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生态学家呼吁建立经济新秩序


生态愈来愈演变成经济问题。减少排放需要花多少钱,建设保温防漏密封型大楼能省多少钱等,都涉及经济。在印尼巴厘岛出席环境高峰会议的分析人士认为,人类必须经历一场类似工业革命那样规模的经济革命,才能拯救地球。

这是一部小型机器所发出的绿色经济的声响。

努鲁设计(Nuru Design)公司的萨米尔·哈吉(Sameer Hajee)说:“这是世界上第一台供销售的脚踏式发电机,能将人力转化为可以使用的电力。它目前能为我们便携式照明灯再次充电,还能为手机充电。”

努鲁公司在卢旺达、印度和肯尼亚有一万客户。脚踏式发电机需要80名脚踏工人轮换为所在社区的照明灯或手机充电。

今年年底,努鲁公司计划将客户数量增加9倍。这并不是慈善施舍,而是一项可行的商业活动,为使不上电的民众提供电力服务。

哈吉说:“关键是市场是如此巨大。使不上电的人有20亿。所以说,如果你能向他们提供这项技术,利润潜力就非常巨大。”

联合国环境计划特别顾问、经济学家帕文·苏德赫夫(Pahvan Sukdhev)解释说,努鲁设计公司所从事的商业活动代表着“绿色经济”的未来。

苏德赫夫说:“这其实是一个新的范例,很多方面刚开始显现效力。你所看到的是从一个正发生严重问题的经济模式中蜕变出来的新形经济,那种以重型、工业化、雄心膨胀、生产过剩、消费过度为特色经济模式已经过时了,因为这种模式实际上会彻底摧毁我们未来的生存希望。绿色经济就是能避免这一切的替代经济。”

苏德赫夫说,绿色经济能帮助经济增长。国际劳工组织估计,可再生能源如果能占全世界能源生产的30%,就能创造多达两千万份新的就业。

中国的阿拉善生态协会(Society of Entrepreneurs & Ecology)拥有130名倡导绿色经济原则的企业家会员。这个协会的原则就是兴建节能型高层建筑。他们的另一个倡议是用生长速度快的竹子制做生态型地板。

阿拉善生态协会的杨鹏说,中国商人正在开始转变对绿色经济的态度。

杨鹏说:“他们大多数都在努力遵守环境规定。但是,在金字塔的顶端,有少数中国企业家认为,发展绿色产业,不光是满足环境要求,也不仅仅是负责任的行为方式,而是确保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唯一途经。这个群体正在扩大。”

旺加里·马塔伊(Wangari Maathai)是肯尼亚人,2004年因对绿色带运动(Green Belt)的贡献而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绿色带组织开展植树活动,保护环境。她说,大自然提供的物质与服务,比如清洁空气、雨水和肥沃的土壤,不应被认为是当然的存在。她表示,她领导的绿色带非盈利组织已经对经济产生了影响,值得肯定。

马塔伊说:“我们所保护的土壤,保护森林所保留下来的生物多样化,以及我们所缩短的降雨周期,对农业带来的好处,我肯定价值都有数百万美元。我认为,这是我们未来需要做的工作:为环境对我们提供的一切支付环境服务费用,为环境服务工作人员支付工资。最终,我们会不得不请他们替我们大家提供环境服务的帮助。”

人类社会为大自然向我们免费提供的服务而支付费用,是一个目标。国际社会去年12月在哥本哈根朝这个目标迈出了第一步。这就是“减少森林砍伐和退化产生的排放”(reducing emissions from deforestation and degradation)计划,用付钱的方式鼓励当地人保护森林。

苏德赫夫说,这显示世界正慢慢迈向绿色经济。

他说:“我是个乐观的人。我认为,如果你感到悲观,那只能是无所作为的借口。人们已经准备迎接绿色经济了,问题是,这里存在着既得利益。”

苏德赫夫说,世界要求的改变,规模不亚于一场工业革命,而且紧迫感更加强烈,原因就是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这要求强烈的政治决心,国际社会还没有展示出这种决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