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从性丑闻到大讲台,马列权威华丽转身


中央编译局长衣俊卿 (人民网截图)

中央编译局长衣俊卿 (人民网截图)

中央编译局长衣俊卿是18大后因“通奸”下台的首位部级高官。他和下属女博士常艳多次开房“卧谈”而被宣布因“作风问题”下课,丢掉局长职务。时隔22个月,这位当时“过街鼠”再度高调露面,也再度引起网民喊打之声。

中共18大(2012年11月)召开后不久,在中央编译局工作的山西师范学院常艳博士(2012年12月)在网上发文(12万字纪实小说:《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披露其和时任中央编译局长衣俊卿的17次开房经历,吸引众多读者眼球。次年一月,新华社宣布衣俊卿因“作风问题”下课,被免去编译局长职务。当时,中纪委查处贪官污吏尚无使用“通奸”一词。

当时许多网友认为衣俊卿这次肯定栽了,仕途戛然而止。不想未到两年,衣俊卿卷土重来,回到其当过校长的黑龙江大学,参加学术活动并做了主题报告,时间在2014年11月初。澎湃新闻报道,这是衣俊卿被免职后首次出席公开学术活动。不过,媒体没有报道,衣俊卿参加的这次活动是两个多月前举行的,为何到今天才有“新闻”见诸报端。

*衣局开房,不算通奸?*

中共18大之后,中纪委打虎拍蝇攻势凌厉,拿下几十位国级和省部级高官,地市级县团级中层干部不计其数。在中纪委或各地纪委公布的众多被查处高官中,有许多是“违法违纪”之余还有“通奸”罪名。被中央纪委曝光(2014年6月5日)的“通奸”第一人是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

其后,至少有十多名高官被公布有“通奸”行为,他们包括:海南副省长冀文林、云南副省长沈培平、湖南政协党组副书记阳宝华、辽宁政协副主席陈铁新、山西人大副主任金道铭、青海省委常委毛小兵、海南副省长谭力、四川雅安市委书记徐孟加、西安经开区副巡视员邢长发、安徽六安副市长权俊良、国家信访局副局长许杰、齐鲁工业大学党委书记徐同文、湖北鄂州葛店开发区主任陈伯才、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余刚、武汉新洲区书记王世益、山西监察厅副厅长谢克敏、江西吉安市政协副主席林翘银、海南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赵中社、全国政协经委会副主任杨刚、广州副市长曹鉴燎。另外,山西高平市长杨晓波、晋中市委副书记张秀萍位列中纪委公布有“通奸”行为的为数不多的女官员之中。

而衣俊卿(1958年生)和常艳(1978年生)的开房,对他来说,只是不当局长仍留在编译局当高级研究员,对常艳来说,是家破(和丈夫离婚)人(差点)亡。有报道说,常艳将其和衣俊卿卧谈之事曝光后“压力山大”数次企图自杀。就在半年多前,她还在微博上发帖说,希望找个好人过踏实日子忘掉过去重新出发。不过,常艳微博最后更新(2014年9月18日转发他人帖)之前曾发出自己写的最后一帖(2014年9月17日):夜已深,窗外依旧雨声淅沥。一层秋雨一层凉。

*涛声依旧,喊打声不断*

作为中共研究马列主义权威的衣俊卿“通奸”后仕术双途依旧四通八达再度露面,自然引起诸多关注。人民网(1月15日)发表刘雪松在钱江晚报文章说: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领域的顶尖专家,如果仅从专业成就考量,衣俊卿坐在这个座谈会的中间位置,倒也无可厚非。但中国社会的评价体系中,对于知行合一的操守,还是有着朴素的认识标准的。

文章说:“毕竟在这个专业的象牙塔尖与权力顶峰上被问纪的棒喝赶了下来,常艳的‘京梦’恐怕还没彻底醒过来,衣俊卿已把官方活动的位置给坐实了,人们感情上依然觉得‘不合适’,觉得要让这位‘贪一时之欲’的曾经的高官‘后悔终身’,这么短时间还不合适。”

“贪一时之欲只会后悔终生”是新华视点在衣俊卿被免职当天发出的一则“新华微评”中一句话。这篇微评说:中央编译局长衣俊卿被免职,应与前不久网上一篇举报长文有关。联想到近日中纪委有关凡实名举报优先办理、及时回复的承诺,看来惩腐纠风绝不像某些人所认为的那样是耍嘴皮、一阵风。“对于官员来说,自重、慎行要时刻谨记,贪一时之欲只会后悔终生”。

