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日本媒体:习近平政权应考虑与国际协调带来的重大价值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7月12日面对媒体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7月12日面对媒体

海牙国际海洋裁判所周二发表南中国海纠纷的仲裁结果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迅速发表书面《谈话》说:"我国一贯主张追求解决海洋纷争不是用力量和施压等,而是用法治和平解决的重要性。这次仲裁是基于联合国海洋法条约规定的最终判断,对纷争当事国具有约束力,当事国有必要遵循仲裁。我国强烈期待当 事国通过遵循仲裁,与今后和平解决南中国海纷争产生联系"。

《谈话》发表前数小时,岸田还在记者会上更具体地说明了日本政府的立场:"对我国来说,基于国际法和平解决纷争的目标,有利地区用法治维持秩序和发展,从这样的观点来考虑,支持菲律宾通过联合国海洋法条约来活用仲裁手段是我国的立场。"

"中国输光"

仲裁结果虽然没出日本意料,但到周三(7月13日)为止,各大传媒、舆论也都意外"结论对中国很严峻",纷纷形容"中国输光"。

《读卖新闻》等多份大报周三的社论也评论南中国海仲裁结果,其中立场一向亲中国的《朝日新闻》的社论标题也是"南中国海判决 中国应遵守法律秩序",内容说:"是做个通过国际法秩序来发展的有责任国家,还是做个挑战国际秩序的国家,是中国习近平政权该觉醒遇到了叉路"。

社论批评中国"背向裁判、否定权威的中国政府有关人士的发言是轻蔑国际法秩序,不是有责任国家的态度。中国以获得许多国际赞同来指责裁判的非正当性,但争取多数也不能动摇正义,而这种无谓的外交声张倒恰是中国意识着国际社会视线的证据。"

社论还说:"中国自己以往也是依据海洋法条约作为对外主张;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足迹,中国难道不是在各方面把本国和国际规则结合起来,成功地提 升了国家繁荣和国际地位吗,中国在周边海域的军事行动和单方面开采资源,加强了邻国忧虑。离开国际秩序框架的国家不能长期发展,习近平政权应熟虑与国际协调带来的重大价值"。

言行未必一致

研究中国外交和国防的东京财团研究员小原凡司指出,中国崛起让世界看到的是企图在各方面强行改变国际秩序的野心,但中国自己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等国际机构的重要成员,很难方方面面与国际对抗,说是说给国内舆论听,做却要宏观考虑。

中国周三发表了有关南中国海问题的《白皮书》,小原说,海牙仲裁结果是没强制性,但引导着国际社会看待南中国海纷争的是非概念,中国不能无视。 他预测中国今后的应对可能有三种手段:"第一是用钱解决问题,第二是加大支援国家的阵营,第三是继续推进在南中国海的建设行动,但无论哪一种都不容易,还 要顾虑国内一边倒的舆论压力"。

菲律宾现任总统有意与中国改善关系,两个当事国如何解决两国之间纷争,可能影响正在观望的越南、印尼等当事国今后的取向。

针对日本

周二起除了台湾与中国同仇敌忾以外,南中国海纠纷各当事国和包括美国、日本、韩国等在内的非当事国纷纷发表声明或表态,敦促中国接受仲裁结果,和平解决南中国海纷争,联合国也加入敦促行列。

面对国际社会的巨大舆论压力,中国再次选择针对日本。周二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发表评论,对岸田《谈话》说,希望日方基于中日关系和地区和 平、安定大局,反省唆使南中国海问题的做法,不要介入。陆慷还谴责国际海洋裁判所所长柳井俊二参与仲裁是从一开始就政治化,判决也是无效的。

有苦难言

不过在日本,直至周三并没有欢呼仲裁结果的场面,几乎所有大小传媒、舆论在强调中国九段线划分领海法被仲裁无效,少数传媒也说明中国造岛不获 200海里经济海域的判决;高调反馈中似乎传媒、舆论也在刻意忽略日本称之为"冲之鸟岛"(中台称冲之鸟礁)的日本造岛局势正遇到同类处境。

今年4月,日本以冲之鸟岛周边200海里为日本经济海域为依据,逮捕"非法捕鱼"的台湾渔船船长,令日台围绕冲之鸟是岛还是礁的纷争,也是因2005年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建设冲之鸟岛,从而有200海里经济海域依据而起。

横滨市立大学名誉教授矢吹晋说,国际海洋裁判所对南中国海纷争的仲裁判决,不承认中国人工岛拥有周边200海里经济海域的结论,对日本的冲之鸟岛前景影响很大。他说:“仲裁判决是南中国海没有岛,都是礁岩。按照这个标准,两块榻榻米大的冲之鸟岛当然也是礁岩,不是岛,而人工造岛周边不存在200 海里经济海域。”

研究中国的矢吹还认为,仲裁判决对解决中国与菲律宾纷争南中国海主权没作用,虽然中国可能尝试与菲律宾解决纷争,但"绝非容易"。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