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甲午之年话中日:习近平、安倍的民族主义使命感造成困局?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120年前的8月1日,中日甲午战争正式打响。甲午战争标志着中国“百年国耻”的开始。而目前中日的紧张关系也令不少人担心两国有可能再次爆发战争。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日现在的困局?中日之间再次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有多大?有分析人士指出, 中日在东中国海的岛屿之争只是表象,更深层的原因是目前中日国力同时强大,双方都想当亚洲的舵主。同时,两国领导人的民族主义使命感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中日紧张关系的加剧。

*中日紧张关系之根源:中日同时强大*

中国南海舰队驱逐舰在训练中发射导弹(资料照片)

中国南海舰队驱逐舰在训练中发射导弹(资料照片)

2014年7月29日开始,中国海、陆、空三军在东海、渤海、黄海、南海四个水域举行军演,虽然在“八一”建军节前后进行军演是中国军队的惯例,但是,由于今年是中日甲午海战120周年纪念日,再加上中国媒体上连篇累牍的有关甲午海战的历史教训,这次军演很容易被外界解读为是向日本释放信号,给日本施压。

事实上,两年多来,中日关系显著恶化,甚至降到1972年中日邦交以来的最低点。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国际危机研究组织近日公布的最新的一份题为《新仇旧恨:演变中的中日紧张关系》的报告断言,中国和日本之间的敌意正在恶化为似乎越来越难以通过外交途径化解的对抗。

东京都政府考察船2012年9月2日在中日争执的尖阁群岛(中国称钓鱼岛)水域所拍摄的照片

东京都政府考察船2012年9月2日在中日争执的尖阁群岛(中国称钓鱼岛)水域所拍摄的照片

2012年7月,日本政府从民间私人岛主手中购买东中国海一组无人岛屿(这组岛屿在中国被称为钓鱼岛,日本称为尖阁列岛),成为中日关系紧张的源头。随后,中国多个城市爆发反日游行。

2013年11月,中国单方面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这个识别区与日本和韩国早前宣布的防空区部分重叠,中日紧张关系进一步加剧。同年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供奉着二战甲级战犯亡灵的靖国神社,中日关系雪上加霜。

2014年7月1日,日本内阁通过决议要解禁集体自卫权,引发中国的强烈抗议。7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卢沟桥事变77周年纪念活动上未指名批评日本,引起日本不满。

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公共政策专家吴君华最近在该智库举行的一个报告会上说,“中日同时强大”是目前中日之争的本质。吴君华同时也是日本研究咨询中心 (上海)主席和首席经济学家。

她说:“两个国家同为大国,又在隔壁,这是对双方关系影响非常不好的一个因素, 也就是说‘一山很难容二虎’。”

吴君华说,1990年代末,到21世纪,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是中日关系变化的一个重要方面。2010年, 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她说,中日要争的就是谁是亚洲的盟主。

甲午战争中的中国军舰定远号(出处不详)

甲午战争中的中国军舰定远号(出处不详)

她说,甲午战争爆发的一个原因可能也是中日在争谁是老大的问题。一向被中国国视为“蕞尔小国”的日本,最后打败了庞然大物中华帝国。在此之前,中日知识分子还曾经探讨如何建立“大亚洲主义”。她说,甲午战争前中国是老大,甲午战争后,日本强大。

*中日紧张关系根源之二:领导人的个人使命感*

吴君华认为,中日两国领导人的使命感、理想和抱负也是造成中日紧张局势的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

她说:“安倍晋三和习近平都是很有使命感的人,当然是不同的使命感。安倍有很强的使命感,他的外祖父是岸信介……他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绑架日本的民意。他刺激出中国的强烈反应,然后,他可以对老百姓说,你看中国多么可恶,同时,他又可以对中国再次强硬。其实历史上也是这样,中国和日本的右翼或是鹰派,总是互相刺激,然后互相得到自己的地盘。”

安倍晋三出生在政治世家。其外祖父岸信介曾在1957年、1958年两度组阁,担任过三年多的总理大臣。岸信介一直希望修改宪法关于集体自卫权的解释,而安倍晋三从年轻时代起,就下决心让自己成为结束这一战后政权的人。他2012年再次上台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日本的安全态势,包括增加军费和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等。7月1日,他成功推动日本内阁通过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议。

身为“红二代”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从上台后一直在强调他的中国梦,要让国家变得更加富强、让社会变得更加公平,以及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习近平执政后,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领土问题上越来越强硬,称中国在领土主权上不会妥协。他曾表示甲午战争是剜心之痛。

日本《东方经济学人》主编理查德•卡茨(Richard Katz) 说, 安倍晋三和习近平都是强烈的民族主义者。目前,双方都都没有政治意愿来平息民族主义的意愿,却有将民族主义情绪当成自己的政治筹码的做法。

