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日裔美国人被拘留的历史案例


日裔美国人离开家园前往拘留营 (视频截图)

日裔美国人离开家园前往拘留营 (视频截图)

本期法律窗口介绍涉及日裔美国人战时拘留的案子。

20世纪40年代,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政府以保护国家安全为由,对日裔美国人实行军事宵禁和战时拘留。10多万日裔美国人被迫离开西海岸的家园,迁移到内陆的拘留营,有几位日裔美国人因违抗政府的命令被判有罪,他们和政府之间的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今天的法律窗口,我们就来介绍他们的案子。
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

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


1941年12月7号,日本偷袭了美国海军基地珍珠港,迫使美国正式对日宣战并加入二战。

1942年,罗斯福总统颁布行政命令,把某些群体排除在指定的军事区外,同时指令新设立的战争迁移当局负责迁移、管理和监督被排除在军事区之外的人。之后,军方把整个太平洋沿岸定为军事区,并实行战时宵禁,迫使日裔美国人迁出军事区。

宾夕法尼亚州坦普尔大学法学院教授詹廷(Jan Ting)认为,珍珠港事件给美国造成了巨大的震撼。
坦普尔大学法学院教授詹廷

坦普尔大学法学院教授詹廷


“由于珍珠港袭击来得太突然,美国人受到的震撼不亚于911恐怖袭击。他们当时的一个反应就是,日本有可能向美国西海岸发动进攻。由于在美国的日本国民和日裔美国人的忠诚受到怀疑,西部民事和军事当局为保证国家安全,决定把他们关入拘留营。”
1942年,日裔美国人和在美国的日本国民中,有11万多人被迫从西部的加利福尼亚、俄勒冈、华盛顿和亚利桑纳等州迁移到内陆10个拘留营,还有一些人被关在由司法部和军方控制的设施里。

北卡罗莱纳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埃利克•穆勒(Eric Muller)说,拘留营由铁丝网围着,外面有警卫把守,除非得到拘留营负责人的同意,否则不能随便离开。拘留营里是由木头搭起的临时住房,彼此之间没有隐私,吃饭和洗澡设施也都是公用的。

“拘留营的生活条件虽然很艰苦,但是它们和欧洲关押犹太人和纳粹政权敌人的集中营不可同日而语。这里不是死亡集中营,它们保持了基本的生活水平。”
北卡罗莱纳大学法学院教授埃利克•穆勒

北卡罗莱纳大学法学院教授埃利克•穆勒


这段期间,一位日本裔美国人因违反政府的宵禁和迁移命令而被捕定罪。是松在加州旧金山市一家船厂当焊接工,他为了躲避迁移,改名换姓,继续留在船厂,但很快被人发现并被捕。是松被判犯有违抗迁移令罪,并判处5年缓刑。1944年,他的案子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法院的判决支持政府出于军事需要而采取的战时迁移行动,是松和家人一起被送到犹他州的拘留营。

俄亥俄州戴顿大学法学院教授韦尔内利亚•兰德尔(Vernellia Randall) 分析了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
戴顿大学法学院教授韦尔内利亚•兰德尔

戴顿大学法学院教授韦尔内利亚•兰德尔


“一方面,联邦最高法院接受了美国政府提出的日裔美国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论点。它在判决中指出,鉴于国家安全的需要,对日裔美国人实行隔离和限制是合情合理的。另一方面,判决也指出,虽然因为种族的原因,将一群人拘留的做法令人反感,但是当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时,这种做法并不违法。”

与此同时,另外两起涉及日裔美国人的案子也上达联邦最高法院。法庭同样维持了对日裔美国人实施的宵禁和迁移令的合法性。

联邦最高法院判决后的40年中,是松和另外两位日裔美国人虽然开始了新的生活,但是一直背负着曾经被判有罪的“不光彩”历史。直到20世纪80年代,他们的冤案才得以平反。

20世纪80年代,联邦最高法院对上面三起案子的判决过去40年后,一位名叫彼得•伊龙斯的律师在进行一项研究时,偶然看到司法部有关这三起案子的卷宗。他发现,这些卷宗显示,当年法庭审理三位日裔美国人时,政府方面提供的证据误导了联邦最高法院。伊龙斯律师马上意识到,这些文件可以成为重审的基础。

代表是松重新提出上诉的律师之一甲斐(Karen Kai)说,伊龙斯律师找到包括是松在内的三位当事人,把他收集的材料给他们看,并且问他们是否愿意重审自己的案子

“这三个人在联邦最高法院判决后的40年中,始终认为自己是被错误定罪的,因此迫切希望重开此案。于是,伊龙斯律师就从他们各自所在地召募并组成律师小组。”

伊龙斯律师发现的卷宗在19世纪40年代属于机密文件,80年代才解密。文件证据显示,政府通过提供不属实的证据有意误导法庭,使法庭做出有利于它的判决。政府的论据是,把日裔美国人关入拘留营是出于军事需要。但是,日裔美国人的律师则提出,负责提出和实施这一行动的人在下达命令之前,并没有这方面的考虑。

这三个案子最终在联邦地区法院重审并且翻案。尽管如此,由于它们都没有再返回到联邦最高法院,因此一些人士担心,联邦最高法院过去的判决原则仍然有可能成为以后案子的先例。

但是,北卡罗莱纳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埃利克•穆勒指出,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究竟是不是有效的法律,要从两方面看。

“联邦最高法院从来没有正式发表法庭意见书说,它已经正式推翻是松起诉美国案的判决,从这个意义上说,法庭原来的判决迄今为止仍然有效。但是,在其它意见书中,9名大法官中有8名表示,是松判决是一大错误。他们今天不会再做出同样的判决。”

1945年9月2号,日本正式宣布投降。美国西部防御指挥部解除了把日裔美国人排除在军事区外的命令,日裔美国人陆续返回西岸。

20世纪80年代,美国国会开始对二战期间日裔美国人所受到的待遇进行调查,并且成立了“战时平民迁移和拘留调查委员会”。该委员会在1983年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指出,二战期间,政府在没有对逐个案例进行审查和掌握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对日裔美国人实行迁移和拘留,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不公正。

1988年,美国国会又以压倒性多数投票通过正式向二战期间被赶出自己的家园的日裔美国人道歉,并且为每一位曾经受到拘留、仍然在世的日裔美国人提供2万多美元的赔偿。 至此,日裔美国人在战争期间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正式划上了句号。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