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苹果代工厂中国劳工日子艰难谁之过?(更新)


他们生产着世界上最先进的电子产品,他们的雇主是全世界最赚钱的企业之一,但是他们的工资却只相当于当地十年前的水平。 美国一家长期关注中国劳工权益的非政府组织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再次剑指美国科技巨头苹果公司。

还没进厂就被骗了几百块钱

几个月前,台湾仁宝电脑旗下的吉宝通讯有限公司出现在“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的“雷达”上。

这家位于南京的工厂有2万多员工,是美国苹果公司在中国的一家组装工厂,主要生产iPad系列产品。

苹果公司目前在全世界20个国家雇用了160万劳工。在中国,像吉宝通讯这样的组装工厂一共有14家,大部分为台资企业。

或许因为和苹果建立合作关系的时间不长,吉宝通讯尚没有引起外界的过多关注,厂内的情况从没被媒体曝光过。“中国劳工观察”决定派调查员去工厂进行卧底调查。

调查员找到这家位于江宁开发区的工厂,直接到门卫处询问是否招工。保安说,工厂不直接招工,只能通过内部推荐和中介进厂,工厂对面就有中介在招人,最后还不忘提醒他,不要找收钱的中介。

马路对面果然有多家中介公司正在“守株待兔”,有山东的、河南的,不过还是江苏本地的最多。

咨询了一家免费中介,填写了申请表格后,调查员和周围的人攀谈起来。他发现,原来很多人都被中介收了“介绍费”,数额从100-300元不等。还有一位应聘者说,他在“58同城”网站上看到招聘信息,和对方见面后交了300元的“信息服务费” ,之后被带到吉宝。

招聘收费违背中国《就业服务与就业管理规定》。苹果公司也明令禁止供应商的这种“绑定劳工”行为。

上海昌硕科技厂宿舍

上海昌硕科技厂宿舍

吉宝通讯一位负责招工的唐先生对美国之音说,工厂招聘是免费的,网上那些招聘广告,还有那些自称能内部推荐进厂的信息都是骗人的。

但是吉宝通讯显然对中介在厂外招揽工人是知情的。 更有意思的是,入职培训时,厂方让所有新员工在“招工是否被收费”一栏一律填写“没有”。调查员找到培训老师说,其实很多工友进厂时都被收取了费用。老师对他说:“中介给你提供信息介绍工作,收费是合理的。”

加薪成了变相减薪

上海昌硕科技有限公司包装部的一位刘姓工人拿到5月份的工资单后发现,自己的税后收入是2950.64元,比以前少了。他觉得有些困惑,上个月公司不是刚给大家涨了300元工资吗,可这钱怎么越涨越少了?

上海昌硕科技公司的员工

上海昌硕科技公司的员工

上海昌硕科技隶属台湾和硕集团,近期为美国苹果公司组装iPhone6s智能手机。公司的口号是“快乐工作,幸福生活!”

今年4月,上海市政府将市月最低工资标准由2020元调至2190元,增加了170元,时薪由每小时18元提高到19元。相应地,昌硕也将基层员工的岗位工资由原来的2020元提高到2320元,但是和那名刘姓工人一样,很多工人加薪后的实际收入反而少了很多。

“昌硕采取了更为隐蔽的办法压榨工人,” 总部设在纽约的劳工权益组织“中国劳工观察”说。

“中国劳工观察”长期关注苹果代工厂的劳工状况,从2006年起多次对苹果公司规模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进行卧底调查,自2013年以来,每年都发布调查报告揭露昌硕的恶劣工作条件。

上海昌硕科技的工资单显示工人被扣除的社会保险超出了他们的工资水平应承担的范围

上海昌硕科技的工资单显示工人被扣除的社会保险超出了他们的工资水平应承担的范围

2015年和2016年,“中国劳工观察”再次派出多名调查员以第一线工人的身份进入昌硕,并在10几名工人的协助下,秘密收集了2015份不同车间、不同部门、不同工种的工资单,跨度从2015年5月到2016年5月。

在对这些工资单进行大量比对研究后,“中国劳工观察”指出,尽管昌硕从今年4月起提高了工人的基本工资,但是公司却通过削减福利,与工人分担保险等方式控制劳工成本。部分行为违反了中国政府的相关法规。

比如,昌硕没有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为员工购买住房公积金;此外,工人每月被扣除的社会保险超出了他们所应承担的比例。

加薪后280元的餐饮津贴取消了

加薪后280元的餐饮津贴取消了

奖金和补贴方面,加薪前昌硕工人平均每个月能拿到约700元,加薪后减少为300元。一位前昌硕员工说,以往的280元的餐饮补贴在加薪后取消了,每个工人还要缴纳160元的住宿费。

“不加班就等着饿死吧“

2016年暑假,美国纽约大学一名中国留学生以一线工人的身份在昌硕做了一个月的“卧底调查”。

这位希望匿名的学生对美国之音说,昌硕工人平均每天上班10个半小时,加上吃饭、休息,一天要在厂里耗上12个小时。疲惫不堪的他提出希望“下早班”(每天工作8小时,不加班),结果受到分组长和大组长的百般刁难。

“他们的策略就是拖你,把程序弄得很复杂,就是让你没办法下早班,” 他说。

一个星期后,他的申请依然没有得到批准,忍无可忍的他去厂里的员工服务中心投诉。

“你有什么问题吗?”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问他。

“有,我的组长强迫我加班,” 他回答。

工作人员笑了一下,仿佛这是一个很荒唐的问题:“什么叫‘强迫’啊,我们叫‘配合加班’。你们都是配合厂里的生产。”

“可是培训的时候,老师说加班是自愿的啊!”

