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5 2016年10月01日星期六

炎黄春秋停刊玉碎 对簿公堂以求生机


2016年5月版《炎黄春秋》

2016年5月版《炎黄春秋》

《炎黄春秋》杂志社在接到被官方接管的通知后,于7月17日发布了由杂志社社长杜导正签名的停刊声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受炎黄杂志社委托的律师莫少平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中表示:虽然杂志停刊,但是诉讼不会停止,莫少平说:“《炎黄春秋》杂志社停刊并不意味着他们本身放弃了通过司法程序来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权利” 。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炎黄春秋》停刊声明

《炎黄春秋》停刊声明

《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在停刊声明中表示:“7月12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撕毁该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签署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宣布该组我社领导机构,严重侵犯了宪法第35条赋予公民的出版自由,违反了协议书中明确约定的我社人事、发稿和财务自主权。7月15日,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强行进入我社,并窃取和修改了我社《炎黄春秋》官方网站的密码,导致我刊丧失基本的编辑出版条件。”杜导正在声明中还宣布,《炎黄春秋》杂志社即日停刊,以后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的出版物与“本社”无关。

莫少平律师称:“停刊的原因是现在的这种状况他们没有办法出刊了,中国研究院派人来进驻了《炎黄春秋》的办公场所,从律师的角度讲,这是违法的。”莫少平律师称法律诉讼仍在继续:“并不是说停刊了,原有的领导班子就停止行驶他们的职权了,他们还在力争通过司法程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已经于周五(7月15日)向朝阳区法院递交了诉状,按照法律规定,法院有七天的审查期限来决定是否立案。 他说:“诉讼请求中要求法院判定中国艺术研究院这种单方毁约的行为是无效的,他们依照单方毁约之后来撤换《炎黄春秋》领导人这种行为也是无效的。按照法制原则来讲,我们现在诉争的就是他们这个行为的是否合法有效。在法院最终裁决之前,中国艺术研究院应该在这种情况下停止强行接管《炎黄春秋》的行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进驻杂志社的那些人应该先撤回”。

莫少平认为炎黄春秋并非没有复刊的可能。他说:“只要他们(炎黄春秋)维护合法权益的诉求能够得到法院的支持,时机到了,他们是会复刊的。”

突然袭击

《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在妻子去世后,住进协和医院,也因此成为官方裁撤该杂志社管理层的由头。《中国观察》援引杜导正二女儿杜莉的话称:“这一次来的特别突然,我爸爸正在住院,他们前天上午,先是广电总局的人,他来像是慰问一样的,带着一些水果之类的,开头讲的很好,结果到了最后,他们摊底,他就拿出一个文件来。文件是零七年的,说党内年纪大的官员要退下,不能在领导班子上。”

《炎黄春秋》独立核算,办刊以来,从来没有要国家一分钱。杜莉还说:“当时,因为我爸爸这个是自营的,完全是自营的一个企业,不存在官方分给他一个什么职务,而且他们所有的财政没有管国家要一份钱,照理国家不应该干预的。所以,他们最后就来个特批,就继续下来了。”

精神支柱

北京独立专栏作家高喻在社交媒体上说,炎黄春秋93岁的老社长杜导正,有一个爱好,就是一年四季芭蕉扇不离手,无论在家会客还是在外主持会议,总带着这个显眼的标志。自夫人续志先辞世之后,他住进协和医院。本月12日,他投入后半生全部心血,经营了25年的杂志社出了突然变故。之前,这样的变故不下十六,七次,每次的目的都一样,就是让他这个社长'下台。全杂志社同仁把他看作灵魂和精神支柱,杂志社就是他的阵地和堡垒,他都顶住了。杜导正是战地记者出身,曾经担任过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署长,离开官位,他没有要国家一分钱,一个编制办起了这本杂志,就是这本杂志使他重新又回归为一名战地记者。昨天,这位老战士不得不说话了,想象得出来,他手里一定拿着那把芭蕉扇。

杜导正说: “研究院接管事前不让知晓,到时就发出通知,派人强占办公室,财务室,发展到把他们的行李(搬来),就住下了。财务我们是独立的,800万总是有的吧,一下子变成他人的了。这是公开的抢劫吧!怎么可以下毒手?下狠手?我就想到,这和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样了。”

据海外媒体报道,杜导正女儿,《炎黄春秋》杂志社秘书长杜明明的姐姐杜星通过微信表示:“杜明明近段时间在美国女儿处养病,她不会接受这个任务甘当傀儡。”

“八不碰”协议

《炎黄春秋》杂志由杜导正于1991年创办,杂志的主要内容是根据中共党史、军史、国史上重要历史事件当事人的回忆,提供历史真相,并对中共历史上的错误如大饥荒、文革等进行反思;另外,对重大理论问题,即中国的发展方向提出看法,力求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杂志长期以来秉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对事件作出客观评价。深受广大的读者的喜爱。

因常触及中共敏感问题,经过长期博弈,杂志社与官方达成“八不碰”协议,才得以在夹缝中生存。所谓“八不碰”就是不能刊登涉及和主张这八个方面内容的文章:不能提军队国家化、三权分立、六四、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多党制、法轮功、民族宗教问题、以及刘晓波。在艺研院提供的协议版本中,第八不碰改为不能碰宪政。除这些之外,杂志可以刊登其它文章。

炎黄春秋虽然受到“八不碰”协议的制约,但杂志仍然在历史题材上开拓出广阔的空间。但是据悉,实际上除“八不碰”协议之外,并非所有的文章都能刊登。官方还是经常提出某些文章违背“重大选题备案方法,碰触底线。杂志每期刊登20篇文章,经常被指出三四篇,甚至七八篇“违规”。

《炎黄春秋》代表党内改革派,创刊至今25年,官方一直未下决定关停,一是因影响太大,二是有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父亲“炎黄春秋,办得很好”的指示作护身符。据有关消息来源透露,官方应该并不想直接关停《炎黄春秋》,而是通过人事调整,逐步完成对内容的控制,改造成官方希望的面貌。

四年前被迫辞职的《炎黄春秋》执行主编洪振快透露,炎黄春秋这次大换血,官方的安排主要是免除从1991年创刊以来一直担任社长,有70多年党龄的法人代表杜导正,仅仅让他担任没有任何实际权力的顾问虚衔。

另外,从今年五月开始担任《炎黄春秋》副社长的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华,被免除副社长职务,挂顾问虚衔。原副社长李晨(前人民日报总编辑李庄之女)则被扫地出门,没有任何职务。杜导正的女儿杜明明由原来的执行主编升为副社长 。

掺沙子

此外官方还采取掺沙子的办法,新派六名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工作人员进入《炎黄春秋》杂志社任职,包括郝庆军担任新的总编辑兼法定代表人。这批人进驻之后,立即撤换了社委会,并接管了财务等重要部门。

《炎黄春秋》停刊在海内外激发巨大反响。炎黄春秋创办至今,经历了江时代,胡、温时代以及习时代,历时25年。洪振快认为,炎黄春秋的主张,代表了中共党内改革派和体制内的自由派主张的改良道路,代表中共党内和民间温和、理性、健康的力量。25年来,炎黄春秋的存在,至少表明上述主张在中共党内还能被允许。如果中共官方下决心扼杀炎黄春秋,那就意味着温和改革的道路在中国无法走通,激进革命话语将成为中国社会认识的主流。这对中国未来的走向究竟意味着什么,还有待观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