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香港学生领袖创建新政党“香港众志”


前学民思潮骨干创建新政党的宣传海报(苹果日报图片)

前学民思潮骨干创建新政党的宣传海报(苹果日报图片)

由香港学生领袖、前中学生组织学民思潮骨干黄之锋等人创建的新政党4月10日将正式成立,取名“香港众志”。在香港本土思潮和独立议题近来引发社会热议之际,香港首个以学生为主政党的诞生备受关注。有分析表示,北京不给予香港一国两制下的真普选,就会令年轻一代转向本土和港独思潮,采取超常规抗争手段。

香港学生领袖前中学生组织学民思潮骨干黄之锋

香港学生领袖前中学生组织学民思潮骨干黄之锋

前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发言人黎汶洛和周庭,以及刚刚卸任的香港大学生组织学联的秘书长罗冠聪等人,星期天晚将举行记者会,宣布新政党成立。预料该党今年9月将推出至少两名候选人参加立法会选举。

主推公投

黄之锋等人星期三公布新政党的名称,以及一张模仿电影“饥饿游戏”的“由周庭、黄之锋、黎汶洛、罗冠聪领衔呈现,一部为香港未来而写的大作—众志围城”的海报。黄之锋等人没有透露“香港众志”的具体政纲,不过此前黄之锋曾表示,要主力推动公投,让香港人自决2047年以后的前途,选择包括一国一制、一国两制和独立。

黄之锋等人介绍新政党的英文名是“Demosistō”,“demo”来自希腊文,为“人民”之意,是民主,democracy的词根,“sistō”为拉丁文,意思“站起来”,意义是“人民能够团结自立”。

新式抗争

香港时事评论员、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近期新政党的成立显示,香港年轻一代对于传统泛民政党争取民主的抗争方式感到绝望,希望直接投入,为香港带来变化。

他说:“年轻人想进一步影响政治,希望为香港未来做多一点事情。也是以往争取的方法(和平理性非暴力),还有老旧政党的思维,很难有什么特果。所以,他们就搞这个2047年全民公投制宪,迫得中共一定要接招。这些政党出来之后会给中共一些压力,好好想一想怎么样回应香港人的诉求。”

此外,在香港首个以港独为纲领的“香港民族党”3月底成立之后,港府官员、建制派、亲中媒体以及中共官媒展开对“港独”的批判。据港媒报道,曾任梁振英竞选办副主任的香港专业联盟主席、理大校董刘炳章,星期三在港台节目中批评,鼓吹港独是自找麻烦,触动中央底线,逼中央出手。刘炳章批评港独有如教人打劫银行和制造武器等,本身就是错误,学术研究也不应该做,否则会让一国两制提早结束。

港人绝望

身兼亲中的“团结香港基金”顾问的刘炳章,还多次质问出席同一节目的前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是否支持港独。黄之锋则回应,出现港独诉求是由于港人感觉一国两制已经“走样”,走到了尽头,中央2014年发表“一国两制”在港实践白皮书和去年铜锣湾书店人士失踪事件,都是例证。

黄之锋强调,在中国主权下,如果香港能实行民主自治,也就是实现特首的真正普选,相信不会有人提出港独,走向港独是无奈的选择,而港独言论越打压越会反弹。黄之锋表示,香港回归19年来,一国两制已名存实亡,民主回归已到尽头,港人失去信心。他重申,恢复信心的最好方法就是通过人民授权,推动民主自决。

曾任无线和有线电视中国新闻首席记者的吕秉权表示,当年轻一代看到所有争取真正普选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都毫无结果,看不到在一国两制下能获得民主的希望之后,会很自然地转向“勇武”、“本土”和“港独”等非常手段去抗争。

他说:“民间争取民主的运动都失败了。所以,最近几年本土、港独思潮就越演越烈。如果内地在不给一点点善意的话呢,大家都会觉得这种在制度里面的争取是没有的,一定要用一些超常规呀、超越现在的方法去争取。”

前景难料

据港媒报道,自3月29日宣布成立后一直没有接受媒体采访的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星期三首次现身,强调香港不独立才会走向绝路,称连“保皇派”,甚至财政司司长曾俊华等官员都高举“本土”的时候,代表再讨论“本土”话题已经过时,应当要超越本土派的主张,对统独之争必须表态。

陈浩天表示,香港民族党申请公司注册被口头拒绝,但不会做社团注册,以免警方向他们索取敏感资料。他透露党内成员约有30人,一半是学生,目前运作资金有数万元,全部来自党内成员。

另外,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星期三对媒体表示,中央为遏阻港独思潮会软硬兼施,但当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时,便会直接出手,包括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他认为,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很大机会会有支持本土,甚至港独的候选人当选。而特首选举明年3月举行,相信中央希望新特首可以彰显管治能力,做好团结及化解矛盾工作,不希望新特首上台后,社会不断出现动荡、需要不断镇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