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日本观中方揽下的印尼高铁工程呈“烂摊子”状


2015年10月16日,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谢峰(左二)、中国铁路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忠民(右一)与印尼方面公司代表在雅加达签署了修建印尼高速铁路的协议。

2015年10月16日,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谢峰(左二)、中国铁路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忠民(右一)与印尼方面公司代表在雅加达签署了修建印尼高速铁路的协议。

去年9月印尼政府决定选择中国帮助建设雅加达至万隆之间约150公里的高铁项目,但是急于建成这一高铁的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的政权和宣称将于2018年完工、2019年开业的中国政府之间的相关手续却再三延迟,以至于4个月后的今年1月21日,双方才在万隆预定高铁路段上的一个国营农园内举行约5公里路段的建设动工仪式。从日本电视上看到的录像显示,出席仪式的维多多笑容并不灿烂,而中方代表国务委员王勇的表情也透着勉强。

正是这个动工仪式令中印纠纷凸显,因为这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动工仪式并非全程,只有5公里路段;更有甚者,被印尼传媒形容为“双方力求挽回一点面子的象征性动工仪式”登场之后一个月了,现场仍只有排列整齐的运土车,依旧未破土。

中印为建设高铁合组的“印尼-中国高铁公司”(KCIC)面对记者们的追问:“预定3年后开业,究竟什么时候才动工,”他的回答是:“只能说尽快”。该公司说明,没动工的原因是尚未得到印尼交通部许可,目前尚未有动工日程表。

现实远离计划

然而,印尼交通部铁道总局长赫尔曼德2月3日对着记者摄像机解释,未发出许可的原因是“文件不齐”,他说:“KCIC提交的建设计划书只有5公里部分,而且部分文件只有中文,没有翻译成印尼文或英文,我们看到吓一跳,看不懂也就无法评估”。他还称:“在没有完成正式手续前,我们不能发出许可,所以什么时候发出许可要看他们什么时候提交完备文件”。

去年,在中国“无需印尼政府财政担保”、“2019年就能开业”条件的诱惑下、决定选择中国提出的方案的印尼政府,向中方提出:建筑物“耐用要达到百年”、“样式要新颖”、“能对抗建设路段下3个地质活断层可能发生的地震”等建设要求。

在印尼国内,印尼政府征地过程中遭遇了传媒批评维多多总统急于在2019年总统选举前出政绩、有利竞选,所以没做足环保调查和评估等就匆忙定案。街头市民也纷纷批评政府,维多多政权征地、搬迁计划面临抗拒。

半路杀出“程咬金”

印尼建高铁的计划起源于2008年,当时日本方面游说印尼:活用日本对外经济援助(ODA)来引进日本新干线,以缓解城市之间交通堵塞。2009年,印尼表示同意并委托日本策划,以便引进新干线。

日方从2012年起,着手调查地质、环境、气候等,期间花费了3年的时间、约2.6亿日元(约232万美元)的资金,并依据日本建设技术和材料等,与印尼政府磋商后提出了总额6千亿日元(约49亿美元)、其中75%利用0.1%的日元低息贷款的建设计划书。

然而,2014年维多多上台以后,推翻了前任政权与日本之间的默契,日本提交的建设计划书等也被印尼政府内的亲中派泄漏给中国。去年3月,中国忽然以总额55亿美元的预算加入竞争,并以类似免费建设和几近神化的速度建成等条件夺标。

但中方因为没有实施过前期调查,加上建设技术与材料与日本有异,以至于难以提出满足印尼要求的环保、抗震评估等内容的设计图;而且中国政府习惯于中国国内的一套操作、即政治权力绝对集中、强行征地、快速推进建设,以此经验来评估、设想印尼高铁的建设,忽略了印尼民主体制和政权力量薄弱情况下,推进计划势必缓慢的程序。

今年1月前后,中方又提出要印尼政府担保偿还建设高铁资金,更增添了双方之间的纠纷。印尼政府2月召开记者会,重申“印尼政府不存在担保偿还债务的责任”、总统首席助理泰添也上电视宣称“印尼政府不保证建设高铁的财政”。

