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媒体观察:穆加贝、“孔子和平奖”照镜子-----里外都像“二师兄”


中国有一帮人,发起一个孔子奖,颁给若干国际名人,却遭到不屑而鲜有人前来领奖。最新一奖发给了津巴布韦独裁者穆加贝,连这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都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拒绝该奖。到底是这个奖的颁奖者有馊味还是被颁奖人有什么问题?

这个奖出现有五、六年了。开始在北京,挂靠在文化部下“中国乡土艺术协会”。后来文化部说该奖与他们无关系,该奖几个发起人移师香港。今年的和平奖发给了津巴布韦的独裁者穆加贝,结果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都不领情,说该奖公信力存疑且和政府无关,因此拒绝领奖。

这个奖是根据环球时报的建议而由一帮“社会人士”成立的。刘晓波2010年获诺贝尔和平奖,环时(11月16日)发评论《中国要设立“孔子和平奖”》说:诺委会得了一个刘晓波,却失去了13亿中国人的信任。他们支持了一个“异见分子”,却造就了 13亿对诺委会不满的“异见分子”。

该评论说:“我们常常讲要争夺话语权,其实这是个机会,中国的民间机构应当考虑设立‘孔子和平奖’,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评比和筛选,淘选出真正的和平奖获得者。”

该评论还说:这是中国人向全世界宣示中国的和平观,人权观的最好时机。通过这样的评比,可以让世界的各方人士有一个观察分析和领悟东西方价值观的最直观、最感性和最具 比较性的机会。……在全球范围内设立“孔子和平奖”,将会受到各国人民的关注和欢迎。

该奖(奖金从10万到50万元,来源不明)成立以来,首奖发给连战,后来又发给普京等,但外国(海外)人无一前去领奖。这次发给穆加贝,已然引起舆论哗然,现在连穆加贝都对之不屑一顾,嗤之以鼻,中国一些媒体开始对该奖或严词抨击或冷嘲热讽,就连当初发文赞同该奖的环球时报也改口发社论(10月28日)说,该奖“并非中国主流社会之声”。

不过,该社论说,中国应有此奖,但现在“没有能力”:“首先,抵触诺贝尔和平奖的政治倾向,这在中国很普遍。愿意看到有人搞出一个与之不同、甚至能与之抗衡的和平奖,在中国大概也有一部分人。但是也有很多人对此持现实主义的态度,认为搞一个有影响力的和平奖需要软实力的支持,而中国社会现在缺这个能力。”

时过五年,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动辄外援数额巨大。中共政治局(2015年10月13日)开会(包括本周公布的中共18届5中全会公报)都提到,中国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为何现在在环时的眼里中国软实力和能力不升反降了呢?

中国政府和孔子和平奖脱钩

这次该奖本月22日公布获奖者,中国外交部(28日)声明,他们和官方无关。发言人陆慷说:我们注意到了有关报道,后来了解了一下,“孔子和平奖“系由在香港注册的一家中国民间组织设立并举办的颁奖活动。

陆慷所说的“后来“,应该就是该奖公布获奖人之后的这几天。其实,陆慷的同事洪磊,早在去年就表过同样的态。去年,该奖获奖人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卡斯特罗,当时,也有记者问洪磊同样的问题,洪磊(2014年12月11日)说:该奖项是由中国民间组织设立的,活动由其举办。

媒体冷嘲热讽该奖和穆加贝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2015年8月10日 资料照片)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2015年8月10日 资料照片)

和环球时报的欲言又止犹抱琵琶半遮面相比,不少媒体直面抨击该奖和穆加贝。新京报(28日)发表社论说:对该奖闹剧应一笑了之。社论说,该奖和中国政府没有“一丁点的关系”。社论说,连穆加贝都知道该奖的山寨性质。该社论认为,穆加贝是一位“一贯名声不佳的政治强人。”

社论说:该奖每次都打着中国的幌子,冒用孔子的名义,评选过程和评委也都是草台班子、江湖气十足。而最后不仅围观者不“买单”获奖者也不情愿。饶是如此尴尬,该奖却坚持到了第六届。“看来”,该社论说:“在这个追名逐利的年代,‘过街老鼠’也能找到盈利模式。”

