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法律窗口: 国际法如何看待分离运动?


2014年9月17日,苏格兰格拉斯哥市的反对独立的人们在集会结束后手持反对独立的牌子

2014年9月17日,苏格兰格拉斯哥市的反对独立的人们在集会结束后手持反对独立的牌子

苏格兰虽然是英国的一部分,却有其独特的民族文化,历史上从未停止争取独立的努力。苏格兰9月18日就是否脱离英国独立而举行的全民公投不仅受到全球的瞩目,也引发了人们对一个问题的思考,亦即在人民自决和领土完整的博弈中,国际法扮演了什么角色?


*人民自决权不等同于分离主义*

国际法坚决禁止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侵犯它国领土完整(territorial integrity),这一点毋庸置疑。受到国际法保护的人民自决权(self-determination of peoples) 的定义则非常狭窄,它只限于非殖民化过程中的独立运动,但是却常常被某些人与民族分离主义(national separatism)或一个国家内部的分离运动(secession movement)混为一谈,而后者并不在国际法的范畴之内。正因如此,国际上对待一些国家或地区的分离运动没有一个统一的衡量标准。

剑桥大学研究员汤姆•格兰特(Tom Grant)

剑桥大学研究员汤姆•格兰特(Tom Grant)

英国剑桥大学劳特派特国际法中心研究员汤姆·格兰特(Tom Grant)指出,真正意义上的人民自决权是指殖民地人民摆脱外国殖民统治的独立运动,它是得到国际法承认的。实际上,从1945年到2014年,联合国会员国从最初的51个增至193个,很多国家就属于这种情况。

格兰特说:“在大多数情况下,人民自决权是不能与脱离原属国而建立一个新的国家的法律权利划等号的,我们在一开始就明确这一点非常重要。”

塔夫斯大学国际法教授赫斯特•翰林(Hurst Hannum)

塔夫斯大学国际法教授赫斯特•翰林(Hurst Hannum)

麻萨诸塞州塔夫斯大学弗莱彻法律和外交学院国际法教授赫斯特·翰林(Hurst Hannum) 持同样的观点。

他说:“很多分离组织把被联合国视为人民自决的非殖民化与19世纪初的民族分离主义和民族自决混为一谈,主张在文化、语言或种族上具有某种凝聚力的组织应该享有自决权。但是,这从来都不是国际法的一部分。”

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布里迈尔(Lea Brilmayer) (照片来源:Harold Shapiro)

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布里迈尔(Lea Brilmayer) (照片来源:Harold Shapiro)

但是,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布里迈尔(Lea Brilmayer)认为,一些正当的民族独立运动应该得到国际法的承认。以波罗的海国家为例,他们曾经被前苏联以武力吞并,1990年后相继独立。

她说:“某一群体被赋予脱离原属国独立的权利,不仅仅是因为它拥有独特的宗教,文化或语言等因素,而是因为它从一开始就被不正当地吞并。”

*国际法对分离运动没有说明*

格兰特教授指出,国际法对一个国家内部的分离运动没有明确说明该怎么办。

“国际法肯定地说,没有B国的同意,A国不能改变B国的领土界限。但是,它没有说,假如A国的一群人试图改变本国的内部规则并最终脱离这个国家,法律上应该如何处理。”

正因如此,一些国家以‘不得干涉内部事务’为由,拒绝它国插手它们处理本国的分离运动。中国政府对待新疆和西藏问题的态度就是很好的例证。它强调,这是中国内部事务,反对国际社会介入。

翰林教授指出,除了战争罪之外,一个国家内部因分离运动或革命所引起的内战,不属于国际法的范畴。

以科索沃为例,虽然它在2008年单方面宣布独立,并且得到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承认。但是,塞尔维亚坚持维护领土完整,不放弃对科索沃的主权要求。因此,到现在科索沃仍不是联合国的成员国。

翰林教授说:“分离运动诉请外部世界,甚至国际法的帮助,通常不被理睬。他们可能得到政治上的支持,但是很难得到法律上的支持。”

*领土完整与广义上的人民自决*

无论国际法是否承认一个国家内部的分离运动。事实是,在全球一体化的大趋势下,包括分离运动在内的广义上的人民自决浪潮看上以去势不可挡。

巴尔的摩大学法学院教授莫蒂默•赛乐斯(Mortimer Sellers) (照片来源:Craig Weiman)

巴尔的摩大学法学院教授莫蒂默•赛乐斯(Mortimer Sellers) (照片来源:Craig Weiman)

巴尔的摩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授莫蒂默·赛乐斯(Mortimer Sellers)指出,人民自决并不一定非要采取分离的方式,它可以在原属国内部体现出来。加拿大的魁北克就是这种情况,它获得了更多自治,但是仍留在了联邦内。

赛乐斯说:“只有在一个国家压迫本国人民的情况下,人民自决与领土完整之间才会爆发冲突。如果一个国家对本国所有族裔、语言或宗教的人都一视同仁,并且承认他们的权利,也就不存在分离运动的问题了。”

一些专家提出,抛开苏格兰全民公投的结果不谈,苏格兰行政当局与英国政府在2012年达成协议,同意就苏格兰的独立举行全民公投,并承诺尊重公民的投票结果。这种以理性的,非暴力的方式决定苏格兰人民政治命运的做法本身,给其它国家或地区的分离运动提供了正面的借鉴作用。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