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法律窗口:晚期堕胎医生卡尔哈特专访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973年作出历史性判决,给予美国妇女堕胎权,但是在之后一些年的判决中又允许各州对堕胎实施限制,从而使晚期堕胎在美国日益困难。曾经两度到联邦最高法院提起诉讼的晚期堕胎医生罗伊·卡尔哈特最近允许VOA卫视记者进入他从事堕胎手术的马里兰州德国镇的堕胎诊所进行拍摄,并接受了法律窗口节目主持人亚微的专访,详述了他对堕胎问题的看法。
卡尔哈特在德国镇堕胎诊所内(美国之音亚微拍摄)

卡尔哈特在德国镇堕胎诊所内(美国之音亚微拍摄)



罗伊·卡尔哈特(LeRoy Carhart)来自内布拉斯加州,是全美为数不多的几个晚期堕胎医生之一。2010年,内布拉斯加州通过法律,禁止怀孕20周以上的妇女堕胎后,他就把目光转向了全美堕胎最自由的州之一马里兰州从事晚期堕胎手术。

这个被称为 “德国镇生育卫生服务机构”的堕胎诊所成立于1980年代,面积大约2,100平方英尺。除了卡尔哈特医生夫妇之外,有7名雇员。记者在诊所外很明显地感到一种紧张气氛。2009年5月,堪萨斯州威奇塔市晚期胎医生乔治·蒂勒被一名枪手开枪打死,作为蒂勒的朋友,卡尔哈特誓言要继承他的遗志,把晚期堕胎继续进行下去。

之后,德国镇的这个堕胎诊所附近便成为反堕胎人士经常集会抗议和行进祷告的地方。在卡尔哈特医生的陪同下,记者进入了这个对外防范严密的诊所内进行有限拍摄。

卡尔哈特:“这是用于早期堕胎的流产吸引器,大的堕胎手术后,我们也用它清理存留的胎盘组织。”

记者问:你是在这里对孕妇进行检查吗?

卡尔哈特:“是的,我们也在这里从事堕胎手术,既检查,也做堕胎手术。”

卡尔哈特:“这些是用来从事早期堕胎手术的扩宫器,因为我们必须把子宫扩充3到4毫米,这是非常正常的扩充范围。”

卡尔哈特医生说,每个扩宫器之间仅1-2毫米之差,根据需要逐步扩充,以避免子宫破裂。

记者问:你如何处理残留的胎盘组织呢?

卡尔哈特:“所有废弃物都必须装入生物危险品专用袋,封口后再送去火化。唯一的例外是,有些病患希望把残留的胎盘组织下葬或私下火化,我们就将其包装好送交代管人员。”

据卡尔哈特医生介绍,他目前只在全美3个州从事堕胎手术,他在马里兰州德国镇的这个堕胎诊所每年从事1,000到1,200起堕胎手术,在他所居住的内布拉斯加州从事20周以下的堕胎手术的次数与此相当,在印第安纳州每年大约从事300起堕胎手术。

卡尔哈特:“这些是病患寄给我们的信件和图片,他们对手术表示非常满意。我们请所有做过晚期堕胎手术的病患告诉我们手术后恢复的情况如何,大多数信件和卡片是他们寄来的。”
卡尔哈特在空军服役 (卡尔哈特提供)

卡尔哈特在空军服役 (卡尔哈特提供)



之后,卡尔哈特医生在堕胎诊所的会客厅里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据他介绍,1965年到1985年,他在美国空军服役,并进入医学院学习,准备成为外科大夫。1970年代,他在费城接受外科培训时接触了一些因自己实施流产或者到黑市堕胎而身患重病的妇女,有些甚至因此丧生,这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当他退役后,一个朋友劝说他一起从事堕胎手术时,为了帮助有着同样经历的妇女,他考虑再三就同意了。
卡尔哈特医生说,他最初只是半职从事堕胎手术,但是,1991年9月6日,他女儿21岁生日那天,一件事情的发生促使他发生彻底的改变。

“1971年,一些反堕胎人士放火焚烧了我们的房子、农场以及其它财产。我们有17匹马,还有家犬、家猫被大火烧死,我们的地产有13处被同时点燃,除了一栋被废弃的房子之外,几乎焚烧殆尽。”

