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建国史话 (37):杰斐逊第一任期的重大事件


在上次的建国史话中,我们讲到,美国新总统托马斯.杰斐逊上任后,推出了两大提案:一是取消某些税务,二是减少上届总统约翰.亚当斯任命的法官人数。这两大提案都得到了国会的批准。

亚当斯总统任期的最后一段时间内,国会通过了一项司法法案,授权亚当斯随意任命法官。联邦党人因为失去了总统宝座和国会多数权,所以希望借此保住对司法部门的控制。

根据这项司法法案,亚当斯总统迅速增设法院,增加法官。参议院也大开绿灯,立即签发任命文件。不过,有些法官在托马斯.杰斐逊宣誓就职之前没有拿到委任 状。杰斐逊上任后拒绝向这些法官签发任命证书,其中一名法官名叫威廉.马伯里。他要求联邦最高法院就此做出裁决。

联邦最高法院当时的首席大法官是联邦党人约翰.马歇尔。马歇尔原打算勒令共和党政府向马伯里颁发任命证书,但是转念一想,又改变了主意。他知道,杰斐逊政府一定会拒绝执行最高法院的裁决,这样一来,最高法院的权力难免会受到削弱。

马歇尔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应该有权否决国会和总统签署的议案。他觉得,马伯里一案是一次绝好的机会,可以让他的想法变成法律。

马歇尔经过慎重推敲,做出了如下裁决。首先,他表示,马伯里有权得到司法任命证书。他接着说,马伯里被剥夺了这一合法权利。他说,任何人,即使是总统,也不能剥夺个人的合法权利。

马歇尔接着写道:马伯里根据1789年的一项立法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请。这项立法规定,公民有权要求最高法院命令下级法院或是政府官员采取行动。

马歇尔解释说,宪法严格规定了最高法院的权限,最高法院只能听取涉及外交官员和各州的直接请求;除非下级法院已经做出裁决,否则最高法院不能直接插手。

马歇尔说,1789年的立法允许马伯里把案件直接提交最高法院,但是根据美国宪法,这样做是不可以的。他补充说,宪法是美国的基本大法。因此,国会立法实属违宪,没有法律效力。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马歇尔就此达到了自己的所有目的:第一,他清楚地表明,马伯里有权得到任命;第二,他避免了跟杰斐逊政府的一场争斗;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他宣称,联邦最高法院有权就国会立法的有效性做出裁决。

杰斐逊总统意识到了马歇尔大法官这一裁决的重要性。他并不赞成,但他也在等待联邦最高法院行使这一权力。杰斐逊任期内,联邦党人曾多次提出,共和党控制的国会通过的立法违反了宪法,但是他们始终没有要求最高法院取消这些立法。

杰斐逊总统第一个四年任期内,美国和法国的关系十分紧张。法国跟意大利签署了秘密协议,根据协议,北美路易斯安那的大片土地都处于法国的掌控之中。

当时,法国的统治者是拿破仑。杰斐逊不希望看到拿破仑的势力进入北美。他认为,法国的出现会对美国的和平构成威胁,因此决定收购路易斯安那的部分地区。

杰斐逊任命詹姆斯.门罗为特派员,前往巴黎进行谈判。动身前,门罗跟杰斐逊总统和麦迪逊国务卿一起,就法国可能提出的各种提案进行讨论,确定了美国的立场。

首先,只要法国肯卖,门罗就把密西西比河以东土地全都买下来。如果法国不答应,门罗就要设法将密西西比河口附近的一块地方买下来,将来在那里建一个港口。

不过,门罗根本没有机会说明美国的立场。拿破仑为了跟英国打仗,急等钱用,所以授权法国财政部长,把法国在北美大陆的土地统统卖给美国,包括整个路易斯安 那。门罗欣然接受。双方最后达成协议,将密西西比河及其支流所灌溉的所有土地卖给美国,售价八千万法郎。

然而,美国东北部的联邦党人反对购买路易斯安那。他们担心,这样做会使东北各州的势力受到削弱。联邦党领袖原计划在这些州建立一个新政府,但是纽约州的加入必不可少。

美国副总统艾伦.伯尔是纽约州的政治领袖,也是纽约州长候选人。联邦党人相信,伯尔会赢得选举,并支持他们组建新政府的计划。但是联邦党人的另外一位重要领袖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不信任伯尔。他们两人长期敌对。

汉密尔顿在纽约选举过程中对伯尔提出严辞批判,他的话出现在很多报纸上。伯尔最后落选,联邦党人在东北各州组建新政府的计划也因此胎死腹中。

选举结束后,伯尔要求汉密尔顿收回先前的攻击性言论,被汉密尔顿一口回绝。两人此后多次交涉,但是汉密尔顿的解释始终不能让伯尔满意。他认为,汉密尔顿的言论伤害了自己的荣誉,要求跟汉密尔顿决斗。

当时,绅士们为了捍卫自身荣誉,往往会采取决斗的方式,一般都是用枪。汉密尔顿不赞成决斗,因为他儿子就是在一场决斗中被打死的。然而这次,他却接受了伯尔的挑战。

决斗定于1804年7月11号进行,地点是纽约市哈得逊河对岸新泽西州的维豪肯。他们约好,在岸边一块高大的石墙底下见。

汉密尔顿和伯尔各就各位。子弹上膛。汉密尔顿的朋友宣布了决斗的规则。他最后问:“先生们,你们都准备好了吗?”两人都说“是的”。沉寂片刻后,裁判发出了决斗开始的信号。

伯尔和汉密尔顿同时举起手枪,两声枪响过后,汉密尔顿栽倒在地。伯尔用遗憾的眼神看了看汉密尔顿,转身离去。决斗第二天,汉密尔顿宣布死亡。

美国各地报纸都报导了汉密尔顿去世的消息。大多数人听到他的死讯,并没有激烈的反应。在他们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场个人恩怨的悲惨结局。但是伯尔的政敌们却指控他犯下了杀人罪,伯尔因此逃往南部的乔治亚州避难。

当时,美国总统大选在即。共和党人再次提名杰斐逊做为总统候选人,但是副总统的人选则由伯尔改为了当过七届纽约州长的乔治.克林顿。联邦党人的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分别是南卡罗来纳州的平克尼和纽约州的鲁弗斯.金。

当年的选战十分平静,候选人不会到处演进。共和党人的宣传材料历数了杰斐逊政府过去四年里的政绩。他们说,以前联邦党人的政府增税,但是杰斐逊取消了很多 税务;联邦党人让国家背负了数百万美元的债务,但是杰斐逊一分钱没借;此外,杰斐逊没动一枪一炮,就得到了路易斯安那。

这些都是事实,联邦党人无从辩驳。他们也知道,杰斐逊会当选连任。但是联邦党人觉得,自己的候选人怎么说也能得到40张选举人票。

然而,选举结果让他们目瞪口呆。杰斐逊得到了162张选举人票,而联邦党候选人平克尼只有14票。接下来的四年,托马斯.杰斐逊将继续承担总统的重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