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互联网最不自由的国家如何打造网络命运共同体


美国国务卿克里(左二)在北京与中国互联网博主举行座谈会,讨论互联网自由、中国与邻国的领土争端以及人权等议题。(2014年2月15日)

美国国务卿克里(左二)在北京与中国互联网博主举行座谈会,讨论互联网自由、中国与邻国的领土争端以及人权等议题。(2014年2月15日)

由中国政府主办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于12月16日至18日在浙江乌镇举行,会议的主题是“互联互通、共享共治,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分析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借机将自己的“治网之道”推销给世界。

规模更大的世界互联网大会


据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网《中国网信网》报道,本届互联网大会将有2000多名嘉宾出席,中外嘉宾比例各占50%,其中有八位外国领导人和近50位外国部长级官员,包括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哈萨克斯坦总理马西莫夫、吉尔吉斯斯坦总理萨里耶夫、塔吉克斯坦总理拉苏尔佐达等。

报道称,与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相比,本届大会有规模更大、代表更广泛、内容更丰富和会议更智慧这“四大特点”,“无一不代表着这一年多来互联网在中国全方位发展中的作用和地位……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我国举办并永驻我国,体现了在互联网领域世界各国对我国已取得成绩的普遍认可和肯定。”

世界互联网大会是有“中国互联网沙皇”(China Internet Czar)之称的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一手打造的产物,由国家网信办和浙江省政府共同主办,首届大会去年11月在乌镇举行。

中国的治网之道:既要自由也要秩序

鲁炜12月9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情况。他表示,中国的治网之道其最根本的就是坚持依法治网。他强调,“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网络空间与现实社会是一样的,我们既要自由也要秩序。”他承认,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政府的确加大了对网络空间的治理,包括“集中整治网络谣言、打击网络犯罪、打击网络色情。”

华尔街日报12月9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称,即将在乌镇举行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就是北京把鲁炜所讲的这种“治网之道”推销给世界所做努力的一部分。长期以来,北京一直希望世界、特别是西方国家接受其所提出的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一样,管控网络是一个国家主权的一部分。鲁炜表示,管理网络的做法是中国从西方发达国家学来的,“而且还学得不够”。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对互联网内容是没有管理的。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传播与信息学院教授郝晓鸣表示,虽然各国对互联网都有所管理,但管控互联网的权力在中国被滥用。他说:“一些在我们理解是正常的、属于言论自由范畴的比如对政府的正常批评都被封闭,包括一些敏感词汇。这远远超出了(管理的范畴),与互联网本身的理念—觉得这是一个更加宽松、更加宽容、而且是包容的、有各种声音的媒体(相违背)。”

鲁炜:中国没有网络审查

但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矢口否认中国政府对互联网上的内容进行“内容审查”。他在回答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的提问时说,“中国有400万家网站,有将近7亿网民,有12亿手机用户,有6亿的微信和微博用户,每天产生的信息是300亿条。任何一个国家和组织,都不可能对这300亿条的信息进行审查。”他还表示,不能说有管理就不自由了。“如果我们真的有‘内容审查’的话,我们网民的增长速度,那些低头一族对网络的依赖怎么还会有增无减?”

总部在美国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10月份刚刚发布的2015年度全球网络自由度报告显示,中国的网络自由度在被调查的65个国家中排名垫底。该报告根据上网障碍、内容限制和侵犯用户权利三个方面给这65个国家打分,中国得分88分(0分最好,100分最差),网络自由度最差,甚至低于伊朗、叙利亚、古巴和越南。

“中国搞这个会是很滑稽的(笑),”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郝晓鸣说,“中国现在想当世界互联网的老大有点太可笑了。”

把屏蔽“不友好”网站进行到底

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对美国之音表示,习近平出席此次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目的就是向世界阐明中国的互联网政策,就是既有开放也要强调管理。他说:“习近平的讲话很可能会一方面宣布中国的互联网比如网购和电商会吸引国际上的大公司,但更多的会阐述中国为什么要实行网络管理。”

鲁炜在回答为什么一些境外网站遭到屏蔽时说,“我没有办法改变你,但我有权利选择朋友,我们确实不欢迎那些挣中国钱、占中国市场,还污蔑中国的人,就像每个家庭都不欢迎不友好的人到家里做客一样。”

鲁炜没有具体说明哪些人或企业既挣中国钱、占中国市场,还污蔑中国。但从受邀参加此次互联网大会的外国企业名单来看,世界最知名的互联网巨头比如谷歌、Facebook、Twitter均不在出席者之列。

本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提出的口号是“互联互通、共享共治”,但很难想象一个网络最不自由的国家如何与其它国家共治互联网。

“西方国家、或者说民主国家肯定不会接受中国所制定的互联网规则,也就是在我的地盘里,我要按我的利益管理互联网,”何亮亮说,“他们可能也知道这一套不可能在国际上广泛推行,但他们可能也不在乎,因为谁都知道中国有网络防火墙。”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