财新网(26日)在一篇评论中说:突然冒出来的香港民间学术机构开始继续评这个奖了。评论说,虽然该奖评委有北大、清华教授学者,但说其代表中国“还是相当勉强。“起码它真的是代表不了政府”。

该评论“小编”说:恕小编孤陋寡闻,这些教授名字基本都没听说过,查了一下,前几届有听说过的,第二届评委里有北大教授孔庆东。评论援引华盛顿邮报的话说:穆加贝的获奖看起来确实与“孔子和平奖”的传统相符:该奖项时不时会授予与西方世界关系不佳的领导人。

该评论说:“说到底,几个人随便评一个奖发发,也没啥大问题嘛。要不小编自己也主办一个“孙子和平奖”玩玩?“

孔子和平奖一路走来

搜狐新闻网周四刊登了特约记者胡大旗的报道标题是:孔子和平奖:草台班子制造的国际闹剧。报道说:该奖成立到完成第一届和平奖颁奖,仅半个多月。第二届和平奖宣布启动仅两天,就遇到麻烦。“2011年9月底,文化部不仅叫停了“孔子和平奖”,而且连中国乡土艺术协会传统文化保护部一并撤销。 ”

该奖成立7年,获奖者7人:连战、普京、袁隆平、安南、一诚法师、卡斯特罗,穆加贝,只有一诚法师在2013年接受颁奖。

新京报社论说:该奖“之所以能搞出与其山寨本质不相称的巨大动静,本质属于狐假虎威。它偷猎了中国在世界上蒸蒸日上的影响力,尤其是利用了西方面对中国的矛盾心理。”

该社论还说:该奖“恶意炒作,很容易刺激西方媒体的神经。”该社论还说:该奖“以小博大赚取了名头,但对中国的国际形象有百害而无一利。”

该奖的利益所在

还有媒体直言抨击该奖组织者沽名钓誉,事关名利。新京报(29日)评论说,东方日报2011年就曾报道,援引该奖发起人之一谭长流的话说:王生贵希望以孔子和平奖来吸引捐助,“他那个部去年办了一个麻将大赛,赔了二三十万,他想把洞填起来。”

该报道还说,此奖的另一位发起人谯达摩在接受采访时称,他和谭长流之间有一个君子协议:,“第一届你做主席,我做候选人;到第二届的时候再换。(只可惜,此后由于评选过程不透明、财务监管缺失、筹集资金上的分歧等原因,两人分道扬镳了。)

新京报的评论说:该奖被“吐槽”,不是因为它是民间组织属性,而在于其宗旨暧昧、价值观混乱、评选标准不客观,具有功利性。评论说:任何组织都可以评选,也有权利借助活动表达立场、主张,但至少要符合公平、公正、公开原则。否则只有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忽悠。

华邮、纽时看该奖和穆加贝

纽约时报(22日)报道, 91岁的穆加贝已经当了28年总统了,因其大规模的侵犯人权行径而一直为西方政府所诟病。纽时说,穆加贝获该奖,遭到了津巴布韦反对派的强烈抨击,也遭到其他国家很多维权人士的嘲笑。津巴布韦舆论领袖曼赫鲁也在其专栏文章里嘲弄了该奖。

纽时还在另一篇报道(22日)中说,穆加贝在津巴布韦大力清剿反对派,对毒打、威胁民主派人士并造成他们的死亡,负有直接责任。穆加贝推行的经济政策,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和贫穷。西方认为,他是非洲最顽固的独裁者之一。

华盛顿邮报也援引津巴布韦反对党人民民主党的莫罗的话说:我们和津巴布韦很多人都认为,穆加贝统治该国38年以来就是一个战争贩子,虐待狂,把他的快乐,建立在百姓的痛苦之上。

华邮说,当然,要说把该奖颁给穆加贝也还是有点道理的:穆加贝家和香港有关联,另外,中国也在津巴布韦有很多投资。

2009年初,香港媒体曝光,穆加贝在香港购买了4千万港币豪宅,让其20岁女儿博娜在香港读书时使用。西方记者去采访,却遭到其女保镖殴打。美国之音记者曾给津巴布韦总统府打电话,遭到推诿。由于穆加贝和中国的良好关系,香港方面并无立案审理该案,其女保镖打人事件被不了了之。

YouTube视频:媒体观察:穆加贝、“孔子和平奖”照镜子-----里外都像“二师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