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和日本,谁是军国主义国家


环球时报网站截屏

环球时报网站截屏

中国和日本在谁是军国主义问题上各执一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日方说中国是军国主义,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日本驻华公使在一个研讨会上说:若指责日本通过“保密法案”导致军国主义,那么“中国已经是很大的军国主义国家”。

*日驻华公使:若指责日本军国主义,中国已是很大军国主义*

日本驻华副大使、公使掘之内秀久是上周六在环球时报主办的一个研讨会(环球时报2014年会:中国改革劲,亚太变数多)上讲这番话的。

环球时报上周末报道援引掘之内秀久的话说:如果说日本是军国主义,不妨到日本看一看,那边是否有军国主义。他还说,最近有些中国的留学生访问日本写了文章,说在日本期间没有看过军人,这才是日本。


报道援引掘之内秀久的话说:“中国的东方防空识别区包括了别国的领空,太过份。”这位驻华公使还说,保密法案不会导致军国主义,日本的信息公开度大大超过中国。“如果指责日本通过保密法案导致军国主义,那么中国已经是很大的军国主义国家。”

*洪磊对日本公使言论表达“强烈不满”*

掘之内秀久最后这句话令中国很不爽。除了当时在场的几位中国将校和学者纷纷发言反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也对该公使的这一观点表示“强烈不满”。

洪磊在星期一的例行记者会上说,日方有关人员“混淆是非,借机攻击”中国是极其错误和荒谬的。洪磊还说,东海有关问题的是非曲直是清楚的。日方人员对中方的“无端指责颠倒黑白,毫无道理。”

根据研讨会主办者环球时报自己的报道,中方参加这次研讨会的包括罗援少将、彭光谦少将、戴旭大校,还有社科院日本问题专家冯昭奎、清华大学国际战略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楚树龙。

谈到中国最近划定的空识区,日本公使掘之内秀久说,是中国在单方面改变东海现状。他还说,中日应通过和平手段解决问题,“总谈论军事冲突只会令人担忧。”

掘之内秀久还对中国的反日游行中日资企业遭袭表达不满,称日资企业给中国创造利润和就业,是中日友谊的桥梁。

*中方将领学者舌战一“儒”*

中方几位与会者都对日本公使观点“不以为然”。罗援说,中国设立空识区,是“被逼无奈”。他说,是日方提出了在其设定的空识区“发射警告弹”,加剧了危机爆发的可能性。“另外,日本防卫省声称“考虑击落中国无人机”,也会激发矛盾。

彭光谦少将说,今天的中国已不是百年前的“积贫积弱”的中国。日本跟中国较量,“不在一个档次”上。他还说,日方或许错误估计了形势,“要跟中国较量一把”。

戴旭大校说,中国不怕打,也不想打。“就新中国历史而言,合理的、合法的战争是推动中国经济和社会进步的一个发动机和推进剂。”戴旭说,若战争“强加”在中国头上,中国将勇敢迎接。

中日关系专家冯昭奎说,中日擦枪走火很可能引发战争,“中日打不打要看日本、中国、美国会如何应对。”他说,中日战争会不会真打起来,“取决于美国管控挑衅一方的意图和能力。”

环球时报报道还援引清华大学国际问题专家楚树龙的话说:日本文化中暗含不倾听他人的观点、不理睬别人的道路、顽固坚持自己的偏见等问题。日本国有化钓鱼岛,在双方有争议的情况下单方面采取行动,“就是改变现状”。这位曾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留学的学者还说,中日两国都坚持自己的立场,但“我们更要尊重历史、尊重现实、尊重真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