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用青春换流浪:中国退役志愿兵的悠悠辛酸路


近年来,中国复转军人集体到北京上访的规模和数量迅猛增加。其中最大的一个群体是复转志愿兵。

每年都会来自中国各省市成成群结队的复转志愿兵聚集北京,到中央军委和中国中央政府信访部门上访,要求有关部门落实有关志愿兵复员转业的法规和政策,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

由于他们多年的上访没有多少效果,复转志愿兵不得不联合起来,加大他们的上访规模和力度,并期望以此获得上层的注意从使他们久拖不决的问题尽早获得解决。今年5月11日,来自中国各地19个省份的1000多名复转志愿兵集体到北京上访维权。

在不断强调“维稳”具有压倒一切的重要性的当今中国,集体上访,尤其是大规模集体到北京上访对中国共产党当局来说是一种严重事态。因此,上访的复转军人也成为当局维稳的对象。受到监视、殴打、截访、抓捕、投入黑监狱的上访复转军人不计其数。

用枪杆子夺取政权的中国共产党一向重视军队。中国近年来军费连年大幅度增加也反映出当局对军队的这种重视。而包括现任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内的中共历届领导人也都对复转军人的生计表示高度关心,声称安置好复转军人对中国的国防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中共当局对复转军人问题如此重视,然而,可能人数多达一百万人的志愿兵问题现在依然是一个影响中国稳定的问题。

当今中国复转军人问题多种多样,一言难尽,但形成近年来大规模集体上访声势的主要是两个群体。一个是志愿兵群体。一个是转业军官群体。

由于中国媒体不报道、不评论复转军人上访的消息,有关复转军人的报道充满正能量,但是对具体问题含糊其辞,中国一般公众对复转军人的问题和诉求可能并不清楚,甚至对他们的基本情况也不甚了了。

就已经成为历史的志愿兵问题而言,志愿兵(1999年第三次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士兵服役条例》将志愿兵改称为士官)是指服义务兵役制满年限后,根据军队需要和本人意愿与部队签订劳动合同,继续在部队服役并且享受工资及其它待遇的职业军人。

根据中国国务院和中央军委1983年发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兵退出现役安置暂行办法》规定:志愿兵退出现役,原则上回原籍,由县(市)政府安置工作,在本县(市)安置有困难的,可报请行政公署或省、市、自治区政府统筹安置,安置在区,县以上集体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的,保留全民所有制职工的身份。

退役的志愿兵认为,中国中央政府和军委发布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这一文件明确规定要保障退役志愿兵的工作和生活。他们认为,他们将自己一生中最宝贵的岁月贡献给了军队,贡献给了国家,应当得到这样的待遇。

根据许多志愿兵提供的信息,包括一些前志愿兵和家属在中国天涯社区发布的详细报告,随着中国经济改革的推进和政府官员贪污腐败的发展,许多地方政府官员高价倒卖本应用于安置退役志愿兵的就业名额,让有钱有势人家的孩子不用参军就能得到就业安置,与此同时,没有政府内部关系的退役志愿兵被安排即将破产的企业就业,然后随即失业,成为社会边缘人。

一位上访的前志愿兵身穿印着大字的背心,上面写着:

当兵十几载

青春献国家

回来就下岗

如今在流浪

志愿兵群体认为,作为一个群体,志愿兵群体是中国复转军人群体当中境况最差的。5月11日一位参加上访中央军委的退役志愿兵代表说:“我们现在两不沾,军转(即军队转业)干部的解困政策不包含我们,退伍义务兵的优抚政策也不包含我们。”

因退役或转业而发生基本生活困难的志愿兵到底有多少人,目前中国官方没有发布正式数字。志愿兵群体发布的估计数字在七八十万人到上百万人之间。

在反复向地方政府反映问题但问题迟迟不能解决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退役志愿兵选择到北京集体上访。但成千上万志愿兵的问题依旧是个死结。一位退役志愿兵如此表述这种死结:

“志愿兵群体,由于地方政府不落实国家安置法规的行政不作为,使我们沦落在社会的最底层。多年依法维权,年复一年,从地方到中央,逐级上访,又根据‘属地管理’原则,从中央回到地方。如此循环往复,但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个人上访耗时、耗力、耗神。地方政府违规截访,非法拘押维权人士,据报道我们的维稳经费超过了军费。从这个角度讲,个人、政府都是输家。这是制度设计缺陷,还是什么原因?

“有关部门应该认真反思一下,为什么公信力下降?为什么干群矛盾突出?为什么上访数量和规模双增长?为什么涉军群体有如此之多迫切的诉求?为什么志愿兵群体有那么多不满意的地方?属地管理,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让强奸犯去审理强奸案,那只能是继续强奸!难怪地方政府宣告‘你告到哪里也得回来解决’。”

在地方政府长期不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复转军人集体到北京上访,将解决问题的最后希望寄托于中央政府和中央军委。

对上访维权的复转军人,地方政府根据上级明确的指示或含糊的暗示进行打压。打压的手段跟中国各级政府打压异议人士所使用的手段大致相同,包括强行阻拦并殴打上访复转军人,或投入拘留所殴打;将上访的复转军人以寻衅滋事罪报检察院批捕。

退役志愿兵权益组织报告说,在江苏沛县,当地公安机关强行将身份不明的女子与坚持上访的前志愿兵刘庆国压在一起,然后公安人员拍照,作为刘庆国嫖娼的证据;刘提出抗议,遭到殴打和酷刑。

虽然复转军人寄希望与通过到北京上访解决问题,但来自各方的迹象显示,他们这种希望得到实现的可能性至少就目前而言还很渺茫。

5月11日,国家信访局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官员在接待上访志愿兵代表时表示,可以将他们提出的问题向上反映,希望能出台可以解决他们问题的政策,但“反馈信息没有时间表”,“至于地方政府是否会打压,我不敢保证。希望你们跟接访人好好谈,不提过份要求。反应问题应依法逐级上访”。

自那时以来,中国志愿兵复转问题一如既往没有进展。到北京上访的志愿兵们显然身处一种难以逃脱的恶性循环之中——一方面他们要为解决问题而加强上访,否则中国各级政府对他们的问题就会更加不管不问;另一方面中国各级政府为了维稳,要对他们不断加强打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