,这已经是中国第二次在这一议案上投了反对票。

这件事在印度国内引发了极大的愤慨,印度的媒体纷纷发表署名文章,指责中国政府为了不得罪巴基斯坦,不惜纵容“恐怖分子”。印度政府有关部门表示,正在考虑将中国在印度投资的公司从“快速批准”的名单中去除。印度于去年11月开始,给予了中国公司加快审批的特权,包括华为、小米等中国企业都在这一特权下获得了批准。

印度《经济时报》(The Economic Times)援引一名印政府高级官员的话说:“印度希望向中国公司敞开大门,换取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就印巴问题持更加中立的立场。”他说:“我们原本希望,作为回应,中国能够在安全问题上同印度合作,联手推动对巴基斯坦资助的恐怖行动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但是,我们得到的却恰恰相反,中国支持了巴基斯坦,否决了制裁,庇护恐怖主义在其土壤继续滋生。”

与此同时,印度在联合国的常驻代表艾克巴魯丁(Syed Akbaruddin)在联合国强烈批评了安理会的表决制度。印度外务部长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在4月18日举行的俄印中(RIC)三国外长会议期间,当面向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提出了质问,并在随后的大会发言中,暗指中国在国际反恐问题上采取了“双重标准”。

斯瓦拉吉在发言中指出:“印度认为,对于全球安全问题来说,最主要的挑战仍然是来自国际恐怖主义的。俄印中必须带领国际社会一道,与联合国一起,联手打击恐怖主义”,她说,“我们不能失败。如果我们继续在对待恐怖主义的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将不仅对我们自己的国家,而且对国际社会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在重要建筑物前荷枪值勤的印度军人。(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5年11月25日)

在重要建筑物前荷枪值勤的印度军人。(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5年11月25日)

也有印度专家认为,印度政府在对待恐怖份子的提案中,应该将“制裁恐怖分子”与谴责巴基斯坦区别开来。印度国防专家萨兰(Samir Saran)对媒体表示,中国根本不会支持谴责巴基斯坦的任何提案,下一次在安理会上提交议案时,印度应该谨慎区别开这两个话题,“相比于谴责巴基斯坦,中国或许会更愿意制裁阿兹哈尔这样的人物。”

印度政府似乎也意识到,强硬的措辞或许很难改变中国的立场。观察家们认为,国防部长帕利卡尔和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的相继访华,表示出印度政府仍然希望与中国进行沟通。印度安全部门人士曾经认为,在印度政府归纳的四类恐怖组织中,印度东北的阿萨姆独立运动组织和印共(毛派)都可能得到过中国的秘密支持。这一说法曾经遭到中国的坚决否认。这些安全专家表示,在反恐问题上,尽量与中国合作,总要好过双方闹僵。

印度《经济时报》报道,印度负责反恐的主要机构 —— 国家调查局(National Investigation Agency,NIA)于4月16日向中国有关方面致函,要求中国协助调查伊斯兰国(IS)在印度招募的恐怖分子马吉德(Areeb Majeed)的涉恐证据。马吉德曾前往叙利亚,并为伊斯兰国的部队效力,他已于2014年12月被印度警方逮捕。据印度国家调查局发言人表示,马吉德和他的同伙涉嫌策划在印度进行恐怖活动,而他们在策划过程中,一直以中国社交软件 —— 微信 —— 作为主要联络手段。印方希望中国官方与微信的母公司腾讯协调,将马吉德等人的在线会话记录交予印度安全部门。

在俄中印外长会议之后,印度外务部发言人维卡斯·史瓦卢普(Vikas Swarup)对媒体表示:“外务部长斯瓦拉吉强调,中国和印度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双方应该合作应对这一挑战。双方也在会上同意,将就阿兹哈尔这一问题继续保持联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