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东京举行纪念六·四事件26周年研讨会


中国民阵日本分部周日晚在东京主办纪年六四事件26周年的集会时,与往年一样,照旧从全体默哀开始。(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中国民阵日本分部周日晚在东京主办纪年六四事件26周年的集会时,与往年一样,照旧从全体默哀开始。(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在海外从事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组织--中国民主阵线的日本分部周日(5月31日)晚在东京举办了今年的纪念六·四26周年集会。

中国民阵日本分部今年主办纪念六·四事件26周年的集会是以讨论“今日的中国”为名的研讨会方式举行。周日(5月31日)晚在东京池袋的东京艺术剧场,约有50人出席了该研讨会,演讲者有内蒙古人民党日本支部代表Se·Bayara、国际非政府人权观察组织代表吉冈利代、中国时政漫画家“变态辣椒”王立铭、民阵日本分部成员董鹏、桐荫横浜大学教授Pema·Gyalpo。

人数凋零

自1989年6月4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镇压学生的震惊中外六·四事件以来,民阵日本分部每年都举行集会,不过随着年月过去,集会人数不仅逐年凋零,而且参加的日本人越来越少,

今年50人的规模几乎更是近年来的最低记录。

民阵日本分部理事、主持研讨会的李松说:“我们现在也不宣传这个纪念集会,来不来参加说白了是凭两个字:良心。”不过他说,令人欣慰的是,现在参加民阵活动的许多都是20岁前后的中国人,他们并没经历过六·四事件,但知道以后就积极地参加纪念活动、协助主办研讨会等,说明中国民主化还是有希望。

李松说,6月4日当天,民阵日本分部照例会去中国驻日使馆递交请愿信,要求中国为天安门事件平反、要求中国民主化。

祖国情怀

中国民阵日本分部每年主办纪念六·四事件的集会,几乎都是在6月4日前的周日举行,不仅是因为便于参加者有空出席,而且李松说,民阵的日本成员们日常也个个打工忙,不要说维持生计不容易,“贴钱活动的账都算不请”。

东京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物价高昂都市,加上面积巨大,日本人生活得累,旅居的中国人生活更艰难,但每年纪念六·四的集会总有一些日本人、中国人参加,尤其是中 国人还有拖儿带女、乘了几小时车到来的人,显示了在中国国外享受着自由,有些人还享受着民主制度时,仍有些中国人以仅有的余心、余力,仍关切着祖国的政治。

在逢十、逢五的大型纪念集会里,还见过一些其他国家的人权组织、民主活动组织代表等演讲或旁听。

控诉暴政

日本纪念六·四事件的集会持续20多年来,几乎每次集会都是对过去一年中共没能平反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失望、气愤与声讨。近年比较注目的是西藏、新疆、内蒙古等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控诉过去一年该地区少数民族遭遇的当局暴力。

周日内蒙古人民党代表Se·Bayara演讲中,也是以一张张图片来说明过去一年在内蒙古主要围绕拆迁、征收土地等纠纷,蒙族人遭遇的当局迫害。

每年东京的纪念集会也必有刚来自中国的演讲者说明中国内部的最新国情,今年是去年起开始在日本流亡的“变态辣椒”王立铭。不过王立铭以他的漫画来说明作画的时政背景,还是这种集会上少见的方式,而且因为幽默,不时引发笑声,成为今年纪念集会的亮点。

批评日本

活跃在日本传媒中的藏人Pema·Gyalpo出生于西藏望族,13岁时被中共政权逼出中国,从此旅居日本至今已50年。他在集会演讲中严词批评日本政客和主流传媒缺席今年的纪念集会说:“89年天安门事件后,日本支持或纪念集会上曾有好多戴着国会议员徽章的政客,还有各大日本传媒记者,但是现在天安门事件一点都没解决,这些人就都消失了,这形同助长中共暴政。”

他还针对最近3千名日本访华团在中国的交流活动说:“恐怕许多日本人相信这样是与中国民间交流,但中国人相信吗?中国真正的民间人能报名参加与日本人交流吗?!”

他表示,天安门事件让他知道,原来中共不仅对少数民族施行暴政,而且对同族的汉族人也施行暴政,所以十分敬佩20多年来在东京主办纪念集会的民阵日本分部成员,每年他都来参加集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