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方励之妻子:中共通缉令罪证何在


1989年年初,中国已故的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致函中国当时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敦促他释放魏京生等所有政治犯,以显示中国执政党共产党通过武装夺权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愿意融入文明世界的国家,而不是一个不容异议的独裁专制国家。

方励之致邓小平的信得到国际媒体的普遍报道,并随即为中国公众所知。中国知识分子群体旋即纷纷发表签名公开信,呼吁中国当局释放政治犯,实行政治改革。由此而来的实行政治改革和民主的呼吁浪潮,跟当年4月15日被邓小平罢黜的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去世所引发的抗议浪潮汇合,在中国大陆形成全国性的要民主、反腐败的运动。

邓小平当局最后调遣野战军动用坦克和机关枪,在6月3日夜间和6月4日凌晨镇压了在北京的要求民主的和平抗议者。在镇压之后,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发出的第一个通缉令就是通缉方励之,外加方励之的夫人、当时的北京大学副教授李淑娴,并授予方李夫妇“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的罪名。

当时已经到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避难的方励之夫妇通过各种途径反复要求中共当局详细具体地解说“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这种的罪名,提供确切的罪证,以便他们可以认罪伏法。但中共当局始终拒绝做出这种说明,或提供这种罪证。

最后,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不再坚持说方励之、李淑娴夫妇是必须捉拿归案绳之以法的罪犯或犯罪嫌疑人,而是准许方励之、李淑娴出国。作为交换条件,邓小平当局接受了方励之夫妇提交的一份书面声明。该声明申明他们注意到自己不认同邓小平当局所大力宣传的规定中共有权行一党独裁的“四项基本原则”。

方励之生前是一位国际知名的杰出科学家,终生以科学研究为他的主业。与此同时,他也非常幽默。他生前多次发表文章,以幽默的笔调描述他在中国因为追求自由民主而遭遇的种种奇特经历。他认为,中共1989年6月在北京进行的屠杀太无理,太残暴,太荒唐离谱。方励之为此提出了一个黑色幽默的说法,这就是,中共当时最高领导人邓小平调动中共野战军正规部队开着坦克一路杀人,杀入中共政权自己本来好端端地占领着的首都。

方励之在2012年4月因病去世,享年76岁。

在六四二十五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目前居住在美国西南部亚利桑纳州图桑的李淑娴教授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讲述了她对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看法。

*残暴杀人再乱发通缉*

记者问:“谢谢李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中共当局在六四镇压之后,首先通缉的就是李教授和方励之教授,25年过后,李教授对中共的通缉令如何看?”

李淑娴答:“二十五年过去了。当时在八九.六四的时候,我和我的丈夫是首先被通缉的。通缉令在6月12号发出。我丈夫当时不相信会有这样的通缉令。看到这样的通缉令之后,他马上写了一个简单的陈述。他现在已经不在了。我可以把他的陈述开头的几句话告诉大家。这是在他去世之后,我找到的他的手稿。我现在可以读几句:

中国政府正在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对我们进行通缉。但是,纵观报刊上发表的揭露我们罪行的文章,虽然上纲极高,但都或是缺乏事实证据,或是假造事实。而且,所有这类文章都没有真实署名,均以‘一学生’,‘一知情人’之类的名义发表。’

后面他还写了很多具体的东西,我就不用说了。当时我们完全没有想到,在中国这么一个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大国,在世界最大的广场上,有这么多的和平抗议的学生,市民,在那里等待。最后邓小平竟然调动大军,听说是几十万,开着坦克,全副武装,到了广场杀人。

杀了多少现在还不清楚。而北京当时是一个在共产党控制下的首都,一个好端端的首都,听说连小偷都罢偷了,学生在那里和平等待对话。市民都心疼这些学生,给学生送水,送饭,等待一个好的结果。他们完全没有料到,在这种情况下,开着坦克、全副武装的士兵,对学生,对市民开始了杀戮。

到现在我也不明白。而且,到现在对我们的通缉令也没有取消。如今,20多年,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我丈夫在他的陈述里提出了问题:我们究竟犯了什么罪?我想,经过了25年,该调查的都应该调查到了。假如调查的确调查出了事实,我愿意回去受审,甚至进监狱。

现在我的丈夫已经不在了。我还盼望着中国政府能明确地告诉我,我究竟犯了什么罪,有什么事实证明我犯了罪。假若有确凿的事实,我甘愿回去受审。假如有事实根据证明我犯罪了,我宁愿坐牢。”

*当今中国令人悲哀*

问:“李教授和方教授在六四镇压之后在美国大使馆避难一年多,如今离开中国24年。回首过去25年,您觉得中国总起来说变得更好了还是更坏了?”

