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媒体观察:香山论剑求和平,区域摩擦冒火星


吴建民在香山论谈讲话(中评社网络截图)

吴建民在香山论谈讲话(中评社网络截图)

中国老资格外交官吴建民说:对人类来说,最大利益是和平,战争非常残酷。他还说,要告诉老百姓,打仗解决不了问题。吴建民是中国“鸽派”人物,曾在媒体上和“鹰派”人物罗援展开过辩论,引起广泛关注。北京的官媒没有报道吴建民的这番讲话。

吴建民是以中国军事科学学会高级顾问的头衔在北京《香山论坛》上讲这番话的。该学会主办的这次论坛周末在北京闭幕。中国媒体没有报道吴建民的讲话,香港《中评社》就吴建民讲话发出两篇报道。

吴建民外交资历非常丰富,曾当过外交部发言人和驻法国大使、外交学院院长,是中国“鸽派”知名人物,为其观点广受“鹰派”网民的强烈抨击。

*吴建民:战争不解决问题*

吴建民说:不能低估民族主义情绪对发展各国之间的合作带来的障碍。“狭隘民族主义可能会持续比较长时间。”吴建民说,要让百姓看到民族主义情绪带来的后果,“这种情绪会逐步克服”。

报道援引吴建民的话说:“执政者利用民族主义来达到某种目的,这种情况是常有的现象,但是执政者也好,民众也好,他们慢慢都会认识到最根本的利益是什么,最大的利益是什么。”吴建民说:“最大的利益是和平,而战争非常残酷”

吴建民还说,21世纪,“战争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这是人类文明的进步。”他说,形成命运共同体,切实可行,是“克服民族主义情绪最好的办法”。

中评社另外一篇报道还说,吴建民认为,构建亚洲的命运共同体,才是新的亚洲安全观,才可以“共同合作可持续”。报道还援引吴建民的话说:“欧洲人历史上打了上千年的仗,杀来杀去,最后悟出一个道理:构建利益共同体,构建命运共同体。”吴建民认为,欧洲人成功走上了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道路,亚洲人也可以如此办理。

吴建民没有提到,亚洲人历史上也打了几千年的打仗,也是杀来杀去。二战后的几次大规模战争如越南战争、朝鲜战争等多是在亚洲打的,就在近几十年,中国还和邻国因领土或意识形态纠纷打了中苏、中越、中印等数场战争。最近几年,又因为东、南中国海领土(海)纷争和日本、菲律宾、越南等国争到剑拔弩张。包括少将罗援等中国军中数位“鹰派”人物都主张对这些亚洲国家“亮剑”。

*香山论坛是“论剑”,还是谈“铸犁”?*

这次在北京举办的《香山论坛》是中国军方(军事科学学会)举办的一个“半官方”安全和防务论坛(11月20日至22日)。中国军方(解放军报11月22日)说,有47个国家的国防部长或武装部队派出代表团、四个国际组织派出代表、“与会的外国国防部副部长或武装部队副总参谋长以上的高官就达27人”。出席论坛的代表有三百人。香山论坛以前为两年一次,从今年起改为每年一次。

中国军事科学学会是1991年成立的“民间”组织,主管单位是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现任会长是军科院院长刘成军空军上将,他也是这次论坛的东道主。他在会上说(中新社11月20日),亚洲国家“共同挑战增多,历史问题、领土争端没有平息。”

刘成军也说,为此应“构建亚洲命运共同体”。不过,刘成军和吴建民,都没有谈到如何才能具体构建这样的“亚洲命运共同体”。

虽然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在会议召开当天会见了外国防务部门和军队领导人、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也在会上发表演讲并宴请了各国代表,但是,日本和菲律宾的态度,还是引起其他与会国的关注。

*日本拒绝与会,菲方发言,罗援呛声*

日本军方拒绝前来参加香山论坛。中国解放军少将姚云竹(中国国防部网站11月22日)说,举办方会前曾向日本防务省和联合参谋部发出正式的书面邀请,“但都没有得到日本方面的回应”。

姚云竹是中国首位军事学女博士,2007年被评为中国十大女杰之一。目前是中国军科院博导,“全军国际军事问题研究学科带头人”。身为中国军事科学学会会员的姚云竹说,日本是区域内重要国家,未派官方代表团参加本届香山论坛,“比较遗憾”。姚云竹说,明年还会继续向日本自卫队发出邀请,希望日方“积极回应”。

菲律宾方面虽然与会,但其代表副总参谋长罗萨里奥的发言遭到中国军方罗援少将的质疑,双方展开了辩论。人民网11月22日报道援引罗萨里奥的话说,菲方“始终认为西菲律宾海不是中菲关系的全部。”他说,菲中关系“源远流长,有几千年的历史。”

罗援对“西菲律宾海”这种说法提出异议。报道援引罗援的话说,“刚才您所提出的‘西菲律宾海’,这是菲律宾的主张,而在国际社会上管南海叫南中国海,这就是一个分歧和争议。”

对此,菲律宾副总长罗萨里奥说:“我们有权利去命名我们的后院,我们也通过了法律,正式命名那一片海域叫‘西菲律宾海’。我们也在强化这样的概念,那就是这一片区域是菲律宾的‘领土’”。

罗援说,中国传统海疆线内的岛礁都属于中国的领土,“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每一寸土地都不能丢失。”

罗萨里奥说:“菲律宾是一个第三世界国家,军队相对更弱,菲方没有强大的海军去巡逻自己的领土。菲律宾已经穷尽了自己政治、法律和外交的手段,所以,我们才寻求了国际仲裁。”

星期一,菲律宾法院判处在南中国海有争议海域捕捉数百只濒危大海龟的九名中国渔民,每人10.2万美元罚款,但是没有判处刑期。这些渔民今年5月在半月礁被捕,这里是菲律宾所说的斯普拉特里群岛,也是在菲律宾两百海里专属经济区内。

同样在星期一,中国说,美方让中国停止在这片海域海岛上正在建造的工程项目,这种说法是不负责任的。有报道显示,中国正在南中国海上有争议的岛屿兴建飞机场。不过,中国少将罗援说:是菲律宾在2001年提出了登岛计划并开始改变所占岛礁的地理面貌,并向岛上迁入居民,“这违背了2002年中国和东盟相关国家达成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但是,罗援没有说明,菲方行为是在《宣言》之前,为何也构成“违背”?

菲律宾副总长罗萨里奥也认为,避免海上冲突,一是要避免某些活动,二是要“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