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缅北战火中的中国因素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陈刚(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网站)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陈刚(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网站)

缅甸北部武装冲突近日升级,战火和难民危机有蔓延到中国境内的势头。中国边境地区的安宁受到殃及的同时,又被认为与缅北问题直接有关。有专家认为,缅北问题历史久远,根子很深, 在短期内缅中两国政府难以解决这个问题。

应对战况

缅甸北部地区的战斗11月20日开始以来还在持续,零星榴弹落入中国境内,有中国边民受伤。美国之音缅甸语组报道,一处昔日繁忙的边贸口岸遭到攻击,边贸活动已全部停止。

星期一,中国表示愿意接受数千名涌入境内的难民。截至11月20日,已经有900多人被安置在畹町临时收容中心。

中国国防部表示,中国军队密切关注缅北地区事态发展,希望冲突双方冷静克制,避免事态升级,并且正在高度戒备,采取必要措施,维护国家主权安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星期二表示,“我们强烈希望冲突双方保持克制,立即停止有关军事行动,避免局势升级,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尽快恢复边境安宁,并防止出现损害中方主权和边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事情。”

中缅边界

中国云南省和缅甸有1800公里长的边界,当地有上百万跨境民族。在缅甸他们属于掸邦,那里既是历史上从云南迁徙去的华人移民的主要聚居区,又是一个复杂敏感地区 。

掸邦南部有主张独立的武装力量,西部与泰国、柬埔寨交界地带就是毒品走私严重的金三角地区,北部与中国接壤,那里是历史上缅共根据地,也是今天缅甸境内果敢族(汉族)主要的聚居地。掸族与缅甸主要民族缅族之间长期不和,时常发生争战。

掸邦的主要民族掸族与中国境内的傣族和泰国的泰族同族。另一支少数民族克钦族与中国少数民族景颇族同属一族。

划地划人

陈刚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他对美国之音说,缅北问题很复杂,而且与中国历史上的政策有关:“这个事情比较复杂。历史上缅甸与中国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有协议。但是那个协议事实上就是把原来在中国境内的人,变成缅甸境内的人。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下来。缅甸境内的武装以及人员和今天的中国还是有联系的。”

缅甸问题专家、云南警官学院的梁晋云教授接受美国之音记者叶兵专访时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中缅划界时,为回报当时缅甸政府对中国的“情谊”,中方划地和边民给缅甸。上世纪60-70年代、中国为搞“世界革命”,幕后支持缅甸共产党,在缅共内成立军队,叫“缅甸共产党人民军”,旨在推翻缅甸政府。文革期间,大批知青进入缅甸。中国对这部分知青不但默许,而且大力支持,给予诸多优惠政策。比如,一个中国知青加入缅人民军,中国就给这个青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人待遇,其家庭、家属被授予“光荣人家”匾。

政策变化

斗转星移,毛泽东去世,文革结束,改革开放,中国对缅甸的政治和外交路线发生变化。与此同时,缅甸内部政治进程和经济形势也在变化。于是,中缅间的缅北历史纠葛变得更加复杂。

陈刚说:“中缅边境两边民众的联系是各种各样的,物质上的、感情上的。在缅甸内部,(缅北)民众同政府是有冲突的。但是这个冲突也联系到中国。再加上中国对缅甸政府也是有各种援助,也有很多的交往,缅北问题就变得很复杂。我认为,这个问题一时半时解决不了。”

中国政府一直试图从缅北问题中脱身,对缅甸执行“不干涉内政”方针。不过,这一过程并不顺利,缅北问题的历史阴影挥之不去。

梁晋云教授说,中国政府劝说逃入云南的大批缅北难民返回其祖国缅甸,尽管这些人主要是文革期间在北京政策鼓励下加入缅共军队的中国知青及其后人。此外,中国政府对缅甸的援助还包括出资改善缅北地区居民生活。

美国之音记者朱诺报道,最近数年,中国对缅甸局势的关注主要集中在两方面:边境地区稳定与中国在缅投资。缅甸对于中国的能源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极其重要。维系与缅甸政府关系是保障中国利益的必要因素。因此,今年2月果敢武装与缅政府军交战伊始,中国基本上持不介入姿态。

脱身不易

不过,事态发展超出中国预期。2015年3月,缅甸军机将炸弹投进中国境内,导致5名中国公民死亡,中国国内舆论的愤怒令官方措手不及。2016年1月,100多名中国伐木工又被缅甸官方逮捕,被判重刑。上述事件可能令中国难堪,缅甸局势似乎超出掌控。

如果说,缅甸前军人政权在缅北问题上持强硬立场,那么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掌权后,缅北问题的解决似乎应出现某种转机。一般认为,昂山素季访问北京期间,缅北问题是中缅高层会谈的主要议题之一,但是目前缅北形势并不令人乐观。

局限与淡化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陈刚说:“缅中两国都存在所谓治理的‘碎片化’问题。昂山素季作为中央政府资政,对缅北的控制能力很弱;北京对边境的控制能力也不是那么强。所以双方都有一个国内治理的分散化和地方化问题,即便双方首都达成一致,也不能解决缅北问题。”

陈刚认为,解决缅北问题的出路,可能只能通过双方进行局部控制和淡化,而淡化或者不干预正是中国一直希望采取的策略,尽管成效不彰。

然而,有网上中国民间舆论认为,缅北问题部分是中国历史上“干预”的结果,如今的不干预只不过是一种“逃避历史责任的借口”, 或者这种所谓不干预,也是以自身利益不受损为前提,一旦利益受损,出面干预便不可避免。独裁或威权国家的所谓“不干预”,其实就是“纵容”,这是“干涉”的一个变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