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媒体观察:中纪委铁腕打虎,自成虎患谁来治?


2010年3月14日令计划(左一)在中国人大会议上

2010年3月14日令计划(左一)在中国人大会议上

中纪委打虎最新成果:“巨老虎”令计划“栽”了。中纪委网站2014年12月22日公布: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中纪委网站发布关于令计划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中纪委网站截图)

中纪委网站发布关于令计划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中纪委网站截图)

令计划被调查是今年继周永康、徐才厚案之后,遭到调查的第三位国家领导人。最近一段时期以来,海外一直有报道说,今年之内最迟春节之前,令计划或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将被调查。令计划的主要问题是其是否卷入中共18大及之后的人事安排等国家大事,海外有报道说,他和周永康、薄熙来和徐才厚等是新的“四人帮”,其主要问题是可能卷入“篡党夺权”和“政变”的大阴谋之中。在此之前,令计划妻子和家人纷纷出事,其中包括其哥哥山西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和前新华社记者、红顶大款商人其弟令完成。

中纪委网站在公布令计划被调查的同时还宣布:同属“山西帮”的中国科协原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申维辰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被“双开”。 另外,黑龙江省委常委韩学键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

这是中纪委在中共18大以来正式处理的几十只“大老虎”排行榜上出现的最新四位。与此同时,质疑中纪委永远正确从不制造冤假错案的声音也不断浮现。

在中国,中纪委是准司法机构,对党员对国家重要干部有生杀予夺之绝对权力。从中共18大习近平王岐山联手“打虎拍蝇”强力反腐以来,被中纪委打住的“老虎、苍蝇”,几乎无例外都踏上了“被囚被拍死”的不归路,几乎个个都办成铁案:先双规后送交司法处理,如果该官员还没在双规期间跳楼或以其他方式自杀的话。

就拿薄熙来案为例,在中国一直有左派人士明里暗里为其申冤鸣不平。主要代表就是北京高校教师王铮还有一些左派大V们。

新浪博客(57353515CCTVIJ)说,在腐败之风预防月盛行的中国,政府打击腐败的一支主要力量是各级纪委,他们使用的主要手段是“双规”即在规定时间、地点说明问题。虽然纪检委用双规查处了不少贪官,但是由于缺乏有效的制约和监督,出现了很多非法的行为,制造了很多冤假错案。因此人们也开始质疑“双规”的合法性。

中纪委曾在其网站上援引专家的话说:党纪要重于严于国法。但问题是,党员也是普通公民,为何要将党纪和国法分开来看。有网民说:党纪不管严于还是松于国法,都是不对的。一个国家,只能有一种法律来管理:那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你是党员还是老百姓。

早有观察人士(姚监复、林和立等)指出,公检法那么强大的国家机器都常常出现冤假错案,中纪委数千人的党的纪律机构,就永远办案正确?绝对权力绝对腐败,中纪委也不例外。那么,中纪委一旦出错谁来监督?永远靠自身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

在中国体制下,司法体制程序和架构是:中纪委—政法委---公检法—信访办。北京观察人士姚监复就曾说(德国之声2013.2.16)中纪委不能成为治疗癌症扩散的“手术刀”。姚监复上世纪八十年代曾在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当时,王岐山是他的“顶头上司”。姚监复相信王岐山反腐的自信心、魄力和决心。不过,姚监复认为,监督中纪委也是制度改革的一部分。

*姚监复:谁来监督中纪委?*

姚监复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监督的重要性和必要性。1978年,大连金州工业所翻译关春荣得罪所长程绍崇被毒打致残家破人亡。向中纪委申诉中纪委不管。关一再申诉上访。中纪委一刘姓官员说:“我就代表党中央、中纪委、我就说程没打你。你愿上哪告上哪告。你就是告到党中央、总书记哪儿都没用。他顶多给你写一个纸条。还得转到我的手心里,还得由我处理。”“你再来告,还抓你!”

姚监复说,王玉萍是锦州文政副食商场职工,单位将其档案修改,收入降为最低,2003年8月到京上访。中纪委某书记指示叫112号接待员办理,该干部将锦州王玉萍案写成抚顺王玉萍案,致使锦州王玉萍遭到当地公安法院刁难成为大冤案,株连其丈夫。2005年,王玉萍再上访被关进马三家劳教所。当地公安说:王是法轮功,但其实王是基督徒。姚监复说,王上访36年,没结果。2003年,因中纪委办错案,王被无辜劳教一年半。

黑龙江哈尔滨朱胜文案。这位海归副市长因得罪另一副市长岳玉泉而被打成贪腐典型被捕入狱屈打成招最后在要出狱之前离奇死在监狱(2003年12月)。朱的案子,最后把两个狱警判刑了事,整个冤案并没有翻过来。朱的妻子曾说,这个案子迟迟不得昭雪,就是应为这是当年中纪委那位“铁娘子”给办成 的铁案。

*林和立:中纪委办成东厂*

海外知名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林和立曾直指:中纪委沦为21世纪东厂。(东厂是指明代宦官魏忠贤专权时期只对皇帝负责的特权监察情治机构,办了大量冤假错案,记者注)林和立(苹果日报2014年6月30日)说,王岐山虽然党内排名第六,但实权仅次于集党、政、军、特大权的大独裁者习总。

林和立说,习总得以在年半左右便当上“中国普京”,是通过作为21世纪东厂的中纪委排除异己。他说:“稍微跟大陆有接触的新闻记者、学者或外商都知道,除了极少数的‘新雷锋’‘新焦裕禄’之外,几乎没有一个干部是‘干净’的。中纪委无论到哪个省市或哪个党政部门或央企集团调查,都会有为数惊人的老虎与苍蝇落网。”

林和立追问:问题是:谁监督中纪委?要调查谁、要打压谁的标准是否建基于法治原则,或是一切政治挂帅?林和立说:目前中纪委这个机器“主要目的是协助习总取得无上权威,日后此21世纪东厂极有可能参与阉割党内外要求推行普世价值的健康力量,后果将是中国政治、法治秩序的又一次大倒退。

*中纪委“内外兼修”?*

当然,说中纪委或各级纪委只查外人不处理内鬼也是不对的。中纪委也拿自己人开刀比如申维辰就是中共18届中纪委委员。再比如金道铭,也是在中纪委任过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再比如,18大之后落马的四川李崇禧是16届中纪委委员、浙江王华元是省委常委、纪委书记。最近山西处理的杨森林,是山西纪委常务副书记。有人统计说,18大以来,已经有41人“纪委人”遭到调查或处理。

其中就包括中纪委第四纪检督查室原主任魏健、中纪委法规室副局级检查员曹立新。中国媒体(廉政嘹望周刊9月5日)曾报道,中纪委这种做法“凸显其严管‘自己人’的决心。”

报道援引专家的话说,查处纪检系统“害群之马”,重点不在“自己监督自己”,而是制度在正常运转。他说:“纪委不是一个局域制度之上的‘专查别人’的机构,其本身也在制度监管之下。”

但是,无论处理“自己人”还是“外人”,都需要有制度来保证而不是靠某领导人的一时心血来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