常艳的12万字长文最后,2012年12月3日,常艳最后一天讲“故事”。她录完了当天和衣俊卿简短对话后“封笔”。最后,她附上了一个“附录”:爱爱的时间、地点,详细列出了17次开房的时间和地点,然后说:“衣老师哭了”。按照这个附录,两人开房时间大多数都是上班时间。

人民网(2014年4月11日)还转载了钱江晚报(作者洪信良)写的另外一篇文章题目是:上班开房,失贞的不止是职业操守。文章提到了义乌某中心正副主任和婚外女人开房,多在上班时间。有网友调侃说:开房还要选上班时间,太会算账了吧。是的,若真是上班时间擅自离岗,因私开房……,那不只是偷欢,还偷了纳税人的钱。这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狗血的偷情剧,不是能用日久生情、男欢女爱之类轻易搪塞过去的。“用公家的时间(是否也用公家的钱不清楚)到宾馆里满足一己私欲,露出了不洁的权力的光腚”。

*新浪微博网友继续喊打*

衣俊卿再度露面后,新浪网友《头条新闻》转贴了这一消息,跟论者如云(573条)。上海的童之伟教授说:老衣才气应该是有的,建议他开博客建微博设微信公号放开说,相信如此活法比做局长更具影响力,会活得更真实更开心。能否改变生存方式走新路,是对他余生的最大考验。

老徐时评说:中央编译局原局长衣俊卿因风流韵事被免职22个月之后,又衣冠楚楚地坐在“第九届国外马克思主义论坛”合影正中央。个人生活作风问题未必不可饶恕,只因他这个研究领域太特殊职位太特别,个人操守与研究方向背道而驰。如果以私人名义个人掏腰包出席会议无可厚非。如果是公家掏钱请他,这事就有点荒唐了。

亦忱 : #世相#22个月之前,衣俊卿先生和常艳博士的绯闻,被衣先生始乱终弃的常博士一方引爆,从而,导致衣局应声去职。时过境迁之后,如今衣先生非常自信地高调复出,而常博士的微博 @常艳swallow ,却在四个月前的2014年9月19日,停止了更新。世相如此,夫复何言?

金陵纳兰 : 人嘴两张皮。曾经的中央编译局局长的衣俊卿在海外马克思主义研讨会上的亮相,引发一片热议。当年生活腐化遭常博士纪实小说式地揭露,只因是国内马克思研究的顶尖专家而继续畅游在人类精神殿堂。说的与做的不相一致只因是经过了大脑,关健是程度的咬合,一边谈高尚一边在下流,那就是行知合一不允许的了。

*衣俊卿和令家兄弟*

撇开生活作风、上班时间开房、是否拿公款补偿常艳一百万不谈,若常艳所说的“小说”真是“纪实”,那么,衣俊卿和常艳卧谈,暴露出来的不仅仅是生活问题和学术腐败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常艳说,她首次和衣见面就“上礼一万”,她希望能调到北京工作问衣俊卿能否把档案从山西师大调出。

“他给我出了个主意,找山西省的领导令政策,请令给武海顺校长打招呼。而山西的这位领导,我又不认识,他的点子是:我拿着自己的书去拜访局里的一位老先生 (顾锦屏先生,原常务副局长),请他写一封信给省领导,我带着这封信去找人家。或者,他说请导师杨金海出面介绍我与这位领导认识。(原来的我多傻啊,连别人的推辞都看不出)

常艳说:“提到令,他兴致上来了,说虽是出身平民,但也是很有风度气质,前一段在与局里合作拍电视片《走进马克思》(或者《走近马克思》?这个我没有关注过,不知是哪个字)之类的。”

这里透露出的山西师范大学校长武海顺、山西政协副主席令政策等都是确有其人。令政策是最近被习近平点名的胡锦涛原主要秘书令计划的哥哥,时任山西政协副主席。常艳提到的“令”,应就是令计划。令家兄弟均在去年被中纪委“拿下”。

*衣俊卿谈习近平、李源潮”*

2012年2月11日,常艳记录了衣俊卿的“抱负”:头一天(爱爱)精神高度紧张,第二天放松下来了。他这次显然是兴奋异常。跟我大谈自己的理想,下一步的设想。 哪几个大部比较适合他之类的,给我讲文化部部长蔡wu是他北大师兄,教育部也适合他,还有中央政策研究室,等等。我听着他讲,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况且在我的心里,他真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再上半格(到正部)是理所应当的,不然的话窝在这小小的编译局就太亏了。

