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泄密军人曼宁一案引发对变性人关注


2013年7月,美国陆军上等兵曼宁在被判决泄密罪成立后被带离法庭。

2013年7月,美国陆军上等兵曼宁在被判决泄密罪成立后被带离法庭。

因泄漏美国机密文件而被判35年监禁的美国陆军上等兵布莱德利.曼宁在入军事监狱服刑前宣布,他想做一名女子,尽管他的身体特征是男性。曼宁不是唯一的变性人。世界上数十万人都认为自己是变性人,也就是说他们对自己性别的认知和本身的生理性别是不相同的。

曼宁公开宣布变性引发了人们对“变性”这个字的关注。性别专家及理疗师凯利.怀斯解释了所谓变性的含意。

她说:“一般而言,这些人对自己天生性别感到纠结,他们和自己天然的性别感受不到交集,而是和另一种性别保持一致。这通常发生在一个人生活的初期阶段,他们就是感到自己性别不对劲。”

怀斯说,这种感受帮助人们认知自己为男性或女性,并以社会所说的男子气和女人味来划定自己的性别。

她说:“性特征实际上是你身体的生理结构,你的染色体、荷尔蒙以及生殖器。而性别则更多的是和社会范畴相关的,就像粉色给女孩儿,蓝色给男孩儿一样,认为男孩儿将来踢足球,女孩儿将来跳芭蕾等等,这个意义上的性别和人的性特征有时并不是一致的。”

怀斯说,实际生活中这常常意味着深深的痛苦。 她说:“通常,来我这里的人都感到有些什么东西他们想终生逃避,但不论做什么都躲避不了,总是搅扰他们。这些人常常都经历多年的忧郁和不安,就是总感到跟自己身体特征格格不入。”

44岁的劳拉.雅各布兹从10多年前就开始接受了激素治疗,这种方法最终会让她的身体变为女性。

*社会比以前更为宽容*

劳拉现在是纽约地区的一名心理治疗师,她帮助其他人像她那样变性。她说,现在变性比从前要容易一些。

劳拉说:“我过去都不敢想象这两年的变化能有这么大,更别说我个人生活的变化。我的病人有的十五六岁,有的已经五,六十岁才公开自己变性身份的,而且得到了家人、朋友、社区和学校的支持。”

劳拉说,她走过的路有时艰难坎坷,直到现在也不总是一帆风顺。

她说:“如果我没有选择变性的道路,我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会容易得多。不过最终我这样做了,我为此感到高兴。这样做的结果使我有机会探索并经历了我过去永远都不能经历的生活道路。”

即使越来越多的人都能接受变性人,但也他们和社会也面对一些问题,那就是:激素疗法或变性手术是一种美容程序、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还是必不可少的医疗手段?有没有医学方面的保护措施?公共设施例如学校和监狱,如何安置变性人? 这些问题都是监禁陆军上等兵曼宁的狱方人员所要面对,和很快就要面对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