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缅记者因报道涉华军工厂被起诉


五位缅甸新闻工作者由于报道中国在缅甸投资化学武器工厂而被送上法庭。这个案子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尤其是权益组织对缅甸的新闻自由提出质疑。

缅甸《团结周刊》在年初发表的一篇报道称,这个化学武器工厂是2009年建立在靠近木各具县的隧道里,占地约3000英亩 。报道还说,这家工厂的运作得到中国的协助。中国是缅甸最大的军火来源。《团结周刊》的记者表示,在这家工厂看到过中国工人。
随后缅甸政府发言人表示,《团结周刊》报道的是一家军工厂,但生产的不是化学武器。缅甸虽然签署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但是还没有在议会获得批准。仰光当局说,缅甸没有任何化学武器项目,指控《团结周刊》报道不实。

然而《团结周刊》首席执行官丁山(Tint San)和四名记者被逮捕的罪名却是违反国家保密法 。他们将面临最高14年的有期徒刑。

2012年以来,缅甸政府相继取消了对出版物的审查,并允许私营报纸出版,这被看作是该国新闻改革的开端。在2013年的新闻自由度报告中,缅甸的排名在179个国家中位于151位。曾有报道称缅甸的新闻自由度超过了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缅甸总统吴登盛曾说,“我们正处在迈向民主的正确道路上,只能向前迈进。” 是这次缅甸《团结周刊》记者因为报道而被捕,有关人士称,这是缅甸新闻自由倒退的信号。

《伊洛瓦底江》杂志(THE IRRAWADDY)创立者和编辑昂索(Aung Zaw)指出,政府这样做有悖于其改革姿态。

他说:“如果政府认为这个武器工厂无需隐瞒,为什么他们不邀请大家去参观和报导?非但如此,他们还关押了所有人,我认为这是政府向国际社会发出的非常错误的信号,是和改革相违背的。”

尽管如此,昂索还是说,相对于过去,缅甸的新闻自由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缅甸政府这次相对谨慎,不仅允许被关押的记者见律师,还向他们提供医疗保障。但保护记者委员会的东南亚代表克里斯平(Shawn Crispin) 说,人们一直对缅甸的新闻改革持怀疑态度。如果这五位新闻工作者最终被定罪,将给正在进行的缅甸新闻改革致命一击。

克里斯平说:“对这几名记者的审前羁押,可能是至今为止缅甸政府对新闻改革的不真诚态度的最有力的证明。”

克里斯平说,缅甸记者从新闻改革之初就在进行自我审查,例如避免做有关军方和前军政府的调查性报道。他认为,在这次事件中,即使无法证明报道中提到的军事工厂是不是生产化学武器,记者也不该因言获罪。

他说:“无论如何,记者都不该因为试图报道自己国家的军事而受到被捕的威胁。”

虽然缅甸在进行民主改革,但依然在沿用过时的法律,《团结周刊》独立评论员扬妙登(Yan Myo Thein)说,法律中对国家机密的定义就像是“橡皮筋”一样可以被随意解释。

他说:“例如,对于缅甸本国记者来说,很多时候,他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报道国家机密。因为,他们(法律中)没有详细解释什么是国家机密。”

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芬克(Christina Fink)也表达了相同的担忧,她说,缅甸的宪法和其他法律条文都没有对泄露国家机密和危害国家安全进行详细解释。

她说:“在过去,这些模糊的说法就被用来逮捕记者。所以人们非常担忧,这样的事情会再次发生。记者们希望能看到关于什么可以报道什么不可以报道的更具体的解释。”

下一次对于本案的听证会将在缅甸当地时间3月31日举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