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报告:伊斯兰国利用怨恨招募


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分子在拉卡,叙利亚游行

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分子在拉卡,叙利亚游行

对世界各地的情报机构来说,一个非常烦恼的问题就是试图理解成千上万人离开家园、拿起武器,加入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现象。

但是对这个恐怖组织的新成员登记记录的分析显示,尽管向这个自我标榜的伊斯兰国王蜂拥而去的人来自不同地区和社会经济背景,许多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对他们生活的地方抱有根深蒂固的仇恨。

研究显示,这种仇恨情绪被伊斯兰国巧妙地利用了一次,而且可能再次利用。

独立研究员和新美国基金会报告《所有圣战都是地方性的》(All Jihad is Local)的作者奈特·罗森布拉特(Nate Rosenblatt)说:“我认为可以用这种怨恨情绪作为共通的线索串联起许多不同地区。”

他说:“并不仅仅是这些困扰使人们加入这些地区的伊斯兰国组织,伊斯兰国也在利用人们这种情绪积极招募。”

罗森布莱特浏览了超过3,500份由伊斯兰国官员收集的2013年中期至2014年中期在土耳其和叙利亚边界一带外籍激进分子的登记表。这些表格是2016年由伊斯兰国的叛逃者泄露出来的。

乍看起来,这些记录似乎肯定了激进分子之间的共同点很少。

罗森布莱特说:“在这组数据中,来自巴林的外籍激进分子一般都很年轻。他们加入的时候平均19或20岁。但里面也有来自中国的年纪很大的激进分子。”

但是当罗森布莱特进一步对人口特征详细分析,观察在一个国家里的哪些省给伊斯兰国输出了最多的激进分子,这时就开始显现出一个趋势。

他说:“我们关注的所有的省都有一段抗争中央政府的历史或者甚至显示出一些分裂运动的标志。我认为这个样本中的许多人把伊斯兰国看作是可以替代他们现在居住国家的地方。”

其它研究也得出相似的结论。

今年4月美国西点军校打击恐怖主义中心发表一份题为《伊斯兰国王的全球劳工》的研究,可能基于一些相同的记录,研究发现“许多外国人可能是想去伊斯兰国生活,而不是去死。”

只有新美国基金会的研究发现,伊斯兰国并不仅仅满足于仰仗伊斯兰乌托邦的笼统幻想来吸引人。罗森布莱特说,恐怖组织似乎在关注每个群体特殊的怨恨情绪,“制作出很多非常符合当地具体情况的广告”。

一个例子就是伊斯兰国如何向中国的维吾尔族人推销自己。

他说:“维吾尔人受到沉重压迫和边缘化。严格限制他们戴头巾和蓄胡须。”

罗森布莱特说:“他们会展示给孩童学习伊斯兰教的教室,这在中国几乎是完全禁止的。”

他说,伊斯兰国入境记录上显示“中国人更可能和家人一起来”,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相似的规律也体现在巴林和其它国家。

尽管这份研究样本不多,但这可能对更广泛的外籍激进分子问题有所启示。据美国情报部门估算,外籍激进分子现今包含来自120多个国家的3万8200多人。

情报官员早就担忧,政府管理不善加上社会矛盾可以成为极端组织的温床。

但是罗森布莱特认为,同样的情形可能会导致出现许多在其它地方建立庇护所的极端主义组织的招募中心。

他说:“这意味着伊斯兰国,或者未来类似伊斯兰国的组织还会继续拥有充足的养料用以招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