衣老师给我讲,原来是打算让他到中宣部任副部长的,但突出不出来,所以来编译局。虽说是个副部级单位,但是一把手。

我多么希望他能起来啊,不为别的,就为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东北男人能真正实现自己的抱负,毕竟很少有人能走到他今天这个位置的。他那天说话的嗓门很大,我忍不住要捂他的嘴,毕竟是在宾馆,小心门外都能听见。

我说:“你差啥啊,要才有才,要形象有形象!”他说:“差常委里有一个给自己说话的呗!那谁谁 (我不太知道那人,所以没记住) 不就是有个人说话,就起来了 嘛!”下一步,就看云山进常委的话,就好办些。他比较了解我。”他说,团口的、公社干部咱比不了,但总归是需要些有才华的人吧!习**、李 yuanchao对我的印象还挺好! 听着他侃侃而谈,我打内心深处祝福着,为这个优秀的男人祈祷着。”

常艳提到的蔡wu,是文化部长蔡武(团派老人)。李yuanchao,就是18大上差点“入常”的中组部长李源潮。二者都是中共高层关键人物。而常艳提到的“习**”,众所周知。另外,衣俊卿是2012年初同常艳讲这番话的,中共在2012年11月召开18大,刘云山在18大上成为政治局常委。

*衣俊卿和王立军、薄熙来*

在重庆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立军夜奔美驻渝总领馆几天后,常艳再次同衣俊卿卧谈。常艳回忆说: “同一天,常艳和衣俊卿谈到了王立军和薄熙来,衣俊卿说:‘你妨碍到我了,我就肯定不会手软!’”

常艳说:“可能这次的谈话与以往不同,有点政治的味道。我退房后2点左右去霞多丽吃午饭。饭中,他发给我一条关于王lijun事件的段子:【王氏列传】红朝六十三年春,渝州王氏被夺总兵衔赴闲职,心怀怨愤,进言朝廷,弹劾刺史。刺史薄氏震怒,遂下令缉拿。王氏仓皇出逃蜀中,一时朝野震动,举国哗然。王乃秘投美洋会馆,欲寻庇护。后锦衣卫围会馆,美酋惧,不敢纳,令会馆逐之。王被逮,仰天长叹曰:飞鸟尽兮良弓藏,狡兔死兮走狗烹。

常艳说:我当时还没有看到王lijun事件的新闻,看了这条信息大概明白什么意思。他谈到薄xilai的做法。我说:“这个可以理解啊!”我一扭头看到了他恶狠狠 的眼神对着我,从未见到过他如此的神情。他说:“你妨碍到我了,我就肯定不会手软!” 这个话音落了,他也觉得似乎有歧义,我也感觉听着别扭。气氛突然就尴 尬了。

“2012年9月20日:这两天新闻上披露了关于王立军事件的一些最新消息。让我不禁想起2月份与他在一起吃饭时聊到王、薄的情形。世事难料! 薄要知道与王翻脸会导致今天的后果,怕也不会轻举妄动吧。本来大家可以吃肉、喝汤各行其是,相安无事的,这下全栽了吧!他是个聪明人,看到这类的新闻,心中体悟更深 吧。”

*常艳丈夫姥爷、赵紫阳、俞可平*

出了“卧谈”之事后,常艳和丈夫劳燕分飞,彻底“家破”。常艳说,她也跟衣俊卿谈到了“我还给他说到我爱人的家里有些政治背景,当年我老公的姥爷也算是军队的高级干部,与赵ziyang关系不错,等等”。“他说政治复杂。我说不懂。他说,不懂就远离。期间,他还谈到俞可平,说俞可平的所谓改革是治标不治本的,举了一个很形象的例子。他提俞可平,似乎在暗示我什么。那天,在床上时我还说要等开春后去五台山给他烧香拜佛,他说自己的身份也不合适去,还说普陀山的菩萨也很灵的(俞可平是浙江人)。

这里提到的赵紫阳,是因六四事件被罢黜的中共总书记,后来软禁多年,十年前(2005年)病逝北京,终年86岁。而53岁的俞可平,更是在海外颇有名气,因他曾撰写 《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中新社说:“在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提出中国改革到了“突破”的关口。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俞可平认为急需突破的领域之 一,就是反腐败。”

2012年8月29日,常艳再度提到了俞可平:“想整衣老师的人不是我,我恰好在特定的时期被作为一颗“棋子”了,具体谁运作,大家心里有数 (但请别扯上俞可平副局长,我不认识他,且发自内心尊重他,一切优秀的人与事,都值得我尊重。但这并不妨碍我与衣老师有一份源于潜规则的感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