卡尔哈特介绍说,反堕胎人士写信给他说,烧死他们的马匹是有理由的,因为他杀害了胎儿。

卡尔哈特说,他采取的反击措施就是全职从事堕胎手术,并到全美各地帮助支持堕胎机构成立堕胎诊所并培训堕胎医生。尽管面临生命危险,他仍然坚持这么做。

“女性需要堕胎权,在当今世界,无论是哪个文化,如果不提供合法堕胎,女性就会去不好的地方寻求堕胎,或者干脆自己实施堕胎。数据显示,世界上,特别是在贫困国家,每天大约有340名妇女死于堕胎,原因是没有为女性提供安全合法的堕胎。”

卡尔哈特说,他们在手术之前会努力确保寻求堕胎的妇女有足够的知情权。

“我们会和每位孕妇签署知情同意书,并向她们解释堕胎有可能带来的风险以及并发症。我们既不劝他们堕胎,也不阻止她们堕胎。我们让孕妇知道,她们可以把孩子送人收养或交给领养父母,就是说除了结束妊娠或养育孩子之外,她们还有其它的选择。”

卡尔哈特说,他在德国镇堕胎诊所做过3-4周的早期堕胎手术,也做过怀孕34周的晚期堕胎手术,在其它地方做过34周以上的堕胎手术。不过,他说,一旦胎儿已经可以存活,他就不做选择性堕胎手术,但假如胎儿不能活着出生或出生后不能有效存活,他们就会从事堕胎手术,他认为,在28到31周结束妊娠比到胎儿足月再堕胎,对孕妇更加安全。
卡尔哈特成长的不同时期 (卡尔哈特提供)

卡尔哈特成长的不同时期 (卡尔哈特提供)



2000年,卡尔哈特起诉了当时的内布拉斯加州司法部长斯坦伯格,原因是该州法律规定,除非为保护孕妇的生命安全而必须实施堕胎手术,否则半生产堕胎(partial-birth abortion)就是违法。联邦最高法院以5比4的微弱多数判决说,该州法律违宪,因为它没有把孕妇因健康原因而必须实施堕胎的例外情况考虑在内。判决还指出,该州堕胎法条文过于笼统,连一些最常用的安全堕胎手术也被禁止,因此给堕胎妇女造成了过重负担。

2003年,美国国会通过“禁止晚期堕胎法”并由乔治·W·布什总统签署成为法律。该法律提出,除非为挽救母亲的生命,或避免胎儿出生后可能出现的残障而必须堕胎,否则晚期堕胎手术就属违法。卡尔哈特把当时的美国司法部长冈萨雷斯告上联邦最高法院。法庭2007年同样以5比4的微弱多数作出判决,但支持政府一方。该判决虽然没有触及罗诉韦德案的实质,亦即妇女堕胎权本身,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妇女的堕胎权。

卡尔哈特医生认为,虽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近年来添加了两位保守派大法官,但是法庭在晚期堕胎方面的判决之所以有所改变,是因为肯尼迪大法官的摇摆票起了作用。卡尔哈特承认,目前,美国正在朝着有利于反堕胎人士的方向发展。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对之后的一些法庭判决以及全美各地通过的荒唐可笑的限制堕胎法提出挑战的主要原因。我认为,一些法律权贵人士不希望挺而走险,是因为他们不想颠覆我们已经取得的成果,他们担心,如果搞不好,连罗诉韦德案的判决都会被付之一炬。”

卡尔哈特医生进一步指出,美国的堕胎诊所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比例关闭,法庭如果继续向保守派方向发展,无疑将对美国妇女的堕胎权本身构成威胁。

“我认为,法庭不会判决说,堕胎在全美都是违法的,在我看来,大法官们更倾向于维护州的权利,而且有可能把决定权下放到各州。因此,在州一级禁止堕胎是可能的。我相信,这件事肯定会发生。但我认为,大法官们不会极端到在全美范围内禁止堕胎的地步。”

卡尔哈特医生介绍说,他每周至少有2天在内布拉斯加州的诊所执业,其余几天他乘飞机到马里兰州和印第安纳州从事堕胎手术。他说,每次到马里兰州来,为了安全起见都住在不同的旅店里。当被记者问到未来的计划时,卡尔哈特表示,虽然他已经71岁了,在找到中意的接班人之前,只要身体允许,他会继续执业下去,因为他喜欢自己从事的工作。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