答:“我们盼望着中国变得更好。不管我们在世界任何地方,不管我们活着还是死去,我们都希望中国更好,中国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且我丈夫在世的是后也是这样。他完全是没有任何报酬地一年一年地为中国培养研究生,给他原先所在的中国的天文台捐钱,买仪器,一直到他临死的前一天,他还给将要来美国跟他做研究的中国学生争取经费。

我们是希望中国更好。可是纵观中国过去25年,中国经济上可能有一些发展。只是看GDP的数据的话,似乎发展得很快。可是中国的贫富悬殊比以前更大了,而且中国的人权,人们的自由民主的权利并没有什么改进。而且最近还有一些人(因为提倡民主人权)被抓起来了。现在(管制中国公民言论)的网络警察更厉害了。

这种事情我自己就遇到了。比如,我跟我的朋友通信,有的就不能看见。所以说,中国的网警比以前更厉害了。因此,中国的这种所谓的进步是不平衡的。而且老百姓没有得到多少好处,尤其是社会底层的老百姓。”

*习近平乏善可陈*

问:“25年前中国是邓小平政权,今天是习近平政权。我想请问李教授,您是如何比较邓小平政权和习近平政权的呢?”

答:“习近平刚上台的时候,也有人问我。我说,因为我没有数据,不能做预测。但我期望他做得更好。因为他手上没有沾上六四的鲜血。而且,他属于所谓的“红二代”,(为六四平反,推行政治改革他)可以没有太多的顾忌。我盼望他能做得更好。而且,这也是他的一个机会。他可以为中国人民、为中国做出更有利于中国进步的事。我一开始对他是满怀希望。

可是,他上台一年多,我没有看到太多的进步。在网络的监管和老百姓的言论控制方面,我没有看到他有什么进步的作为。人们希望他打虎,希望他能有一些政绩,而且更希望他知道中国的进步不仅仅是经济,即使是经济方面的进步也应当是平衡的发展,不要弄那么多的污染,那么多的强迫拆迁,使农民失去一切。在政治改革方面,希望他做得更好。

可是,我没有看见他做这方面的事情。”

*未来希望在于觉醒的人民*

问:“我想问李教授,对中国今后25年的发展,您是怎么看,您是感到乐观还是悲观?”

答:“从长远来说,我是乐观的。因为(人们追求自由民主)这是一个世界潮流。而且,从一些具体的例子来看,中国的百姓也不会像多少年以前那样愚不可及,他们比我们当年更加聪明。

我们当时对共产党抱着无限的希望。我和我丈夫曾经都是共产党员。而且是很早的共产党员。在1949年,我们就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而且参加了共产党以后,也是对共产党抱有无限的希望。所以,在(1957年中共已故的领袖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的时候,我们要给共产党中央写信,希望共产党接受人民的意见。一直到后来,我们还抱着希望。甚至我们被迫离开中国之后,依然对中国的变革、中国的进步抱有满怀的希望。

从长远来说,不管我们在那里,不管我们活着或是死去,我们都希望中国更好。而且我们也相信中国会更好。这个更好的基础,就是中国人民不会永远接受欺骗。有了更多的知识和智慧的中国人民会推动中国的进步。”

*方励之教授其人*

李淑娴教授在采访的最后表示,方励之去世了,她很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方励之是一个什么人。她说,方励之将他的一生直到最后一分钟都贡献给了科学,贡献给了这个世界,也贡献给了他所爱的中国和中国人民,方励之希望看到中国成为一个现代化的文明国家。

李淑娴教授说,方励之的思想境界可以用他说的几句话为代表:“人生的价值在不断的追求之中,诛求自然的和谐,追求身心的完美,追求思想的超越。”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