“这里是工厂。你不工作,哪来的钱啊?”

因为工资太低,绝大多数的工人对加班十分渴求。如果一个月或几个月没有加班,很多工人就会辞职。

昌硕工人2015年9月和10月的工资单样本显示,加班收入占工人工资总额的42.4%, 83.8%的工人每月加班超过80小时。

中国《劳动法》的规定,劳动者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

并非每位工人都能如愿以偿地加上班。2016年3月,昌硕维修部门63.3%的工人加班超过90小时,但是非维修部门员工的平均加班时间仅为14.3小时。

入职第一天,所有昌硕工人都签署了《自愿加班协议书》,这种“自愿”实则是一种迫于生计的不得已的“自愿”。

南昌工程学院一位曾在昌硕实习的大学生在网上“吐槽”说:“当初面试官问我们对于加班这件事情怎么看?我们还傻不拉几地说只要公司有需求可以加班神马的。后来想想自己咋就这么幼稚呢?在上海这种地方给不到2000的工资,不加班就等着饿死吧。”

然而即便是每个月加班90小时,工人到手的工资仅为4200元左右。如果赶上生产淡季,收入只有2000到3000元。

上海市人力资源社会和社会保障局的数据统计,2015年上海市职工平均收入为5939元,比上年增长8.9%。

台湾和硕集团代理发言人蔡明纯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和硕集团在员工工资方面严格遵守地方法规。员工的基本工资高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公司在园区各处——每间宿舍、厂房和公共区域设立了触屏电脑查询点,员工可随时查询自己的工作时间、薪资和园区信息。

此外,公司采取了有效措施,包括电子记录监控以及身份证和旋转门系统,确保员工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60个小时,每周工作不超过6天。公司的整体达标率为95%。

富士康再爆员工自杀

2010年至2011年,苹果公司规模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接连发生员工跳楼自杀事件,令世人哗然。

近日,富士康位于河南郑州的制造基地再度爆出两名员工死亡事件。8月18日,一名刚刚进厂一个月的31岁男工在上完夜班后的一个清晨从工厂楼顶跳下。第二天,一名女工在上班途中不慎被火车撞死。

这两起事件发生在工人们为iPhone大量赶工,承受巨大压力之时。

河南富士康工人对《华尔街日报》说,以前为保障生产线上有充足的劳动力,富士康会安排工人大量加班,但现在富士康改变了政策,只有那些能为工厂招募新员工的人才有资格加班。

这项新政策让那些无法招到新人的工人非常为难。没有加班费,再扣除各种杂费, 这些生产一线工人每个月的工资只剩下1400元左右。 这样的工资难以糊口,那些拖家带口的工人处境更加艰难。无奈之下,一些工人选择自掏腰包,付给陌生人200元,恳求他们来富士康工作一阵子。

每天都有工人进厂,每天都有工人离开

每天都有工人进厂,每天都有工人离开

权益组织:苹果公司应负主责

在遍布中国大地的苹果代工厂,每天都有新人进厂,每天都有工人离开。去留之间,不变的是中国劳工的日子依然过得艰难。

“我们认为这个根源是在苹果,不是在代工厂,”“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说。

“中国劳工观察”的报告指出,苹果公司控制着整个供应链的采购和人工成本,在iPhone的生产过程中,苹果直接采购的比例超过80%,并且提供生产设备。自从蒂姆·库克成为苹果CEO后,苹果要求供应商提高产能,同时每年减价5%到10%。中国劳工成为供应商之间相互竞争减价的牺牲品。

美国之音就该结论向美国苹果公司提出质询,截至星期五(8月26日)发稿时止没有收到回复。

今年早些时候,苹果公司发布了《供应商责任2016进度报告》。报告列出了苹果公司过去一年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取得的进步,比如97%的供应商做到了全职员工平均每周工作55小时。

这个数字低于苹果为供应商设定的每周60小时工时,却依然高出中国《劳动法》规定的每周48小时的工时上限。

苹果首席运营官杰夫 ·威廉姆斯说:“在苹果,我们致力于确保供应链中的每一个人都能获得尊严和尊重。”

“中国劳工观察”的李强说,苹果可以,也应该做得更多,因为苹果有高达2330亿美金的现金储备,其利润占了整个产业链甚至整个行业利润的90%。苹果有足够的能力来改善劳工权益。何况如果它不承担相应的责任,谁又有能力作出改善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