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日本发表白皮书 展示援助东盟战略目的


越南胡志明市正在兴建的107公里的地铁就是由日本ODA提供的资金,越南政府在每个日本援助的工程现场都有醒目的说明(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越南胡志明市正在兴建的107公里的地铁就是由日本ODA提供的资金,越南政府在每个日本援助的工程现场都有醒目的说明(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日本外务省最近发表了2015年度ODA(海外开发援助)《白皮书》,说明2014年日本对外实施援助的成绩和基于去年内阁决定对外援助基本方针《开发协力大纲》所留下的课题。这一每年公布的ODA《白皮书》,今年令日本内外传媒聚焦的是日本政府首次说明“日本的海上要道位置”处于长年援助的东盟国家。

日本外务省公布的276页2015年海外开发援助ODA《白皮书》(美国之音歌蓝拍摄)

日本外务省公布的276页2015年海外开发援助ODA《白皮书》(美国之音歌蓝拍摄)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外务省发表的2015年对外援助ODA《白皮书》的卷头语写道:“现在国际社会上没有一国能单独确保本国和平与繁荣,在与民间企业、地方政府、非政府组织(NGO)为首的各种国际活动提携中,发挥着解决发展中国家开发课题和维持成长的重要作用。日本基于与国际协调的‘积极和平主义’立场,为了加强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安定以及繁荣基础,更积极地推进开发合作同时,通过与国际社会各主体构筑坚固且建设性的关系纠集力量、面对开发课题。”

他表示,日本的努力既是为了构筑和平、安定、繁荣的国际社会,也是确保日本本身富裕、和平社会继续发展的利益,其中ODA是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日本政府1954年起对海外发展中国家实施ODA,援助项目包含构筑和平、维持统治、推进基本人权、人道支援等方面,原则是顾全环保与开发、回避军事用途及回避助长国际纷争、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定等。援助方式包括无偿资金援助、日元低息贷款、技术援助、自然灾害紧急援助。资金援助与技术援助之间,存在着提供的资金由走出海外的日企来建设,最终造福当地的事实关系,这是1990年代日本进入经济萧条后,国民容许庞大的ODA继续的一个重要原因。

金额最大受惠国

在日本1970年代经济高速发展、成为经济大国前,ODA实际上是日本对二战期间侵略过的周边受害国实施战争赔偿的主要手段,最早实施的对象国是缅甸,随后是菲律宾、印尼等亚洲为主的国家。日本经济发展后,尤其是近年,ODA遍及世界各地。2015年《白皮书》记载“已毕业的援助对象名单”中包括:韩国、新加坡、文莱、香港、台湾、澳门。

日本实施ODA累积金额最多的援助国是中国,1972年前中国领导人毛泽东为了尽快改换接近美国为首的西方外交路线来对抗苏联(俄罗斯前身)、与闻风捷足先登中国大门的日本迅速建交,放弃了要求战争赔偿权。

1978年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后,本来就有意以援助方式来补偿中国的日本,迅速支持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开始推行的改革开放路线,1979年开始提供建设基础设施所需的ODA。2009年中日围绕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主权纠纷,两国在东海撞船,爆发了重大外交纠纷,日本国内舆论高声谴责中国本身已开始援助东南亚、非洲等国时,日本政府还继续向中国提供援助的愚昧与外交软弱,于是日本民主党政权宣布停止对中国实施了30年的ODA新项目(既定项目照旧)。

尚未“毕业”的中国

09年以后至今,日本对中国实施的ODA都是执行09年以前既定的计划。到2009年为止,日本对中国低息贷款额累积至3.3165万亿日元(约293亿美元),无偿资金援助到2013年为止累积至1572亿日元(约14亿美元)、技术援助到2013年为止累积至1817亿日元(约16亿美元)。

这次发表的2015年ODA《白皮书》记载,2014年日本对中国贷款为1.23亿美元、无偿资金援助为332万美元、技术援助为1569万美元。

《白皮书》说明,“1979年以后,虽然实施了作为日中关系支柱之一的ODA,但基于中国在包括经济、技术在内的各方面很大变化,占ODA最大比率的日元贷款以及一般无偿资金援助已结束了新项目。到现在为止,日本的支援不仅为中国经济的安定发展做出了贡献,而且对亚太地区安定、对改善日本企业在中国的投资环境和日中民间经济关系进展提供了巨大贡献。”

