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昂山素季东京宣称愿与中日同样友好


缅甸民主斗士昂山素季(资料图)

缅甸民主斗士昂山素季(资料图)

作为日本家喻户晓的民主斗士,昂山素季今年3月就任后首次外访选择中国还是日本,曾备受竞争东盟影响力的中日两国关注。不过昂山素季选择首访老挝,之后因为还是先登中国国门,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政权致力通过昂山素季这次访日,加强日本对缅甸的影响力。11月2日安倍与昂山素季在东京会谈时说:"日本作为缅甸的友人,官民一同支援新政权,希望借(昂山素季)这次访问契机,飞跃地发展两国关系。"昂山素季也回应说:"我相信日本作为能继续信赖的伙伴,与我们共同迈进。"

会谈中,安倍表明未来5年日本官民将向缅甸提供8000亿日元(约78亿美元)的综合援助,双方并达成促进日本企业投资环境的合作和每年实施1000人规模的青年交流协议。昂山素季称,缅甸新政府目前最优先的课题是构筑与少数民族武装组织的和平关系,为此安倍再表明日本将向缅甸少数民族地区提供400亿日元(约3.9亿美元)的综合性援助。

关系安定

日本二战期间的军事扩张也遍及缅甸,但1954年日缅两国缔结《和平友好条约》和《赔偿协定》以来,两国关系良好,尤其是1962年夺权的缅甸前总统吴奈温的亲日政策下,日缅政治关系跃进,那一时期日本经济援助缅甸也被说成是高峰期。到2014年为止,日本经济援助缅甸约1.07万亿日元(约104亿美元),是缅甸最大的经济援助国。

日本外务省对1988年以后缅甸军政府统治下的日缅关系称:"缅甸军政府时期,日本原则上停止了经济合作,虽然1995年在民生方面恢复部分经济合作,但2003年昂山素季被软禁后,日本再停止大规模经济支援。2011年(前总统吴登盛)新政权表现出走向民主化的意向后,2012年日本再恢复经济援助,2015年昂山素季率领的全国民主联盟取得大选胜利,日本的方针是继续支援缅甸开发,包括提升缅甸国民生活水准援助少数民族和贫困层、农业开发、地区开发;包括提升经济和社会人材能力,以及建立推进民主化的制度;包括维持持续性经济成长所需的基础设施和制度等。"

感情疑虑

不过因为日本与缅甸军政权事实上也维持过良好关系,昂山素季就任以后,日本官民都疑虑她对日本原有的特殊感情复杂化。

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作为领导缅甸独立的领袖遭遇英国殖民政府追捕时曾流亡日本,二战期间与日军联合抗英,1942年驱逐英军后,1943年获日本旭日勋章。但1945年昂山将军也率领缅甸政府军对抗日军侵略,二战结束时,昂山将军同意缅甸军隶属联军指挥。

昂山素季留学英国期间开始学日语,1985年10月起她到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任访问学者9个月,探索父亲流亡史。

不过昂山素季就任后至今,并没表达过不满日本的情绪,倒是感谢过日本在她被软禁期间给予的支持。这次访日期间,她也称日本是"真正的朋友",到访京都期间她还说了两句日语,展示与日本的渊源。

昂山素季2015年6月10日抵达北京国际机场

昂山素季2015年6月10日抵达北京国际机场

中国关系

但昂山将军同样与中国也有渊源,而且缅甸在2011年吴登盛政权开始接受民主化、接近西方民主国家前,与中国关系匪浅,至今社会受中国影响依然很深。不过,日本坚信昂山素季作为民主斗士,其政治见解、价值观都更接近日本。

虽然昂山素季也与其它不少东盟国一样,走着同时积极与中国、与日本交往的程序,并尽量维持与中日同等距离,但日本民间舆论对昂山素季抱以崇敬和善意,令安倍政权厚待昂山素季较少政权风险。

今年3月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执政以来,缅甸经济至今乏善可陈,日本广泛相信,昂山素季目前最大目标是促进缅甸经济发展,因为她曾说:"经济不能发展民主就不能生根"。日本舆论也广泛指出,缅甸经济低迷的主要原因,是军政府政权完全罔顾民生,没建设基础设施导致,以至于现在缅甸的电力不足、交通不便等阻吓着外国投资。

投资热点

但对日本经济界来说,落后的缅甸也是"东盟最后的处女地",经济界早有预测,对日友好的缅甸民主化以后,日本政府势必积极援助,包括日本擅长的基础设施建设在内,都会成为日本大手笔援助缅甸的项目。

而吴登盛政权疏远中国、接近日本时,恰好也是日资2012年以后撤离中国或者分散在中国投资,趋之若鹜地转移到东盟的时期,缅甸人老实、勤劳,治安相对好等传说,加上廉价劳力等吸引力,2011年以后到今年5月为止,缅甸的日企从53家增加到310家。目前日本大和证券还在主导仰光新兴的金融市场等,日资的涌入令走向民主化的缅甸社会出现了日本热,日语教室、日本拉面点等应运而生。英国《金融时报》今年7月还特别报道过缅甸"脱中国化的日本热"。

日本抢滩

出生缅甸、曾居住缅甸的日本自由撰稿人内村浩介说:"缅甸人本来对日本有好感,许多人出租房子只租日本人,他们认为'白人傲慢,中国人和印度人爱撒谎'。近年缅甸停止中国主导的水坝建设等,的确存在脱离中国影响力的一面,至少可说缅甸把视线投向中国以外,是日本与缅甸关系跃进的背景。"

内村说,伴随这个动向,日本政府2014年起就积极地援助缅甸建设基础设施,2014年的援助比2013年增加近两倍,达到983亿日元,主要用于修复仰光下水道、建设气象观察雷达等。此外日本三菱、丸红、住友等大贸易公司也在积极开发仰光东南工业地区等,已经完成了许多设施的建设。

不安潜伏

不过,内村也说日本曾与缅甸军政权接近的记录,在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执政后,确有负面形象。此外日本在缅甸的开发计划,也有一些项目对周边居民说明不充分而引起纠纷。这种情况下,中国、韩国公司就会利用当地居民不满来宣传二战期间日军在缅甸的残酷行为等历史认识,促使部分缅甸年青人反日。

日本《钻石》网络杂志也分析过投资缅甸的日商与当地存在文化、规模、成本、意识的代沟问题,指出缅甸因为长期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一些意识与日企格格不入,以至于投资缅甸成功的案例并不多。

三大危机

但中国与缅甸的关系也存在不安因素。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副教授中西嘉宏指出,未来中国与缅甸的关系有三大危机:"第一是缅甸社会有很深的反华情绪,这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掠夺了缅甸的能源、木材、宝石等;第二是缅甸可能进一步民主化,这就拉大了与中国的体制距离;第三是边境不安,缅甸少数民族武装势力事实上统治着部分中缅边境,他们与缅甸政府的关系、与中国的关系都可能因某些纠纷演变成复杂的问题。"

在昂山素季目前致力于经济的目标下,中日争夺对缅甸影响力的较劲也类似中日在东盟其他一些国家的状况,但对日本来说,昂山素季所受的西方教育和她坚持的民主主张显然更具共同价值基础,在政治上和经济开发潜力上可能更值得构筑长远亲密关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