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改革派杂志遭整肃 从此炎黄无春秋


2016年5月《炎黄春秋》

2016年5月《炎黄春秋》

中国知名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惨淡经营,历经二十五年风雨,终于在最近接到被官方接管的通知。北京观察人士解读为等于是对《炎黄春秋》杂志执行死刑。

7月14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关于《炎黄春秋》的一份人事任免通知在网上被披露。根据这项通知,《炎黄春秋》杂志重要职务全部为官方派来的人所取代,原社长、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系数被撤换。这份改革派杂志原来聘请大批具有改革派思想的中共老干部作为顾问团和社委会的制度,预计也将被彻底放弃。

中国知名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被官方接管的通知

中国知名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被官方接管的通知

北京专栏作家高喻称:《炎黄春秋》被宣传和党史文献部门视作搞“历史虚无主义”的堡垒,而党内民主派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则视她为阵地和朋友。顾问团和编委会,注定也要被解散。

六四后被捕入狱的级别最高的中共高级官员鲍彤评论道:“六四之后,历经二十五年,没有要国家一分钱的投资和编制,如同涓涓溪流,汇成当今中国的一部可歌可泣的信史。新班子主要是戏班子。”

据理抗争

《炎黄春秋》杂志社在一篇回应声明中表示,不同意中国艺术研究院派遣人员接管《炎黄春秋》杂志社的编辑部,认为这是单方终止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之间达成的协议书。为此,炎黄春秋杂志社表示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炎黄春秋》杂志在声明中还表示,这份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创刊二十五年来,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我们诚恳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炎黄春秋》独立核算,办刊以来,没有要国家一分钱,但是这份杂志的上级挂靠单位目前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杂志社曾经签订过一份协议书,白纸黑字明文约定,炎黄春秋杂志社有独立的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

而中国艺术研究院7月12日单方面发布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称经2016年6月27日院党政领导联系会议决定,聘请贾磊磊同志为《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郝庆军通知为炎黄春秋杂志社总编辑(法定代表人);另外杜明明等三人为副社长,陈剑澜等六人为副主编。通知日期为七月十二日。

这意味着,艺术研究院派出的社长、总编辑将完全接管该杂志的编辑业务,而人事、财务、内容发布也将被全面接管。法广援引《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的话称,“按我的判断,等于已宣判死刑。办这个杂志,我们原来的心态是能办一期是一期,杜老还多次说随时准备好停刊公告和遣散费,如今到了这一天,还会有停刊公告吗?”

波折不断

《炎黄春秋》最近连续遇到波折。2013年第11期刊登了该杂志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的文章《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歧》,对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中的多处细节提出质疑。这篇文章对“狼牙山五壮士”跳崖的地点,跳崖是怎么跳的,当时敌我双方的战斗伤亡情况和“五壮士”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等方面进行了探讨分析。

2015年8月25日,“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葛长生、宋福保分别以洪振快的文章侮辱、诽谤“狼牙山五壮士”名誉为由,起诉洪振快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6年6月27日,该案得到判决,洪振快在这起名誉侵害诉讼中败诉。北京法院要求洪振快向“五壮士”的后人赔礼道歉,并认为他的质疑损害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价值”。
2014年,《炎黄春秋》因受到中宣部的干预被强制变更主管主办单位。原主管单位“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被勒令改为文化部旗下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并且规定每期目录必先交由主管单位审批。此举遭到《炎黄春秋》杂志社的抵制,并委托律师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提起行政复议。最后得到的回复称变更手续合法。

因遭到“有关部门”的干涉,《炎黄杂志》原定在2015年3月18日举行的新春联谊会被迫取消。 2016年虽然突破禁令和封锁,重新举办,但也经历风险。据悉,主管单位劝告联谊会停开,但被杜导正严词拒绝。联谊会举办的3日前,原定会场突然毁约,拒绝租借场地给《炎黄春秋》。联谊会不得不临时紧急变更会场地点。

前景堪忧

接替杜导正出任《炎黄春秋》社长的贾磊磊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研究生院电影电视系主任,国家广播电视电影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进口音像制品审查委员会委员。

这是中共提出“党媒姓党”的口号后,对所谓“妄议中央”、“妄议历史”的媒体进行整肃的最新一例。2016年2月19日上午,习近平对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国中央电视台进行调研,中央电视台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标语。下午,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会上他强调: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

习近平在讲话中还强调新闻导向作用。他说:新闻舆论工作,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各级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要讲导向,都市类报刊、新媒体也要讲导向;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副刊、专题节目、广告宣传也要讲导向;时政新闻要讲导向,娱乐类、社会类新闻也要讲导向;国内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国际新闻报道也要讲导向。

党媒要姓党 其它媒体也要姓党

北京观察人士认为,选派党信得过的人员接管《炎黄春秋》杂志,是中共宣传部门让《炎黄春秋》姓党的有效措施。新任总编郝庆军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传记文学》主编、艺术研究院党委纪委委员;新任副主编陈剑澜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月刊《文艺研究》的副主编;新任副主编柯凡则是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是一位昆曲研究的学者。

《炎黄春秋》因刊发大量反思中共历史错误的文章,长期以来深受读者的喜爱,同时也成为中国党内保守派势力以及毛左派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这份杂志打出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题词 “炎黄春秋,办得不错”来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希望习仲勋的儿子能够为这本他父亲喜爱的杂志网开一面,然而,炎黄春秋在习近平时代,屡遭打击和整肃,举步维艰。

网名为北风的独立评论人士温云超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时称:“自从主办单位变更后,《炎黄春秋》已经很少发让当局不高兴的内容。最起码最近一两年我们很少看到引起社会广泛影响的报道。但是只要《炎黄春秋》的这些老人在,都会对当局造成一些隐患。”

北风还表示:“《炎黄春秋》编辑班子被更换也就显出了中国言论自由的控制更加紧了。”“随着《炎黄春秋》进一步被整肃,所谓的党内民主派也会彻底的被泡沫化。”“
《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评论说,夫子做《春秋》,乱臣贼子惧。这是历史的力量。以前的炎黄在努力书写“春秋”,以后“炎黄”历史使命终结,将再无“春秋”。”

附:《炎黄春秋》杂志社声明
2016年7月13日,我社主管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给我社发来《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中艺发[2016]22号),并告知我社,该院与我社于2014年12月18日签订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自动失效。鉴于此,我社声明如下。
(一)《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明文约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我社社长、法定代表人杜导正,以及杜导正聘任的全社工作人员,将维护该协议书的严肃性和有效性,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包括在杂志社劳动并取得收入的权利,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为此,我社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二)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终止协议书,违反协议约定并派员进入我社编辑部,干扰正常工作。此举实际上剥夺了我们编刊、出刊的起码工作条件,本刊订户和读者的合法权益也将受到侵害。我们无法保证2016年第8期《炎黄春秋》按时出刊,敬请广大订户和读者理解、见谅。
(三)《炎黄春秋》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创刊二十五年来,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我们诚恳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炎黄春秋杂志社
2016年7月14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