《白皮书》还说明现在及今后选择对中国实施既定ODA项目的具体方案:“现在对中国实施的ODA是直接影响日本国民生活的越境公害、感染症、食品安全等真有必要合作的方面提供技术合作等,以及对中国草根民众安全实施无偿资金援助等相当有限的方面。此外,对中国大部分的技术援助都是分阶段地实施双方适当分担费用的方法。”

东盟成援助重点

几乎与停止对中国ODA新项目同时,日本更致力对东盟的援助。《白皮书》列出2014年日本对东亚援助金额表中,最大援助国是越南,其他依次是印尼、菲律宾、泰国、缅甸、中国、柬埔寨、蒙古、老挝、马来西亚、东帝汶。

《白皮书》说明,日本援助东盟是基于“东盟各国是日本海上要道位置的同时,很多日本企业活动等也与其缔结强大经济关系,政治、经济两方面对日本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地区。东盟2015年以构筑共同体为最大目标,加强地区内互补和缩小发展悬殊。日本基于配合东盟这些方面,以加强互补性和缩小悬殊为轴,实施着ODA来支援东盟基础设施建设、加强法制、海洋安全、防灾、保健医疗、构筑和平等”。

《白皮书》还说,日本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支援制定制度和培养人才,振兴贸易和激发民间投资等,令ODA与贸易、投资相结合,推进开发合作,对东亚地区醒目的经济成长做出了贡献。现在基于共有的价值观,以进一步加深地区内合作与统一、推进相互理解来维持安定为目标,为此迄今为止存在与建设基础设施并行的防灾、环保和气候变化、法制,日本与这些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既有紧密地关系,这一地区的安定与发展也极大地影响日本的安全与繁荣。基于这种考虑,日本一边应对东亚各国的多样化经济社会状况,一边采取必要的合作内容变化来采取开发合作活动。

2012年中国多个城市爆发反日运动、2013年日本企业的中国工厂遭遇加薪罢工潮后,2013年起,日本对中国投资不断减少,日企关闭中国工厂搬迁到成本比中国低、民众不反日的东盟国家去形成潮流。日本政府经济产业省旗下的贸易振兴机构理事长石毛博行说:“对大部分投资中国的日本企业来说,中国政治和经济都存在许多风险。”

战略意义趋高

日本对东盟的ODA原来是基于战后补偿性质,由此逐渐建立了战后稳定和友好的关系。但随着中国经济崛起,日本与东盟各国构筑了半世纪的稳健关系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面临中国较劲,中日在东盟争夺影响力。

近年随着中国军事崛起,寻求海洋权益扩张,中国与部分东盟国家主权纠纷再起,菲律宾、越南等高调寻求美国、日本国防合作,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低调欢迎美日力量平衡东盟地区和平杠杆。不过与中国主权纠纷较少或经济上更依赖中国的柬埔寨、老挝等国希望与中国维持友好关系,刚民主化的缅甸也展示靠拢中国的动向。

东京财团高级研究员神保谦说:“东南亚地区海域不仅是亚洲主要国家支撑经济的商船要道,而且是连结南中国海、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要塞。这个海域本来就存在周边各国和地区之间的主权纠纷,并且没确立安全保障状况。”

随着中国崛起,中国与东盟的经济悬殊扩大。去年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比东盟高出超过3倍,东京财团按各国现在的发展速度预测,到2030年中国GDP不仅依旧比东盟高3倍,而且超过美国,并会成为日本的4倍。而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则预测,到2025年中国国防费不仅可能是日本的9倍、东盟的5倍以上,而且美中国防费可能接近,到2030年美国也可能无力抗衡中国。

神保认为,维持东南亚地区海域安全,最好的出路是培育东盟壮大国防能力。他说:“日本可做的有三方面:第一是加强与东南亚各国联合军演或军训;第二是提供东南亚各国加强国防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和技术,这主要就是政府善用ODA,促进日本企业协助东南亚国家提升国力;第三是向东南亚国家出售防卫装备。”

从去年起,日本政府对东盟确实积极地推动上述三方面行动。实施了62年的ODA,从赔偿、补偿性质到协助日企顺利拓展海外市场的目的,可能正在加入越来越鲜明的防卫战略目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