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内蒙牧民骑马和骆驼抗议汉人暴力攻击


12月17日,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牧民骑马和骆驼到旗政府前抗议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提供)

12月17日,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牧民骑马和骆驼到旗政府前抗议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提供)

12月17日,内蒙古发生牧民骑马和骆驼抗议地方政府对一起汉人暴力攻击事件处理不力。根据人权组织和专家的报道分析,这起事件不仅反映了蒙汉民族矛盾、土地利益纠纷,如果追根朔源,还反映了专制的蛮横和文革的伤疤。这起事件的暴力特征,显示地方势力争夺利益已不惜使用恐怖手段。

牧民要求严惩暴力制造者

总部在纽约的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17日说,当地时间2015年12月17日下午3点,近百名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牧民骑着马和骆驼到旗政府门前,抗议旗政府对11天前发生的蒙面汉人袭击该旗检查站暴力事件处理不力,要求旗政府迅速采取行动,惩罚肇事者。

12月17日,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牧民骑马和骆驼到旗政府前抗议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提供)

12月17日,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牧民骑马和骆驼到旗政府前抗议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提供)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主任恩赫巴图告诉美国之音,暴力事件发生在12月6日凌晨3点,来自临近甘肃省的100多名蒙面暴徒,冲进检查站,切断电源,捣毁设施,13名工作人员遭殴打受伤。

恩和巴图说:“直到12月10日当地警方才宣布,逮捕了10名嫌犯。但是,额济纳旗政府并没有解决这一问题,而且处理缓慢。南蒙古牧民要求政府快速采取行动,惩罚那些对社区检查站进行打砸抢的人。”

官媒指暴力事件因地方政府争地

《环球时报》12月7日的报道详细描述暴徒的恐怖手段:“向值守人员喷洒辣椒水,将值守人员用布袋套头、棍棒殴打恐吓,袭击团伙扬言‘不听话就往死打’,殴打后将 值守人员全部捆绑丢弃在寒冷的戈壁滩上(时温零下20摄氏度);该报道还在标题上点出暴力事件“或因两地方政府争地”所致。

12月17日,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牧民骑马和骆驼到旗政府前抗议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提供)

12月17日,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牧民骑马和骆驼到旗政府前抗议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提供)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说,“牧民抱怨在过去几十年来甘肃省汉人多次袭击额济纳旗牧民社区,抢占他们的草场,破会他们的财产,并殴打和侮辱当地蒙古牧民。额济纳旗和阿拉善盟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来保障蒙古牧民的合法权益。”

恩赫巴图说,当地汉人与牧民的土地纠纷有历史根源,可以追朔到上世纪50年代,中央政府建立酒泉军事基地,他说,“这一军事基地占据了大片草原,牧民被驱离他们的土地,与此同时,汉人大规模入住,不仅军事人员,还有维护基地的人员,来开垦农地的农民,移民,越来越多的汉人进来,越来越多的牧民被驱赶,冲突就升高了。”

毛周一句话就划为国防禁区

曾经在文革年代担任《内蒙古日报》记者的程惕洁证实了这一点。他就这起暴力事件撰写的文章指出,额济纳旗和中国航天部的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基本是同一个地方”,这个国防基地所占的是“水源最好,风景最美的土地”。这两万多平方公里土地,当年“被毛泽东、周恩来一句话,就划为国防禁区,属于当时国家最绝密的重点军事工程,跟内蒙古自治区最高领导乌兰夫,连个招呼也没打。”因此,乌兰夫“一直拒绝去那里视察”。

恩赫巴图说,“这一地区原来是蒙古牧区,后来划归甘肃省,土地纠纷就是从那时以来开始的,已经有数十年了。”

12月17日,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牧民骑马和骆驼到旗政府前抗议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提供)

12月17日,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牧民骑马和骆驼到旗政府前抗议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提供)

文革中内蒙遭强制肢解

曾经到该地区实地采访过的程惕洁说,土地纠纷源于文革中,执行毛左路线的革委会主任滕海清制造骇人听闻的“内人党”事件(新内蒙古人民革命党),致数万干部、知识分子死亡。“毛周发现离谱,下令纠正”;但随后的“批滕运动”又使内蒙古陷入无政府状态,毛周遂多次下令“对内蒙全面军事管制,同时强制肢解内蒙,把东部三盟分别划归黑龙江、吉林和辽宁,把西部三旗分别划归甘肃和宁夏。其中的额济纳旗,就划给了甘肃省的酒泉地区。”

程惕洁说,改革开放后,邓、胡、赵新中央拨乱反正,又恢复了内蒙古的原来版图,额济纳旗重新回到内蒙古的巴彦淖尔盟,“但两个省区在行政交接的同时,并没有明确划定新开垦耕地的归属权,在两省和两个旗县之间,遗留了几十公里模棱两可的边界。”

资源争夺更触动神经

而最近发生的冲突,就在这个边界模糊地区。冲突的原因除农地归属问题,还有成吉思汗陵旅游资源,以及正在勘探的有色金属矿产资源等等。程惕洁说:“资源争夺,可能比单纯的农牧矛盾更触动人们的神经。”

恩赫巴图说,“这不是第一次,过去也发生过,但这次规模大,很可能是另一边地方政府组织的,而受到最大伤害的是蒙古牧民,他们失去了土地,牧场被毁。”据恩赫巴图介绍,这家检查站就是内蒙方面的地方政府为防范甘肃方面抢夺土地而设,已经有多年。

地方政府或在幕后撑腰

程惕洁也有同样的分析:“据有限的新闻资料看,这场冲突的幕后双方,是分属不同省区(甘肃省和内蒙古)的两个旗县级地方政府,估计背后,应该还有地市级(甚至省区级)领导人在挺腰,否则不可能动用如此众多蒙面打手,也不可能造成如此规模的破坏伤害,更难引起范围如此广大的媒体轰动。“

程惕洁指出,12月6日发生打砸抢事件由官方的《环球时报》首先爆出颇不寻常,“这次的即时报道不但快,而且记者的态度明显同情弱者内蒙古一方,看来未必经过检查官审批,公文旅行速度没有那么快。如果我的猜测属实,则下一步的调查处理,有可能会出现戏剧性变化。”

他认为:“如果中央最终判定甘肃省不对,那有可能促使事态朝良性方向发展。” 但如果中央偏袒甘肃方面的暴力攻击者,将“会鼓励其它临近省区的汉族农民,继续利用无赖手段,进一步蚕食内蒙古的牧区草场,不但剥夺牧民的生存手段,也加重那里的生态和环境危机。”

相关视频:VOA连线:中国内蒙古发生牧民抗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