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昔日西柏林生命线 今日难民紧急中心


冷战时期出名的一处德国机场现在正被用做为紧急收容难民的中心。目前,成千上万的避难申请者源源不断涌入德国,让德国疲于应对。

滕珀尔霍夫机场航站楼最初由纳粹修建,据说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柏林当局如今重新启用了这座建筑。

为难民提供住所的机构塔玛加(Tamaja)的发言人玛丽亚·基普说:“我们负责提供紧急收容住所,不过现实是,有些人早就应该得到长期住所,应该比我们在这里提供的标准要高得多。“

将近3千难民生活在四个机库里。多数是这里四个月前开放时就入住的。法律规定,每名居民必须有3平方米的私人空间。

现场修建了设备良好的托儿所,还有教室和健身中心。

基普说:“我们没有多少提供长期住所的能力,可是那些本应搬走的人无法搬走,因为根本就找不到其他居住地点。”

柏林市当局承认这些住所远远不够理想,不过当局说,抵达柏林的难民人数太多了,必须紧急安置。

拥挤的状况意味着新来者必须经过严格的健康审查。美国之音在外面采访了一户被拒绝入内的叙利亚难民侯赛因·阿拉瓦耶和他的家人。

阿拉瓦耶用阿拉伯语说:“我们现在在德国难民营里已经受了五个月的罪了。我们希望改善条件,只要比现在好就行。”

其他居民赞扬工作人员的努力。

巴基斯坦难民扎希尔·艾哈迈德用乌尔都语说:“这里的气氛很友善。人们对我们表现出尊重和关心。

这座机场深受柏林当地人热爱。

冷战开始之际,苏联曾封锁西柏林,这处机场成为城市的生命线。美国飞机不断把物资运到西柏林的滕珀尔霍夫机场。这就是著名的”柏林空运”。

滕珀尔霍夫在2008年关闭,人们为它的未来展开过一场激辩。

柏林市官员最近投票把紧急收容站扩展到机场前的这处巨大的跑道地带。不过,就在两年前,柏林居民曾通过公投,反对在这片土地上进行任何开发。

支持难民的组织加入了示威,反对扩建紧急收容站的方案。

柏林难民顾问委员会的乔治·克拉森说:“我们希望为难民提供恰当的公寓。而他们花很多钱在这里建这些破烂的庇护所,美国人会把它叫‘贫民窟’。”

这座机场是冷战对峙的一大象征,如今,在如何解决柏林难民危机方面,两种对立的愿景又把这里当作新的战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