印尼议会内还怀疑中国经济减速会令印尼高铁建设“烂尾”,并借鉴中国因南中国海主权纠纷,中途放弃建设菲律宾铁道的“前科”教训,要求中国保证印尼高铁建设完工,令合作关系更为复杂。

“收拾一烂一路”

研究中国的评论员宫崎正弘说,印尼选择由中方来建设其高铁注定是悲剧结局:“回顾中国对外援助,总是半途而废。例如在缅甸建设水坝计划,以援助36亿美元资金作条件夺标,但一开工,就无视缅甸提出环保和顾念民生的要求,并宣称建设水坝后8成以上发电要送到中国”。
他说,除了菲律宾铁道,中国建设缅甸水坝因为当地居民抗议破坏环境等,结果停工烂尾;中国企业建设尼加拉瓜大运河也因破坏环境遭遇当地大规模抗议、闹上法庭,何时完工也是未知数;中国企业在波兰以低于欧洲企业6分5的价格夺标建设高速公路,但结果也因建设费超支而烂尾。

宫崎指出,中国在海外竞标手段总是先抛出极为低价夺标,然后才开始提出各种要求让对方“骑虎难下”,只好被中国牵着鼻子走。

另一方面,日本舆论广泛怀疑中方之所以总能廉价竞标,是基于“豆腐渣”材料,并相信中国处理温州动车事故的手法,暴露了维持运行比人命重要的牟利至上意识。

中国建设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郊外铁道烂尾,结果是日本企业运用政府ODA去收拾残局。由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是日本ODA援助对象,而中国海外竞标瞄准的往往也是“一带一路”战略路线上的发展中国家。对中国在外建设的烂尾项目由日本企业用政府ODA去收拾,日本不少网民反对,有网民称:“为什么要用纳税人的钱去收拾中国的‘一烂一路’?”

印尼中国“罗生门”

对印尼高铁,日本舆论现在还忧虑中国的建设计划书抄袭日本。采用相同路线却不备日本同样技术和材料的话,印尼高铁安全性将存在巨大危机。

包括日本官方电视台NHK在内的日本主流传媒,最近频繁报道印尼高铁“烂摊子”。对去年败给中国的日本来说,传媒、舆论不仅视此为笑料,更是半年来谋求解开中国何以能开出非常识可理解的“不要求印尼政府财政担保偿还建设资金”、“两年完工、三年开业”的谜底。

去年日本竞争印尼高铁建设项目因为不敌中国的优厚条件而失败后,日本舆论兴师问罪日本政府把印尼作为最大经济援助国的方针。到2013年为止,印尼累积获得日本低息贷款已达5万亿日元(约446亿美元)。日本舆论并追究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去调查印尼地质、环境,研究适当建设技术的责任,令首相安倍晋三政权陷于难堪。首相官邸传出消息说,维多多派遣印尼开发计划厅长官索菲亚访日解释说“感谢日本迄今为止的合作,希望今后继续”,对此当时在安倍外访期间看守内阁的官房长官菅义伟的回答是严斥:“完全不能理解,极为遗憾,损坏了两国信赖关系”。

不过对印尼现在“骑虎难下”的高铁计划,日本舆论中存在“活该”、“印尼是不知感恩的国家”等议论。不过,日本政府经济产业省贸易振兴机构旗下的亚洲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川村晃一警告说,日本不应幸灾乐祸,“败给中国不光是金钱问题,技术转移、当地调度、沿线开发等日本也不如中国竞标有魅力,更重要的是,日本有必要审视自己根深蒂固的‘藐视视线’”。

针对海外传媒报道中国建设印尼高铁成“烂摊子”,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萤1月29日在记者会上反驳消息不实,她说:“雅万高铁已于日前举行开工仪式,中国、印尼两国政府和企业高度重视,正密切合作,全力推进各项工作。中方将同印尼方共同努力,推动雅万高铁项目顺利实施,早日造福印尼人民,并愿以此为契机提升两国务实合作水平、深化互利共赢”。
中国媒体2月24日也报道称“中国和印尼合资生产高铁车厢的工厂即将动工”,来显示建设印尼高铁计划“畅通无阻。”

中印政府对建设印尼高铁的解释似乎呈“罗生门”状;判断真伪的最佳途径也许仍是事实胜于雄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