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国立动物园保护繁衍珍稀动物


辛辛那提动物园里的苏门答腊犀牛

辛辛那提动物园里的苏门答腊犀牛

30多年来,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家动物园一直站在保护生物学的前沿。国家动物园的大部分研究是在离首都大约100公里、位于蓝岭山脉中的动物园保护和研究中心进行的。国家动物园400名雇员的四分之一在那里工作。

云豹体重大约12.5公斤,原产于亚洲的森林中。云豹被认为是生存受威胁的动物,如今野生的已经少见。但是,在国家动物园保护和研究中心有70多只云豹出生。这所占地1200公顷的保护中心里,生活着30多种濒临灭绝的鸟类和哺乳动物。

斯蒂芬·蒙福特是国家博物馆保护生物学研究院、即国家动物园的研究分部主任。他说:“美国有225所动物园,其中只有5所有我们这样的大空间和独立的研究场所。”

蒙福特说,设在弗伦特·罗亚尔的研究中心跟华盛顿市区对公众开放的动物园很不一样:“我们这里的动物种类比较少,但是,每一种动物的数量比较多。这就让我们可以进行科学研究,可以用统计学上有效的方式来回答问题。”

研究人员的课题包括,如何降低雄性云豹的攻击性。在世界各地的动物园中,长久以来,雄性云豹对雌性进行致命性攻击一直是个问题。但是,保护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假如把云豹幼崽成对地放养在一起,它们长大之后,就会交配而不是打架。

保护和研究中心成功繁育的另一种动物是原产于欧洲西部和亚洲大草原的野马。蒙福特说:“我们这里有27匹野马,是美国最大的人工饲养野马群。纯种野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度只剩下12匹。现在全世界有1500匹,包括重新引入野生环境的野马群。”

在中国、蒙古和哈萨克斯坦,已经有400多匹野马被重新放养在自然环境中。

蒙福特说,各地的动物园经常被要求创造奇迹。有时候,技术的进步看上去的确像是奇迹。例如,黑脚雪貂在1979年被认为已经灭绝,后来,在怀俄明州发现了17只。

他说:“这17只野生雪貂有大约一半后来生育了幼崽。研究人员面临的挑战是,假如一种动物在世界上只剩下8只、10只或15只,那么,其中每一只都必须繁殖,才能把基因传给下一代。最近,我们通过最初的那17只当中的一只雄性雪貂繁育出一只幼崽。当初发现的时候,雪貂几乎绝迹。那只雄性雪貂的精子被冷藏了20年。”

蒙福特说,尽管保护生物学一直在取得进步,但研究人员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了解:“我们有关哺乳动物生殖生物学的知识只涉及5000种动物当中的250种。甚至世界上最著名的一些动物,如猎豹,我们也只是在过去10年里才了解到,你要是把两只雌性猎豹放在一起,其中一只的生育会导致另一只的生育力被压抑。”

研究人员通过份析猎豹的粪便、监测它们的荷尔蒙发现了这一点。

国立博物馆保护生物学研究院努力保存猎豹这类濒危物种的同时,也在培养下一代生物学研究人员。在过去30多年里,研究院训练了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4000多名野生动物和动物园专业人员,以及来自世界各地数以百计的研究生和博士后研究人员,跟他们分享弗伦特·罗亚尔使用的动物保护繁育技术和方法。

蒙福特说:“我们需要大批的人,他们有专业知识,知道如何在各种水平上和各种规模上从事动物保护工作,其中包括保护野生动物,必要时在动物园为野生动物提供生存条件。我们今天所谈论的问题在一个人一生的职业生涯中是不能得到解决的。”

蒙福特说,野生动物所面临的挑战,如气候变化,外来入侵的物种,以及人类对环境的影响,这些挑战都将继续存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