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报告:世界媒体自由度10年来最低


一份最新发布的报告说,尽管传播新闻和信息的方式在日益扩大,全球对媒体自由的打压一直是冷酷无情的。2014年媒体自由说,全球新闻自由“跌至1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几年前曾经取得进步的一些地方出现了重大的倒退。全球为自由媒体而奋斗的努力处境艰难,这对于一个渴望信息的公众来说意味着什么?

非营利的民主宣传组织“自由之家”说,世界范围的媒体自由在下降,几乎在世界任何地方,获取新闻变得越来越困难。

*操纵信息*

自由之家项目主任卡林·卡勒卡尔说:“我们看到有人在设法控制和操纵信息,宣传日益加强,事先设法对编辑内容施加影响。而且我们还看到对博客作者以及使用这些媒体传播信息的人进行打压和骚扰。”

卡勒卡尔说,2013年媒体自由度丧失的程度极为严重,全球每六个人当中就有一人得不到“自由”媒体。她说,在很多媒体自由度下降的地区,政府绝非孤军作战。

她说:“在一些关键媒体发生了所有权的变更。我们还看到社论基调的变化,记者受到的压力。”

*朝鲜最糟*

在自由之家评估的197个国家和地区中,朝鲜的状况最糟糕。伊朗也几乎垫底,尽管伊朗在总统大选期间曾出现过些许的改善,叙利亚也是如此。在那里,记者被杀,被绑架。

整体而言,新闻自由度下降最严重的地区是中东,首当其冲的是埃及。埃及政府在军人的支持下对媒体尤其是记者进行严厉打压,审判他们。居住在这些国家的人口只有2%能得到“自由”媒体,14%得到“部分自由”媒体,84%的媒体“不自由”。

但是,表现最糟糕的地区莫过于欧亚大陆,在俄罗斯,记者被监禁,毒打,有些人因此丧生。在乌克兰,记者们抗议同事遭受残暴攻击。

*中国在前沿*

自由之家说,在西欧之外的欧亚大陆,没有一个人生活在自由媒体的国家,该地区3%的人口得到部分自由媒体,97%的人居住在媒体“不自由”的国家。

在亚太地区,中国仍然处在为媒体自由而奋斗的前沿。中国一份自由报纸的支持者曾一度与当局发生冲突,还有一些人则敦促当局在社交媒体上给予更多的自由,但结果是一无所获。

自由之家项目主任卡林·卡勒卡尔说:“中国一直是一个对媒体进行大规模控制的国家,当你看到一些开放时,例如过去几年的微博,但就是在这些领域他们去年开始进行打压,因为他们意识到民众在这些领域触动当局的底线。

*记者受攻击*

越南也打压网络上发表的文章,缅甸自由的步伐在放缓,泰国的自由度下滑,记者受攻击的案例增多。

该地区人口只有5%能得到“自由”媒体。得到“部分自由”媒体的为47%,48%的人口居住在媒体“不自由”的国家。

在拉丁美洲,媒体自由度跌至5年新低。最突出的是委内瑞拉,政府打压报道反政府抗议的媒体。

自由之家说,只有2%的拉丁美洲人口居住在“自由”媒体的国家,67%的人口居住在“部分自由”的国家,31%的人口在“没有自由”的国家。

即使在一些历来媒体自由的国家,自由度也下削弱,其中包括美国。自由之家说,政府设法骚扰记者,尤其是报道国家安全事件的记者。

美国司法部追查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让他交出保密的消息来源,政府扣押美联社记者的电话记录。

美国著名的传媒教育机构波因特学院的麦布莱对美国之音说,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

她说:“新闻的受众会更容易被欺骗,对真相更加不知所措。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趋势。”

她说,最终的结果是一个给受众压力的媒体环境,让受众决定什么才是真正合法的东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