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科技脉动:网络投票是否可行?


爱波斯坦担忧网络投票的安全性

爱波斯坦担忧网络投票的安全性

在像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人民拥有选举的权利。不过许多居住在偏远地区或国外的美国公民,以及因各种原因而行动不便的人,无法亲自到投票站,这时如何能让他们履行公民权利,同时保障选举公正性,十分重要。在今天的《科技脉动》当中,将探讨新科技是否能让这样的投票成真。

在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举办的“网络认证座谈会”当中,与会者探讨了“网络投票”的可行性。

出席座谈会的斯坦福研究院(SRI International)资深电脑科学家杰里米.爱波斯坦(Jeremy Epstei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对于全面实施网络投票,持保留态度:“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可能的让尽量多的人都能拿到空白选票,不管他们是在美国的家中,或是在国外。我不认为每个人都应该经由网络传送选票。传送选票是一件充满危险的事情,有很多坏事发生的机会,如现代高科技版本的灌票、少计算选票等等。就送回选票这部分而言,网络投票是个坏主意。”

爱波斯坦说,从有选举制度开始,意图影响或破坏选举的人从来就没有少过。而就算无心的失误,也会导致选举结果错误。在美国的地方选举,或是如2008年总统大选民主党的党内初选中,都使用过网络投票,但到了正式的选举投票日,依照的还是传统方式。

*网络投票难防选举舞弊*

爱波斯坦指出,网络投票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到政府指定的投票机,一种是从自己家中电脑投票。前者成本高,而且其实跟到投票站投下纸印选票,基本上没什么两样。

而第二种方式的风险十分大,因为家中个人电脑可能中毒、被安装了恶意软件,或是被黑客入侵,不够安全。并且整个程序当中可能出错的环节很多,如选民传送选票的网站可能不是真的、收到的空白选票其实是假的,或电子选票在传送途中遭到拦截,甚至选票在送出之后却遭到窜改。

佛拉教授认为还需纸张副本作证

佛拉教授认为还需纸张副本作证

乔治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副教授普维.佛拉(Poorvi Vora)认为,电子选票还有另外一个缺点。她举例说,如果有一个人将票投给鲍勃,但选票送出之后,却发生下面的情形:“这个选民说,当系统记录下我的投票之后,我想回头查看,却发现系统记录我投给爱丽斯。这个选民知道有选举舞弊情事发生,但他却无法证明,因为他和机器之间没有留下实际证据,来证明他并非投给爱丽斯。这就是为什么需要纸张记录。纸张记录让你可以回头去复核。”

佛拉教授认为,如果还是要留下纸张记录,其实就与现行的纸印选票,没有太大差别了。

爱波斯坦说,由于网络投票的高风险,现行的缺席投票(Absentee Ballot)是将实体选票寄到选民手中。

他向美国之音分析两种方式的优劣:他说:“现今的通讯投票有某些合理的安全防护,例如比对签名字迹,同时通讯投票也只会遇到‘零散攻击’(Retail Attack),顾名思义就是说,若想要偷窃100张选票,你必须要真的去偷100张纸,并且邮寄出100张纸,才能窜改100张选票。但在网络上的攻击,一起软件攻击就可以影响数百万张选票,而不是个人。我们称之为‘全盘攻击’(Wholesale Attack),所以风险高很多。因此,我认为现行的邮寄纸印选票,是个好的解决办法。虽然并非面面俱到,但它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

*仍需持续发展网络传输技术*

不过爱波斯坦也认为,不需要完全放弃发展网络投票的技术,因为这项技术也会带来许多额外的好处。他对美国之音说:“改善投票技术,对于整体经济有广泛的好处。因为当我们看到那些关于稳定性、安全性的问题,我们并不是只改善了投票体系,它也可以影响我们如何处理医疗记录,如何处理人口普查等。长期来讲,许多的活动都可以因此改善。另一个例子是电力系统,它非常依赖其实并不够安全的软件。在投票系统上的进步,将可以直接应用到这些方面。”

虽然听起来,至少在现阶段网络投票并不可行,但爱波斯坦说其实现在已经有一种非常安全的远距离资料传输系统,那就是赌场当中所用的赌博机器。由于动辄攸关几百、几千万美元的金钱,所以赌博机的安全防护设计的非常严密。

不过,如果将投票站设在赌场当中,恐怕选民投的不只是那神圣的一票,还会损失许多白花花的钞票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