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年终报道:缅甸军方势力仍大


缅甸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在仰光的一次机会上发表演说,呼吁修改2008年宪法。(2014年5月17日)

缅甸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在仰光的一次机会上发表演说,呼吁修改2008年宪法。(2014年5月17日)

缅甸过去几年来的变化惊人。政府的内容审查放松了,政治犯被释放了,外国投资也不断涌入。但是缅甸军方的强大势力几乎依然如故。在缅甸准备2015年的另一场重要选举之时,批评人士说,改革停滞了。

缅甸曾经僵化的经济经历了惊人变化:政府放松了对经济的控制,实施新的银行体系和土地政策,汇率由市场而不是政府决定。

这些措施自2011年来吸引了估计90亿美元的外国投资。

但是经济学家肖恩•特尼尔(Sean Turnell)说,那些变化虽然让经济更好地运行,但却几乎没有改变军方在经济和政治上的主导地位。

他说:“2015年后要推进一些新的政府改革,军方及其角色将会如何?将发挥核心角色,还是采取有实质意义的必要步骤,从中心地位撤出?这是个大问题。”

军方仍旧控制着缅甸最大的商业集团和利润最丰厚的经济部门,如天然气和宝石开采。

军方在缅甸的经济影响力反映其政治权力。议会中四分之一的席位保留给由军方任命的人,因此军方拥有否决所有宪法修正案的权力。这意味着,军队在被控权利滥用时几乎不会受到追究。

上个月,哈佛国际人权诊所(Harvard's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linic)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的指控包括现任内政部部长哥哥少将(Major General Ko Ko)在内的四名军方高级官员在2005年和2006年犯有战争罪和反人类罪。

在仰光的哈佛全球正义项目研究员马修•伯格(Matthew Bugher)说,已有足够证据可以签发逮捕令,但还没有对他们进行起诉。他说,直到军方高级官员受到文职人员控制的司法系统问责之前,军方还将继续无法无天地我行我素。

他说:“军方很坚决,说不愿意追究他们的行为,并威胁那些试图追究的人。我们认为,政府内的改革者和可能想要处理这些问题的反对派政界人士在追究军方践踏人权和处理军队行为方面还没有表明立场。我们还认为,军方正在把那些践踏人权的人提拔到更高位的位置。”

数十年来被边缘化的缅甸反对派已经在议会获得席位,但还不能动摇军方的统治地位。

批评人士不满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没有要求对军方进行问责。一些批评人士认为,她一直避免与军方正面冲突,希望因此改善她总统竞选的前景。

对于所有这些针对军方的指责,缅甸的将军们为他们持续维持影响力辩护说,缅甸一些地方长期存在民族激进分子发动的叛乱。由于军方在议会的影响力,缅甸23.2%的国家预算用于军事开支,这个比例是地区最高的。这些开支一部分用于发动战争,打击不承认中央政府权威的族群。实际上由军队掌控的国防和安全委员会负责制定预算。

但是外界观察人士说,军方的商业利益在一定程度上要为持续的反叛活动承担责任。

哈佛的马修•伯格说,军方在冲突地区自然资源方面的经济利益拖延了和平进程,并削弱了人们对政府和军队的信任。上个月,在一轮和谈结束的第二天,政府军炮轰了一个少数民族军人训练场,打死27名军人。

伯格说:“我们看到的是,在缅甸一些有开采业和自然资源的地方,军队对政府部门的控制非常强。比如在开采翡翠的帕敢(Hpakant)地区,军方似乎对当地政府官员和司法系统很有影响,并利用这种影响来保护其自身利益,而不是保护良治和法治。”

登盛领导的政府渴望在计划于2015年末举行的选举之前签署全国范围的停火,但这项停火仍然可望而不可及。

这需要缅甸修改宪法,以削弱军方在政府的影响力。在上个月的议会辩论中,军方代表明确表示,他们不愿在2015年之前修改宪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