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马里政治陷入僵局


马里军政府的首脑萨诺戈上尉4月3日在他的总部召开记者会

马里军政府的首脑萨诺戈上尉4月3日在他的总部召开记者会

马里军政府决定无限期推迟原定要召开的一个全国性大会;大会的宗旨是要讨论如何将权力转交给非军方人士。这个星期早些时候,由于马里军方仍然拒绝下台,西非地区的国家首脑对马里采取了严厉的制裁措施。在军方说要无限期推迟全国性大会之前,马里的很多民间活动人士事先就不准备出席这次会议。

参与马里军事政变的一位官员星期三在军方控制的一家电视台上发表讲话说,军政府决定将推迟召开全国大会,是因为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组织开会。

上星期,在国际社会强烈要求马里军方下台的呼声中,政变领导人萨诺戈上尉做出的回应只是宣布说要恢复1992年制订的宪法,并保证要召开有政界、军界、以及民间活动人士参加的会议,决定如何将权力转交给非军方人士、并且筹划选举事宜。

*虚幌一招?*

不过,西非经济共同体认为马里军方的表态只不过是虚幌一招,为了拖延时间而已。大多数马里民众也不认为这次会议之后,整个社会定会朝着正常发展、向尊重法制的方向迈进。由一些政界和民间活动人士组成的、相当广泛的联盟这个星期宣布说,不会出席军方说要开的这次大会。

库里巴里是这一联盟的成员。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我们在等待国家的各个机构恢复正常运作。只有这样,才能想像向前迈进。我们不会参加军方组织的所谓的全国大会;军方想要开会的话,尽管开,我们这个联盟是不会参加的。”

*民众对制裁看法不一*

自从西非经济共同体星期一将马里这个内陆国的边界关闭、并且不让任何资金进到马里政府的帐户之后,马里民众当中,那些有钱的,都在大力购买进储备食品和汽油。

上个星期,断电情况很普遍。不过,到星期四早间,首都巴马科的商店和公共交通设施似乎都恢复正常。不过,人们对今后几天、以及未来几个星期的形势感到担心。马里政府的文职人员说,3月份,他们都没有拿到工资。

对于西非经济共同体对马里实施的制裁,马里的年青人中有不同的看法。

现年22岁的阿布巴卡尔说,制裁对马里民众不利。

他说:“对马里实施制裁,遭殃的不是那些坏人,而是全社会。我不认为全社会要对眼下的政局负责;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制裁,而是援助。”

*长痛不如短痛*

不过,另外一个年青人、现年23岁的麦伊加说,西非经济共同体对马里实施的制裁,应该说是不仅对马里有好处,而且对整个区域都有好处。他说,要从长痛或短痛这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麦伊加说:“西非经济共同体的制裁,实际上是对萨哈拉沙漠以南国家的所有军方发出警告;也就是要让他们明白,不能想夺权就夺权;要是觉得一国元首有问题的话,要让广大民众来决定怎么办,不能说是军方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所以说,在我看来,制裁措施实际上是在帮助马里。”

*北部局势前途莫测*

目前,马里社会没有正当首脑。与此同时,马里北部地区目前已经被图阿雷格叛军以及伊斯兰武装人员占领。图阿雷格叛军表示,要在星期四以前,将所有军事运作都掌握住。至于占领着北部一些城市的伊斯兰武装人员下一步要做什么,外界还不是十分清楚。

星期四,据说是从属于伊斯兰武装势力的一些武装人员袭击并占领了位于马里北部城市加奥的阿尔及利亚领馆,同时还扣留了一些阿尔及利亚官员。阿尔及利亚和马里接壤,在反击两国交界地区的恐怖主义行动中,阿尔及利亚一直在扮演着颇为重要的角色。

加奥地区的民众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说,非常希望有公交车把他们都接走,赶快从这个地方逃走。在马里首都巴马科居住的那些祖籍在北部的民众表示,现在的头等大事,是要安排一个人道救援通道,将民众急需的援助送到他们手中。马里北部地区之前已经遭受旱灾、并且面临着食品短缺。最近的武装冲突爆发以来,发生了大量的抢劫事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