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关塔纳摩过来人劝诫年轻人迷途知返


伊斯兰激进主义是很多国家的安全大患。但年轻人为什么会受其迷惑?这是法国面临的一大问题。当局估计,有将近1500人离开法国到中东参加了圣战组织,这是西欧各国人数最多的。曾被关押在古巴关塔纳摩湾的穆拉德·本切拉利也许不能解答所有疑惑,但他正在奔走呼吁,争取在为时已晚之前,让那些年轻人迷途知返。

穆拉德·本切拉利警告人们当心伊斯兰激进主义的危险。按照当初的人生计划,这本不是他现在要做的事。14年前,他曾有份工作,还有未婚妻。随后,他去了阿富汗,生活从此翻转。

他说,他的哥哥哄骗他是去度假。可他却踏进了基地组织的训练营,几个月后,又成了囚犯,关在古巴关塔纳摩湾的美国羁留营里。

如今,本切拉利回到了家乡韦尼雪,这是法国中部城市里昂一个并不安宁的郊区。他把自己的经历讲述给青少年们,好让他们在投奔中东圣战组织之前三思而后行。

这位前关塔纳摩囚犯说:“人们找不到所有的解答,因为每个人的故事都是独特的。可我能帮助他们找到某些答案。”

中东和北非事务分析师曼苏里亚·默克菲说,法国当局也在寻找答案。

她说:“今天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些年轻人要离开法国?而且首先要问,究竟法国哪里没有做好,使得年轻人想出国参加圣战?”

法国各地都在问同样的问题,在韦尼雪这样的地方尤其如此。当地青年人失业率居高不下,毒品贩子出没街头。本切拉利就是在这里长大的,他的哥哥也是在这里变成了伊斯兰激进分子。

本切拉利说,他上了哥哥的当,为此付出了代价。他在关塔纳摩被关押了30个月,然后被移送给法国当局羁押。他写了本书,描述了自己的经历,书名是《通向地狱之旅》(A Journey to Hell)。

他说: “我听到人们把我叫恐怖分子、伊斯兰激进分子,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想说出真相,说出我自己的故事。”

一开始,没有几个法国人感兴趣。随着人们对伊斯兰激进主义的恐惧感加大,情况改变了。

如今,很多人、包括家庭主妇查哈赛德·布里赫相信,本切拉利可以帮助改变年轻人的想法。

“他自己也是年轻人,谈到他本人磨难时也很坦率。”她说。

然而,分析人士默克菲说,也许本切拉利可以带来改变,但跟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宣传相比,他无力回天。

她说:“是的,他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进行沟通和解释,但他能劝阻吗?我不肯定。”

本切拉利已经重建了自己的生活。他的磨难结束了。他害怕的是,对别的一些人来说,磨难才刚刚开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