他说:“我不认为这是(一山不容二虎的情况)是不可避免的,虽然日本任何首相在领土问题上都不会让步,都会捍卫尖阁列岛。但是,安倍晋三是极端民族主义者,他甚至会否认南京大屠杀或是参拜靖国神社。我们现在的两个领导人都是民族主义者,也因为他们的民族主义者立场得到很多的支持。虽然的确部分是源自大国的角力,但是,这种角力因为民族主义的存在的的了强化和加剧。两个国家同为大国也可以处理得更好。”

他甚至开玩笑说,安倍和习近平可以算是彼此在对方的“特工”,因为两人互相帮助完成自己的抱负。他说,每次安倍的疯狂言论或是参拜靖国神社,都帮助习近平巩固了自己的民族主义阵营。反过来,习近平对日本和越南的硬措施,又会帮助安倍晋三实现自己的理想。

*中日之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 经济依存度加深降低两国冲突的可能性*

安倍晋三今年一月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将目前的中日紧张局势与一战时期的德国和英国的关系相提并论,他并表示,经济依存不一定保证两国就不会走向战争。

但是《东方经济学人》的卡茨说,虽然经济依存并不能保障战争的不发生,但是确实降低了两国走向冲突的可能性。

他说,“我不认为经济依存度高一定会阻止战争的爆发,但是确实让战争的成本高出很多很多。中国不会像对待菲律宾和越南那样去对待日本。一方面是日本本身的军事力量, 另一个原因是中国也需日本,同时还有美国的支持, 我不认为两个国家中任何一个国家希望战争发生。”

威尔逊中心的吴君华援引日本经济新闻的伊奈久喜的报告说,六个关系影响着中日关系:经济依存关系、互为邻国、同为大国、是否有共同的敌人、是否共享价值观,是否有历史夙怨,而在这其中,只有经济依存是唯一促进中日关系的一个因素。

日本东京财团研究员的浅野贵昭说,安倍晋三提出经济依存不一定能避免战争后,在东京引发强烈辩论,其中一个有意思的看法是: “东京的一个有意思的观点是,正是因为日本和中国的经济依存是如此强大和坚固, 政治家们才敢这么玩火。”

他指出,在日本政府将尖阁列岛收归国有后,中国曾爆发强烈抗议,并抵制日货,但是一年后这些都平息了。最新的报道说,今年上半年,中国去日本旅游的人数迅猛增加,增加了88.2%。

*中日不是一战的英德*

面对中日可能的冲突,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另一位中国问题学者汪铮在外交官杂志上发表文章说,有关中日又进入一个甲午年,有关中日关系类似一战时的英德的历史类比并没有给我们提供更有用的教训,甚至会带来更大的危险。

他说,虽然中日两国在经济依存和互为安全对手方面与一战前的英国和德国类似,但是,双方的经济依存的规模和范围要远远大于一战的英德,而且,世界的基本秩序也从帝国时代转为全球化。

他说,现在的日本也不是甲午战争时期的日本,因为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决策解构,社会和外交关系都经历了显著和根本的变化。日本最新的民调显示, 7月1日 日本内阁通过争取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议后,安倍晋三的支持率直线下降,创下新低。

*中日关系之最大危险:意外事件*

虽然专家们认为两国领导人都没有主观意愿发动战争,但是,意外事件可能发生,也可能失去控制。国际危机组织的报告说,中日出动海岸警卫船、军舰和军机的次数越来越多,这多次导致危险的近距离相遇,双方之间的意外事件升级为广泛武装冲突的风险也因此增加。

威尔逊中心的吴君华警告说,中日之间一个不容忽视的风险是“政客诱导民意,民意绑架决策。”

她说:“双方的民意,老百姓对立情绪这么大,这当中有很多的客观因素其中一个很大的因素是教育,教育起了很大的作用,诱导了民意。现在是民意沸腾了,我与中国大陆的朋友聊起来,很担心,最后习近平怎么走? 不打还有什么选项?最后会不会被民意绑着往前走?”

英国广播公司六月份的一份调查显示,中日两国民众互不喜欢。认为中国对世界主要是负面影响的日本受访者占73%,认为中国影响积极的仅占3%;中国受访者对日本的负面和正面看法分别为90%和5%。

在国际危机组织在报告中对中日双边关系的看法显得颇为悲观,但是,他们还是提供了一线希望。那就是今年11月在北京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也许能为习近平和安倍晋三的会面提供机会。虽然日本一直在寻求两国领导人的会晤,但自从岛屿争端升级以来,习近平一直拒绝与安倍晋三举行正式会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