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刘晓波狱中传信


2010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之夜,奥斯陆大酒店外墙上的刘晓波照片投影 (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2010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之夜,奥斯陆大酒店外墙上的刘晓波照片投影 (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今天有美国媒体报道称,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被中国当局关押服刑的持不同政见者刘晓波先生,在周二向现居德国的作家友人廖亦武传递了一条消息,呼吁世界多关注其他无名受难者。

据《纽约时报》报道,刘晓波的这封信是从监狱中传出。

现居德国柏林的流亡中国作家廖亦武告诉媒体说,周二早上从“在中国的人”那里收到刘晓波发出的信息。刘晓波在消息中说,“我不错。自入狱以来,阅读和思考从未间断。通过学习,更加确信我没有私敌。我身上的光环已经足够。请将世界的关注更多地放在那些不太知名,或者根本不知名的受难者身上吧!”

廖亦武表示,这是他自2008年以来第一次收到刘晓波的消息,但他拒绝说明如何收到刘晓波的信息以及信息传递的渠道。

*胡志明小道*

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认为,刘晓波狱中发声的消息属实。刘晓波不是被单独关押,他身边的服刑者以及狱警都有可能帮助其传递信息。此外,信息也有可能通过妻子刘霞来转述。

胡佳说:“基于国内任何人发这种消息,都有可能带来人身自由或其他安全方面的问题,所以找海外的朋友发是有可能的。他们本身都曾经在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等发表过言论,和刘晓波的关系也都不错。作为重要的政治犯,在网络化的时代,身边是一定有人给他开胡志明小道的,究竟是那里在押的服刑公民,还是警察,这都不好说。据说刘晓波在里面不是单独关押,他有自己的园地,还能种点东西,想聊天都跟警察有交流,所以这里面不必要特别明确化是谁带出的消息。确实有这种可能性有人帮他传递信息。曼德拉的故事摆在那里,当然不是说刘晓波先生现在就赶上曼德拉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但是曼德拉的狱警、狱友将来的走向,例如他从来没有被打过,诸如此类的事情,我认为从私人角度讲,很多人对未来是看得比较清楚的,至少想给自己留后路,或者是发自内心的善意。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再者也有可能是他告知刘霞,刘霞再把这个话转述给别人,可能是通过海外的朋友帮她讲出来。”


*中国政府的难题*

《纽约时报》报道刘晓波的相关消息,正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四周年和国际人权日。两天前,在北京结束的中欧人权对话上还提及刘晓波、高瑜、浦志强、伊力哈木等被中国政府关押的持不同政见者的问题。

胡佳还分析说,中国的政治犯在监狱里都是受到特殊监控的,但刘晓波的待遇最好。刘晓波知道自己的历史地位,反而是中国政府在处理刘晓波的问题上,面对非常棘手的难题。

胡佳说:“为什么选择这个阶段,因为是刘晓波获奖4周年,也是国际人权日,我觉得作为像刘晓波先生那样的人,他深深的了解自己将获得怎样的历史地位,所以说他不用为其他事情着急,真正着急的是共产党,在这个道义形象下会怎样。就像他说的,他没有私敌。这倒是很符合他在被判刑之前最后的演说里所说的。他本身也在强化诺贝尔获得者的胸怀,在世界面前呈现高度的道德化的包容。说话的口吻倒也像我之前接触过的刘晓波。”

中国官方对持不同政见者的态度依然严厉。12月4日,中国第一个“宪法日”当天,《环球时报》就此发表社论称,少数激进知识分子的违宪行为,最典型的是2008年刘晓波等人搞“零八宪章”签名,该“宪章”与中国宪法严重抵触,是公然的违宪行为。刘因此被判刑,但一直有人认为他是“因言获罪”,西方力量也对刘给予支持,授予他诺贝尔和平奖。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