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48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日本准航母“加贺号”服役再令南中国海受瞩


预计将要启航南中国海参加巡逻的日本准航母“出云号”(歌蓝提供)

日本第四艘准航母“加贺号”周三正式服役,这使得日本另一艘同类型的准航母“出云号”预定今年5月出航南中国海参加巡航和参加印度洋马拉巴尔军演的行动进一步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有关各方瞩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四(3月2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日本“加贺号”正式服役时答复说:“日本代表不了国际社会,当前在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下,南海地区局势趋稳向好,日方有些人如果还想兴风作浪,中国和周边国家都不会答应”。

她还对“加贺号”本身评论说,“加贺号”曾在二战期间被美军击沉,日方应该汲取历史教训,希望“加贺号”的重现不是日本军国主义企图死灰复燃的开始。

日本式准航母

排水量1.9万吨、全长248米、搭载520人的“加贺号”(JS Kaga, DDH-184)是日本防卫省2012年向日本海洋联合公司(Japan Marine United Corporation)订造,造价约1200亿日元(约11亿美元),2013年10月动工、2016年8月竣工、本周三正式服役,预定配置在日本长崎县佐世保海上自卫队基地吴港,隶属海上自卫队第四护卫群。

“加贺号”是日本搭载直升机的两种准航母护卫舰“日向型”和“出云型”的后者第二艘。出云型是2015年起日本最大级的护卫舰,搭载14架直升机,并搭载2台CIWS高性能机关炮和2座SAM舰对空导弹系统,以及3座对空、对海、航海雷达和电子战系统等。日向型准航母目前也有两艘。

“加贺号”继承了1942年6月二战期间被美军击沉的日本海军航母“加贺”的舰名,当初定名时,日本国内已有一些舆论指中国一定会强烈反弹,华春莹周四的发言并不出日本所料。

安倍亲信访华

不过日本政府内有看法指出,华春莹对“加贺号”的反应有所抑制,可能与上周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派遣他的亲信、内阁官房副官荻生田光一访华有关。

一周前,日本内外有多个报道称,日本另一艘2015年服役的出云型准航母“出云号”预定5月初出航3个月,先在南中国海巡航和训练、访问菲律宾和新加坡等,然后到印度洋参加美国、印度举行的例行“马拉巴尔”联合军演等,谋求提升“出云号”的长期航海能力。

华春莹对此3月14日在记者会上说,“我们还没听到日本官方的说法,如果只是正常地访问几个国家、正常地途径南海,我们没有异议,希望有关国家之间的正常交往对地区和平稳定起到促进作用。但如果去南海是另有企图,那就另当别论了。我们看到近来日方在南海问题上的确有一些搬弄是非、煽风点火的做法,我们希望日方能为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真正发挥负责人的作用。”

日本政府至今没宣布“出云号”出航南中国海和印度洋的计划,不过3月17日荻生田访华3天并在北京公开说,此行是安倍为了今年中日建交45周年和日本作为今年中日韩东京峰会的东道主,派遣他访华疏通关系。他说:“对日中关系来说,保持互相说想说的话,同时能继续对话的环境很重要”,并说明他会要求中国对朝鲜继续发挥影响力等。荻生田除了在北京观摩中日建交45周年庆祝活动开幕而上演3天的日本歌舞伎外,与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孔铉佑等有过会谈,但至今没披露会谈内容。华春莹周四是荻生田访华后中方首次公开谈论日本。

介入南中国海

日本传媒上周报道“出云号”南中国海巡航和3个月远航消息时,都称此举是“为了牵制中国在南中国海不断建设和部署军事设施等海洋行动”,并显得一点也不意外。事实上,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去年9月在华盛顿出席美国智囊机构之一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演讲时,已预告日本这一行动。她说,日本计划与美军在有争议的水域实施联合巡航以及举行双边和多边军演来升级南中国海的行动,强调日本准备介入南中国海主权纠纷。

稻田演讲中批评中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行动,包括派遣船舰例行地进入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和部署军用设施,是违反公认的国际秩序,是试图用既成事实从根本上改变和平安定的现状。她一边呼吁中国遵守国际秩序的规则,一边说世界如果纵容中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改变法治的企图,让中国肆意在海空扭曲规则的话,可能引发全球性的后果,而不是只局限于西太平洋。

稻田说,所以日本坚定支持美国维护航行自由的行动,日本将通过与美国海军联合巡逻、与区域国家海军举行双边及多边联合军演,以及提供一些沿海国家援助来提升其国防能力等,加强介入南中国海事务。

不过稻田也同时重申安倍一贯的对华外交主张,即随时维持对话,她说:“日本对话之门常开”

地区力量平衡

中国一贯主张日本不是南中国海主权纠纷当事国,警告日本不应插手南中国海事务,并指责日本援助菲律宾、越南、印尼等主权纠纷当事国是挑拨离间、兴风作浪。但日本说,尽管日本不是南中国海主权纠纷国,可是南中国海是日本进口能源的必经航道,如果按中国“九段线”主张囊括整个南中国海,那么日本这一生命线必然要被中国掐断,所以日本必须维持迄今为止南中国海航行自由这一国际秩序和规则。

同时日本既不相信中国说继续维持南中国海航行自由,也对美国国力衰退深感忧虑。早在波斯湾战争后,美国就不断敦促日本增加分担国际安全角色,前总统奥巴马政权下,美国更宣称“不做国际警察”。

日本直至去年上半年还持续解释军舰数量不足和确保维护东中国海主权,所以只声援美国南中国海巡航和支援南中国海周边国家加强国防,但随着菲律宾争取主权的政策摇摆和东盟国家广泛不敌中国经济筹码,安倍政权认为假如美国减少介入亚太事务,日本又不介入南中国海纠纷、不增加东中国海防卫力度,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争夺就会无敌,东中国海也难免失守。

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小谷哲男还认为,中国与日本在东中国海争夺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主权和中国在南中国海与其他国家争夺主权,其实都是基于中国试图用崛起的国力、军力改变迄今为止的国际秩序、规则的同一政策。他说:“这是一个相互联系的左右关系,不是分离的两个争端,所以日本不仅要援助南中国海主权争端相关国,而且应该介入南中国海事务,具体就是参加美国维持南中国海自由航行的行动,加强南中国海国际维权也能牵制中国在东中国海的军力。”

他还说,当然不可否认中国对日本介入南中国海的行动一定会强烈反弹,也许还会加强在东中国海的行动作为报复,“但这样也能促使中国尽快与日本运用海、空联络机制,而不是拖延。从中国2014年已接受不适用于领海的‘海上冲突回避规范’(Code for Unplanned Encounters at Sea)来看,中国也不是没可能接受同样性质的日中回避海上冲突机制。”小谷认为,日本为此也该研究分割海、空联络机制,先谋求运用海上机制,如畅顺,再推进空中机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